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八十八章 豪门讲究的是与众不同
    “要说风声,连日来除却松江府锦衣卫到处侦缉查访之外,府衙也是遣了衙役捕快四下寻访,此般行径不过是例行公事罢了,除此之外别处倒是无甚动静。

    现下江边码头已是停工近月,我适才思忖着,这之后京城还会不会再遣人来主持此事,若是有,我等该如何应对?”

    顾慎卿看到厅内三人齐齐把目光投注到自己身上,遂略微沉吟一会后缓缓开口道。

    前端时日松江府港口袭杀朝廷官员之事,就是他们四家密谋后安排人实施的。参与袭击的几十人都是四家的私奴,这几十人现在连同家人已经全部从人间蒸发了。

    嘉靖往后,江南经济兴旺,富户尤多,因各种原因造成的失地农夫和手工业者卖身为私奴者日益增多。

    有的富户蓄奴多达一两千人。凡此类奴婢都立有卖身协定﹐子孙累世不得脱籍。

    江北奴婢系由绅耆雇募﹐河南﹑山东等省都有蓄奴之风,但数目少于江南

    就拿顾慎卿等这几个大海商来说吧,顾家名下蓄养的私奴就达一千余名,其余三家也各自有六百、八百之数。

    在这种主人和奴才的极不平等的关系下,诸多龌龊之事频发,其中有一条尤为使人不齿。

    某些富户对奴婢的女儿居然享有初夜权,而在某些奴婢迎娶之日,新娘还没有和奴婢同房,要先让主人“享用”。

    当日袭杀工部官吏的人员,就是从几家从这些私奴中挑选出来的。事后不久,这批行凶者被召集起来饮酒庆功,然后全部被毒酒毒死,尸体也被装载上船后弃之于大海之中。

    “按照时日来算,现下此事定是已上报了朝堂之上,依着本朝历代皇帝和大臣们的处事风格来说,来来回回商议下来还不知多久呢,保不齐最终不了了之。

    若真是朝廷胆敢再遣人下来主持开海一事,那咱就瞅准时机依样画葫芦再做一次,叫他们晓得,夺人钱财绝不会有好下场!这江南是我等江南人之江南,他人休想从中渔利!”

    顾慎卿刚刚说完,吕茂成率先接过话头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一脸福相的周六观点头称道:“小吕此话没错,自古以来便是强龙难掩地头蛇。现下朝堂之上虽然已无江南名臣为我等出面,可若是朝廷继续肆意妄为,那咱就让他尝尝我等之手段好了!”

    “我觉着此事不会如此简单。先不说朝廷商议此事要用多少时日,单说朝廷若是再度派人南下来续建码头一事吧,万一今上遣了大兵来镇场子,那可就麻烦了。真要如此的话,以我等之实力,可是根本无法与其相抗,此事须得好好计议一番才可!”

    在吕茂成和周六观相继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之后,向来沉稳的徐升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把朝廷有可能的应对策略摆了出来。

    “徐老哥多虑了吧?此次朱家皇帝意欲开海,其实学的便是神宗皇帝与民争利那一套,那个瘸子遣下矿监税监来谋夺我等士绅之财产,最终还不是落了个赔了夫人又折兵之下场?怎不见他派了大兵来镇场子?

    这朱家皇帝一直以来就是这德行,又想当表字又想立牌坊,一个个都是极好面子之辈,都想着在青史上落下个明君的好名声,但凡觉着民意不可违,他就算再舍不得,也得紧着改了自家章程,遣大兵收税?还不得教天下人骂死!”

    对于徐升过于谨慎和极端的判断,吕茂成用颇不以为然地语气回道。

    “吕老弟切莫大意,徐老弟适才所言还是颇有几分道理的。

    观最近数年来朱家皇帝连番作为,征外攘内之下于尽显其强硬手段,于朝堂之上威望也是极高,若是其动怒之下,派遣大兵南下也不是不可能之事,毕竟现今南臣于朝堂之上已无立足之地,已是无人为我等发声了,真要到了那般田地,我等可是要好好计议一番才好!”

