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后宫闲话
    所谓的出宫寻访这个名堂是朱由检提出来的,其实他就是想给周后她们找个出宫游玩的理由而已。

    来自后世的他不愿意看到现在的家人常年被锁在后宫这个方寸之地,终其一生再难见到宫外繁华热闹的世界,如果说这是一种人人羡慕的富贵,那他宁肯不要。

    在朱由检的认知当中,现在周后她们这种生活方式既单调又枯燥,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更像是一种圈禁,这是极其不人道的。

    正是在这种想法的驱使下,他才放任几个孩子出宫游玩,哪怕他们沾染上许多的市井之气,那也总比终生做一个五谷不识的泥胎木塑要强百倍。

    “皇上,不是妾身违逆,只是妾身几人须得紧守祖制,无事出宫怕是会让天下人说是失了本分,最终惹人耻笑,于天家名声也是有害无益呀。

    再说这寻常大户人家女眷平日间也大多是足不出户,妾身等人常年于宫中也是习以为常,并未觉着有何不好之处,也不知皇上哪来的这些奇思怪想,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皇上要是再无他事,妾身就去忙去了,坤兴嘴馋,吵着要吃市面上那种冰糖葫芦,定王、永王一听也跟着要吃,这不,妾身正打算与紫鹃试着看看能不能制出来呢!”

    眼瞅着快要到用晚膳的时辰,看到自家丈夫郑重其事地把几人招呼到一起,还以为有什么大事要说的周后,一听到是为了让大家出宫游玩这件事,便顿时没了兴趣。

    在明确表达了反对意见后,周后便要起身离开去往后殿的灶间,但却被朱由检给拦了下来。

    “皇后且坐,为夫还未讲完呢,那点吃食让紫鹃去做便好了。今日大家难得聚到一起,左右也无甚要紧事,索性就聊聊家常,讲些趣事也好,对了,你且遣人去请皇嫂过来,晚上大家一起用膳!”

    周后见自家丈夫今日回宫后兴致挺高,并且说的也是在理,而田贵妃、袁妃两人明显是对朱由检的提议十分感兴趣,于是她略一思忖后随即吩咐下去,随后她坐回了锦榻上,静听朱由检继续分说。

    “对了,坤兴和定王、永王去了何处?”

    朱慈烺因为非休沐日,平时都要住在国子监中。水哥儿等几个新生婴孩还小,平时宫里就剩下这几个孩子能带来不少活力和乐趣,所以朱由检没听到有嬉戏打闹的声音,心里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坤兴几个去了妾身住处,妾身来时,他们几个正拿着鱼竿垂钓呢!嘻嘻!坤兴属实活泼了些,定王、永王叫她吃的死死的,坤兴一发话,这兄弟二人都是赶紧奉命行事呢!”

    一提到孩子,向来沉静不喜多言的田贵妃瞬间眉眼带笑的接话回到。

    先前虽有生养但最后均是夭折的打击让田贵妃心力交瘁,整个人也是日渐郁郁。直到去岁诞下了云哥儿之后,眼见着亲身骨肉一日日健康成长起来,心情大好之下,田秀英的性子也逐渐变得开朗起来,只是这喜欢孩子的心境却从未更改。

    “哎呀,既是妹妹说到坤兴,那妾身可就有话要讲了,皇上,你可好生着管教一下坤兴吧!瞧瞧这孩子都让你给惯成何等样子了,简直就是个天不怕呀!别说这宫里头,就是这个天下也无人能制得了她了!

    皇上,坤兴可是已有八岁了呀,要是一直如此,那将来长大成人,嫁都嫁不出去了!”

    不提坤兴还好,一提到坤兴,周后顿时觉得头大无比。

    “哈哈!我说怎么见不到我家乖女儿呢,原来去了承乾宫了,田妃你可叮嘱好宫人?好生看顾着这几个孩子,水边可不是别处!

    皇后莫要心焦,坤兴才八岁,孩童而已,树大自直,等再过几年,你就是喊她耍她也不去了。

    我家女儿将来嫁人,也要她亲自选中才可,我可不去给她指婚,这种终身大事绝不能将就,必须要情投意合的才可!

    好了好了,不提这个。前番军中有个游击迎娶盲一目之女子为妻一事,你们可曾听说?”

    平时每当朱由检处置完政务回到后宫,算准时间的坤兴经常会站在门外迎着他。

    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坤兴已经不让朱由检抱在怀里,但依旧是扑上去连拉带拽的跟朱由检亲昵不止,这些举动都让周后诟病不已,时不时就要训斥坤兴一番。但自恃有父亲撑腰的坤兴是左耳进右耳而出,对母亲的呵斥根本不当回事,就是愿意腻在朱由检身边,周后对此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埋怨自己的丈夫对坤兴太过宠溺。

    朱由检心里自是清楚,坤兴心性还未成熟,等到第一次月事来了之后,自然就会知道避讳,父女俩再想和从前那样亲昵是绝不可能了。

    为了不在这件事上没完没了的纠缠不休,朱由检在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之后随即把话题转移了开来。

    “居然有这等事?这其中有何原由?皇帝且说来听听!”

    还没等周后等人发问,一个声音自殿门口传了进来,随即温婉动人的懿安皇后张嫣脚步轻快地步入殿内,随身的女官则是留在了殿外,朱由检等人赶紧起身迎候。

    对于这位贤良淑德的皇嫂,朱由检心里时常感到遗憾和惋惜,但却始终没有找到一种最为合理的办法来处理此事。

    现在的张嫣不过是刚过三旬,放在后世的话正是女人一生中非常美好的年华,可就因为身份地位摆在这里,所以也只能在自己的丈夫故去十一年后,依旧独守深宫,最终也会带着无限的惆怅和遗憾郁郁而终。这种极其违反人性的事情,使得朱由检内心深处对这位嫂子充满了同情。

    “今日闲来无事,眼见深秋已至,正好四海商行进献了数十只塞外肥羊入宫,想到皇嫂偏居甚是冷清,于是我便想着咱们一家人也聚到一起,品尝一番羊肉之鲜美!”

    在相互见礼落座之后,朱由检笑着向张嫣解释了一下,张嫣点头示意后笑道:“皇帝有心了!妾身虽是偏居,但却未感冷清。平日里皇帝处置政务,妾身与几位妹妹也是时常往来,更有坤兴等几个孩童嬉戏玩闹,倒也平添了不少乐趣!

    对了,皇帝适才所说之事倒是稀罕,这世间还有如此奇事?”

    看到周后等人也是一脸好奇地盯着自己,朱由检心里不禁暗自发笑:看来这八卦之心古已有之啊,高贵如张嫣、周后等人,一听到这种市井趣闻,也如普通妇人那样,想要彻底探究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