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七十六章 整体规划和布局
    朱由检看罢庄元洲密递题本后,不禁对这名官场新人敏锐的洞察力、果决的勇气和决心大为激赏。

    庄元洲能通过夏粮征收遇阻这一单纯的事件,从而进一步判断出自己最终想要达成的战略,这种非常超前的意识,在思维整体固化的大明是绝无仅有的。

    因为自己现在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表露出想要推进士绅一体纳粮的意思,就连善于揣摩圣意的温体仁对此也没有丝毫察觉,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庄元洲却猜到了。

    除了准确的研判出自己的主要战略意图之外,庄元洲还在题本中提出了自己对此问题的解决之道,明确表达了坚定不移执行皇帝意志的决心,表示就算因此而身败名裂也在所不惜。

    朱由检当然看得出来,庄元洲最后这句话与其说是表明决心和态度,不如说是想要自己给他一个确切的答复,企盼自己在这件事涉无数人利益的大事上能够始终如一,不会因压力巨大而中途易帜,那样他可真的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对于这名勇于改革和任事、能力上潜力巨大的臣子,朱由检此后当然会重点加以关注。

    当初他之所以直接点名庄元洲赴任曲阜,其实最看重的是他与孙传庭之间密切的关系。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看一个人的品行和能力,只要从他平时交往的朋友身上就能看出大概。正是因着对孙传庭的喜爱,朱由检才对庄元洲高看一眼,让其担任曲阜知县一职,也是想观察一下这位新科进士的才能与德行,从而根据实际情况再决定是否拔擢重用。

    没想到的是,自己这一无心之举,反而无意中发掘到了一位大才,庄元洲这种开放的思想和敢于担当的勇气,正是他最为欣赏,也是目前的大明最稀缺的。

    不可否认,庄元洲如此旗帜鲜明地表忠心,也是在强烈的功利心驱使下做出的决定,但这一点并没有引起朱由检的反感。

    只要能对整个社会做出贡献,功成名就不是顺理成章吗?

    人活一世,名利二字。谁也不能免俗,世上没有真正无私之人。红尘中,每个人都有许多牵绊,每个人也并不是只为自己而活,没有丰厚的物质条件,你如何让那些你所牵挂的得以安康?

    朱由检对庄元洲的态度和想法持积极的肯定态度,但他并没打算现在就着手行动。因为士绅一体纳粮一旦实施,势必会引发整个大明的震动,一个处理不当,就会让刚刚平稳的局势再度动荡起来。

    现在的大明,免赋税的田地都掌握在包括官员在内的读书人手里,在没有足够的利益作为交换和补偿的情况下,强行改革并非最佳时机。

    在朱由检的计划里,改革要循序渐进、有的放矢,宗藩们才是首选目标。对宗藩下手,不但不会引发政局不稳,反而会让天下人都拍手称快。

    二十多位大明世袭藩王名下拥有的田地、每年消耗的禄米,丝毫不亚于士绅们所占有的土地,被圈养了两百年的宗藩们对来自于外界的强力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只要将宗藩们摆平,下一步才轮到士绅。

    大明是朱家的,连朱家人都要纳粮,其他人还有何资本拒绝缴税?

    当然了,到时候不论是宗藩还是官员、士绅、读书人,还是会享有一定的特权的,这样会减轻对此项举措的阻力。

    进士功名者,会有四百亩免税田地,举人两百亩,生员五十亩。

    四品以上、二品以下官员在进士功名上再加一百亩,一品官员免税田地八百亩,武将依此例。

    亲王免税田地就按照国初太祖之规再增加一些,每府五万亩,这些应该不少了。

    孔家这种独特身份的存在,可享两万亩免赋税优待。

    这种改革并不彻底,藩王士绅仍旧享有优待,可实施后却能给朝廷的财政带来根本性的好处。

    就拿与孔家同在兖州府的鲁王府来说吧,孔家在曲阜及兖州府其他州县所拥有的田地,加起来可达三十余万亩,而鲁王府的田地几近孔家的一倍,并且这两家所占都是上好的水浇田,荒年丰年相加,平均亩产夏秋粮也有两石左右。

    也就是说,鲁王府的粮食产量,一年达百余万石,而朝廷却没有从这百万石中拿到一粒米的税赋。

    若是按照亲王府五万亩免税赋,剩余五十多万亩按三成上缴,那朝廷一年最少也要征得三十万石粮食,二十几名藩王就按平均每家三十万亩、每年每亩两石计征,每年可征得至少四百万石。

    这是个什么数字?

    每年从江南运往京师的漕粮总数也就是四百万石左右,只要宗藩改革成功,等于又多了一个漕运的量,凭空多了如此巨量的粮食,何愁天下不稳?

    已经子嗣断绝的楚王府名下原有四十余万亩田地,在被除爵后全都归到公田名下,现在主要由原楚王系的诸多朱姓旁系子弟耕种,同样按照三层赋税缴纳租赋,每年可为当地官府带来二十余万石的额外收入,这些粮食大部分被收入当地常平仓中,少部分被用作当地养济院的日常开支。

    与之作用相同的还有周王朱恭枵主动捐出的三十万亩田地所出,这些额外的收入对于官府救济孤苦无依者起到了巨大作用。

    随着各地官府组织的开荒拓田、兴修水利等种种增产增收措施的大规模展开,现在的粮价已经比数年前战乱饥荒时有了较大幅度的跌落,指望粮食来赚取暴利的时代可以说一去不复返了。

    就拿百万人口的京师来说,既有稳定的漕运输入,又有京畿各州县陆陆续续地粮食增产,所以粮价已经从崇祯七年最高时的每石四两银子的天价,掉落到了年初的每石七钱左右。

    而随着各地水利设施修建到位后,今年京畿一带的夏粮普遍丰收,现在每石粮食已经跌落到了五钱左右,并且还都是更加可口的新粮。

    等到湖广大面积开发成功,全国的粮食价格将会更加低廉,到那个时候,也就是朱由检士推出绅纳粮这一计划的最佳时机。

    因为粮食价格的大幅下降,就意味着靠粮食获取的利益急剧减少,甚至可以说无利可图。因为当市场上的粮食已经供大于求,你再想着囤积居奇,那就等着粮米烂在库房中好了。

    当粮食不再是稀缺商品后,想通过手中大量田地来赚取巨额利润的士绅们,自然会选择通过经商办厂等其他手段来获取财富,也会让他们对田地的重视和依赖度大大降低。

    计划归计划,各种改革还是要慢慢布局并在适当的时机展开的。

    在朱由检的规划中,开发湖广是首要任务,完成与荷兰人达成的协议被列为第二位,这其中包括对郑氏集团的改造。

    只要上述两项大事进展顺利,那宗藩改革就会顺势展开,随后便是士绅一体纳粮。

    按照时间计算,南下的锦衣缇骑应该已经到位,等到他们与泉州、福州的卫所接洽完毕,将海商兼海盗集团各主要头目的情况探查完毕,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后,就等着邹维琏与郑芝龙谈判的结果了。

    郑芝龙以及郑家的生死存亡,全在他的一念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