    徐升的言论引发了顾慎卿的共鸣。对于一直关注朝堂动静的他来说,按照皇帝行事越来越强硬地风格,派兵南下也是极端情况下皇帝可能动用的手段之一,真要那样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十分的棘手了。

    “顾老哥,今日既是府上大喜之时,这等子虚乌有之事还是以后再谈吧,若真有大兵南下,到时咱们就聚集上万千百姓施压便可,我就不信朱家皇帝敢用刀枪杀人!

    顾老哥,今日有何新鲜菜式拿来招待我等?听闻老哥府上雇请了一名苏州府鸿宾楼的大厨,莫非是有上佳手段不成?”

    眼见气氛越来越沉重,心里一直惦记着那几名美貌西夷舞姬的吕茂成笑着把话题转移了开来。

    对于徐升和顾慎卿的推断,吕茂成根本没当回事。

    有大明两百年来,不论是办事效率还是行事的果决狠辣,除了太祖以外,历代皇帝和重臣都没有显示出超人一等的模样,任何重大决策都是在扯皮和顾虑中耽搁下去,雷声大雨点小已经是所有有识之士的共识,顾慎卿和徐升的忧虑不过是杞人忧天罢了。

    “吕老弟此言是极!今日既是几位贵客到来,那咱们便不醉不归!诸位且随顾某移步,今日定教你等大开眼界!哈哈!”

    “顾兄,你这也太不讲究了吧?我等可皆是豪富之人,平日饮食间尽享水陆活物,怎地弄此农户所食粗劣之物让我等就食?”

    当四人移步在水榭中坐定之后,看到除了花梨木餐桌上摆满的各种精美食物外,一旁摆放的一个不算宽大的铁笼里居然是一只活鸭时,周六观顿时有些不满地开口说道,吕茂成和徐升虽是没作声,但也是用带着探寻意味的目光看向了顾慎卿。

    “嘿嘿!几位稍安勿躁,别看此物乃寻常人家所食,但若是炮制得当,其味道却是极为鲜美!”

    顾慎卿用得意的口气说罢,随后一声吩咐,两名美婢抬起铁笼放到一座铺着铁板的陶瓮上,一名三旬左右年纪,身穿灰色布袍的汉子端着一个陶罐走到了铁笼跟前。

    陶瓮中盛着的是正在燃烧的银木炭,上面的铁板在逐渐受热下开始发烫,铁笼里的鸭子因为鸭掌被烫的缘故开始悲鸣着开始蹦跳挣扎,但因笼子的束缚无法逃脱。

    随着温度的越来越高,虽是白昼之间,但也能看到铁板开始慢慢发红,鸭子发出的凄厉叫声让那两名美女脸上露出了不忍之色。

    那名汉子则是把陶罐中事先配好的液体秘料倾入笼子边的水槽中,高温下饥渴难耐的鸭子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开始拼命补充液体。

    随着铁板变得通红,鸭子的挣扎越来越无力,身上的羽毛也脱落的不剩多少,吕茂成等人也是看的津津有味。

    “老爷,肉已是熟了!”

    那名一直仔细观察鸭子动静地汉子冲着顾慎卿施礼后禀道,而此时的鸭子却并没有死去。

    “且取来让诸位贵客享用!”

    看到吕茂成等人脸上惊奇的神情后,大感得意的顾慎卿随口吩咐道。

    那名汉子转身去往水榭外,再次端来一个盛着汤汁调料的陶罐放到一旁,然后从怀里掏出一副鹿皮手套戴在手上,上前提起铁笼顶端的一个把手,把笼子从铁板上提下来放到地上,随后搬起陶罐隔着铁笼往里连续泼洒,一股扑鼻的异香迅即蔓延开来,令人闻之不禁垂涎欲滴。

    就在那名汉子打开铁笼,把奄奄一息的鸭子取出,随后用锋利的快刀开始往下片肉,准备让迫不及待的的徐升等人安心享用美食之际,顾府的管家顾顺匆匆来到水榭之中,面上的神情像是有些不安。

    顾慎卿看到他这般模样后随口吩咐一句,水榭里的闲杂人等片刻之间走的干干净净。

    “老爷,谢府堂派人前来告知,钦差来松江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