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八十七章 有钱不一定智商高
    崇祯十一年十月初六,就在北方大地一片草木凋敝之际,繁华的江浙一带到处仍是一副绿树如茵、红花争艳的景象,大多数人依旧身着各种单衣襦裙,丝毫没有深秋将至的模样。

    这日午间,位于松江府南城一座占地百余亩的豪宅大院内宅花园里,数十名容貌秀丽、身穿各色鲜亮襦裙的婢女手端盛着各种食材器皿的托盘,往来于灶下与花厅,脚步轻盈之间,身上的环佩叮当作响,加上周围奇花异草、绿水怪石的衬托,让人观之听之不禁有心旷神怡的感觉。

    这座豪宅是松江府当地大户顾慎卿的居家所在。

    年过五旬的顾慎卿去年新纳了第六房小妾,这名刚满十六岁的妾室几个月前刚刚给他添了一个大胖小子,这让老来得子的顾慎卿不禁高兴万分。

    今日适逢儿子百岁之喜,于是顾慎卿便下帖邀约相熟的新朋旧友前来府上宴饮,以此来给这宝贝儿子增添更多的人气。

    顾慎卿有着举人的功名,祖辈之中也有人担任过知府、郎中、推官扥职差,是标准的官绅之家。

    到了顾慎卿祖父这一辈,原本昌盛的文运开始呈现衰败的趋势,数十年来只有一人中试,三人中举,这其中也包括顾慎卿在内。

    其实他这个举人功名也是在二十年前花钱买来的,为的就是与一众官员士绅交往的时候能有个说得过去的身份。

    顾慎卿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以他的天资,再考下去或许能勉强中举,中试是直接不可能之事,因为他的兴趣并不在学业之上,经商赚钱才是他最大的爱好。

    早在万历年间,年轻的顾慎卿便已经涉足了海贸,经过二十年不懈坚持和努力,也通过动用各种关系和手段,现在的顾家已经是江南顾、吕、周、徐四大海商之首,家产已达数百万之巨。

    “我等今日既是来贺弄璋之喜,不知端肃兄欲以何等美食待我?呵呵,这厅外之西夷舞姬颜色竟是比我大明妇人尚要艳丽几分,端肃兄果是口味独特之人也!待酒宴散后,小弟可是要带上几名回府享用,就是不知端肃兄是否愿意割爱啊?哈哈哈哈!”

    说话的是四大海商之一吕家二房的吕茂成,因吕家长房家主近几日身体不适,在接到顾慎卿发来的请帖后,特意委派他前来顾府赴宴。

    “吕老弟这话说的,老顾可是出了名的为人四海,别说几名舞姬,就算你将这个班子全部带回府中,老顾也是眉头都不皱一下,你说是吧,老顾?哈哈!”

    另一名身穿织锦外袍、肚大腰圆的大海商周六观顺着吕茂成的话在一旁起哄道。

    “我说小吕,你上回送我那副怀素的帖子可是教府堂劫了去了,我这心里头可是跟小刀子割了一般的疼啊!听说你手头尚有一副米芾真迹,你看,咱俩能不能打个商量,我用个物件跟你交换可行?”

    最后说话的这位是也是四大海商之一的徐升,对于女色向来不感兴趣的他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名人书画,只要打听到有历代名人的真迹现身,徐升总会想方设法将其拿到手中,为此耗费重金也不惜。

    其实不光是徐升,随着对美酒美食美色的逐渐厌倦,许多江南富豪把目光转向了古董书画,其中尤以历代名人书画为著,很多人为了得到自己喜爱的珍品,往往一掷千金。

    而由此引发的直接后果便是书画古董的价格水涨船高,例如王羲之、米芾、怀素、顾恺之、展子虔等等诸多名家的作品,每一副动辄千两起价,最后的成交价都在两千两以上。

    但是富豪们有钱,却未必有相应的鉴赏力。

    当时的富商喜欢“高谈宣和博古,图书画谱”,但是却没有眼力,不懂装懂,“钟家兄弟之伪书、米海岳之假帖、渑水燕谈之唐琴,往往珍为异宝”,被读书人传为笑谈。

    在古董贩子的忽悠之下,这些“贵公子大富人”一面挥金如土,一面晕头转向,“日饮蒙汗药,而甘之若饴矣”。

    于是,热爱收藏却又容易上当的土豪们大大催生了书画古玩的造假市场。

    当时的苏州地区,伪“文、沈、唐、仇”明四家的作品不可胜数,苏州的专诸巷甚至以伪造书画古董而知名。

    而在松江,有个聪明的古董贩子编撰了一本古代名家手册,叫做《宝绘录》,里面全部是伪造的顾恺之、陆探微、展子虔、张僧繇等大家之作,引诱土豪们为之一掷千金。

    “成,既是徐老哥喜爱,那小弟自是当双手奉送,至于这交换之物吗,徐老哥你也知道,小弟别的不爱,就是爱美食美色,只要徐老哥给小弟淘换两名绝色美姬送到府上,这米芾的真迹就归老哥了!”

    吕茂成的年纪比顾慎卿、徐升、周六观几人要小上不少,自诩风流倜傥的他对书画古董并不感兴趣,遇到合适的买到手中,也不过是用来打发人情而已,在听到徐升的请求之后,吕茂成当即爽快的答应下来,并顺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好好,赶明日我便叫管家去扬州给你买两匹绝色瘦马过来,这颜色保你满意!

    不过话又说话来了,小吕,老哥可要劝你几句,这色为刮骨钢刀啊,你年方三旬,在女色上可要知道节制,这身子骨可不是铁打的,老哥哥们可不想早早给你上门吊丧啊,哈哈哈哈!”

    “多谢老哥一番好心,小弟早就想明白了,人生在世,该享乐便享乐,若是单单为了长命百岁,那干脆去庙里出家得了,可是那般青灯古佛的日子,就算活上百年又有何趣味?

    及时行乐方得人生真谛,小弟就是爱上这一口,就跟哥哥们喜这爱那一个道理,您说是吧?”

    见吕茂成对自己的劝解根本没当回事,徐升也不再多言,而是把话题转移到花窗外的乐班和舞姬身上。

    “我说老顾,既是小吕开了口,你这东道也得做到家才好,敢不成不舍得将这些西夷女子送人?我可是听说了,上个月府堂后宅之中已是多了一名西夷绝色,不用说,这定是老顾你差人送去的,怎么着,舍得给谢府堂,不舍得给小吕啊?哈哈!”

    长的犹如一个面团团的周六观再次笑着开口打趣顾慎卿道。

    “成成成,这有何不舍得的,我适才是在想着前端时日那件事还有无首尾需要清理,是以根本没听到吕老弟之请,些许女子而已,吕老弟看中哪几个,稍后直接带走便可!”

    负手站立在花窗前,貌似在观赏歌舞,实际上却想着心事的顾慎卿转身来到花梨木座椅上坐了下来,端起热茶啜饮一口后,毫不在意地笑着开口道。

    “我说老顾,那件事可是隐秘之极,可以说是神鬼不知,有何可担心的?莫不是你听到什么风声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