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八十九章 有人慌了神
    “久仰卢学士大名,只惜缘悭一面,今日得见,实属下官等之幸也!

    十年以来,学士以文人之姿,统帅万马千军,披坚执锐、冲锋陷阵,纵横于江北之地,涤荡逆天群丑,使万千逆贼闻风丧胆,终致其覆灭烟消!

    此等出将入相之能,较之盛唐之名臣亦不遑多让,为我皇明两百年来罕有,实乃我辈之楷模也!

    学士请受下官等一礼!”

    松江府上海县水运码头上,在钦差仪仗铺开之后,身穿御赐斗牛服的卢象升踩着木板从船上踏到地面上,松江府知府谢汝运迎上前去拱手施礼讲说一番,随后整理一下仪表,再次郑重其事地躬身施礼,身后的松江府及上海县一众主官也是一起拱手过头,一揖倒地,以此表达对卢象升的敬仰之意。

    卢象升一行是乘坐官船沿京杭大运河南下至杭州,然后再沿长安县至上海县的水路抵达松江府的。

    “贵府过誉了。卢某所作所为,不过是尽臣子本分而已。

    时值神州板荡之际,我等既食天家俸禄,就当为天子效命。就如同现下一般,虽是表面海晏河清,但尚有万千黎民亟待哺育;而太仓匮乏钱粮,以致每日皆有无数饥民身处困顿之中。

    故此,扶危助困便成为接下来我等臣子之重任。本官望贵府及诸位能与朝廷上下一心,多思多虑、共度时艰,早日使太仓充盈无比,以慰我皇忧民之心!”

    面对谢汝运的一番溢美之词,卢象升根本不为所动,而是用淡淡地语气,话有所指的回了过去,这让松江府众人心下尴尬不已。

    “是是是,学士言之有理,我等即是代天牧民,那就当一切以圣上及万千生民之福祉为己任,为官一地,造福一方,早日使天下再无饥绥冻困之人,如此方不负圣上之托!呵呵!”

    谢汝运强笑着打了一通官腔,随后便邀请卢象升上轿,前往十几里之外的松江府城内暂歇,没想到却被卢象升以不惯以人为畜为由给谢绝了。

    紧接着,一名原先卢象升在军中的亲兵、后自愿跟随将主落籍卢府成为家将的护卫牵过五明骥,卢象升撩起斗牛服一角塞进玉带,搬鞍认凳跨上战马,通人性的五明骥唏律律昂首嘶鸣一声,斜视着谢汝运等人,仿佛在催促他们赶紧前面带路一般。

    卢象升不以人为畜的论调让松江府诸人更加尴尬。有的人已经在心中暗骂不止:官轿又不是我等兴起的,怎么到你这里成了以人为畜?你在战场上待了十年,跟那些粗莽军汉学了一身臭毛病,现在都成了阁臣了,居然还以骑马为荣,简直是有辱斯文!

    眼见卢象升这般做派,摆明了有不愿与松江府诸人亲近之意,谢汝运不爽之际,心下也是暗自警觉:这姓卢的此次是来者不善啊,这番拿着鸡毛当令箭的举止,莫非是想在松江府里闹出什么事端不成?

    但因为身份等级相差太多的关系,谢汝运并不敢将心中的怒气写在脸上。

    他冲着卢象升拱手之后抬步向前,走到自己的官轿前,轿夫一倾轿身,谢汝运弯腰低头钻进轿厢,跟来的师爷把轿帘放下后一挥手,引路的知府仪仗在前面开道,八抬大轿晃晃悠悠地开始向着松江城前行,卢象升的钦差仪仗依次跟随在后。

    等到仪仗全部排开前行,卢象升催马碎步往前,四名家将骑马分侍左右,其他钦差随员和当地官员也纷纷乘轿坐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沿着官道向松江府城而去。

    约莫在下午未时许,经过一个多时辰的跋涉,一行人在路人满是好奇的围观下抵达松江城。

    松江府诸人把卢象升一行送至城内最大的客栈松梅居内,谢汝运等人本打算把卢象升安顿好之后便返回府衙,到晚间再安排接风洗尘之事,没想到却直接被这位阁臣给留了下来。

    “学士远道而来应是乏累之极,按理说应洗漱歇息一番,学士虽是一心为公,可也不必急于这一时啊,下官已是安排好给学士接风之宴,待晚间宴饮之后,明日再谈可好?”

    在接到消息后早早便去迎候的谢汝运心里顿感不适。

    他平日间养尊处优惯了,今天来回赶路加上等待的时间,加起来足有好几个时辰,现在已经感觉疲累不堪,在听到卢象升马上就要谈及此次的差遣之后,便用带着些许不满的语气回应道。

    “本官早间与湖广深山中剿贼之时,连续数日不眠不休之况已是寻常,区区乘船南下,一丝气力也无耗损,根本无需歇息洗漱。

    至于晚间接风宴饮之事还是算了吧。一想到天下尚有无数苍生急需糊口之食,就算满桌的山珍海味,本官也是实难下咽,松江上下一片好意,本官心领了,接下来还是谈谈本官此次南下之责吧!”

    看到卢象升依旧是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谢汝运等人也只得收起心思,忍着强烈的不适感静听这位阁臣继续分说。

    “本官奉旨前来,所为有二事。

    其一,上海县码头袭杀官员一案生发之后,圣上震怒、满朝皆惊。圣上已将此定为謀逆之案,并下令务必尽快侦破此案,将行凶者及幕后主使者绳之以法,还罹难者公道!”

    卢象升细长的双眼环视着众人,目光中透露出来的杀意让在座诸人不寒而栗,更是令某些人的心脏骤然间大跳起来。

    “学士,圣上将此事定为謀逆是不是有些过了?江南一地承平已有两百余载,向来都是一副歌舞升平之太平景象,从未听闻有人对朝廷不满之说,謀逆之心怕是无从谈起。

    以松江府上下来看,此事纯属偶发,府衙奏报中也大致认定,此事民变之可能较大,若是钦定謀逆,如此罪名下,恐会引发民众之不满,最终致使繁华富庶之地无端动荡不安,此恐非社稷之福啊!”

    在听到皇帝将袭杀官员之事定为謀逆之后,谢汝运心下没来由地感到恐慌不已,在强按心神之后,他打起精神开口辩解了一番。

    谢汝运清楚,只要被定为謀逆,那就意味着朝廷可以动用一切手段,对所有可疑人员进行抓捕刑讯甄别,锦衣卫松江千户所现在的理性破案,就会变成毫无节制的瓜蔓株连。依着这些恶魔的手段,松江府将会面临着血雨腥风,无数人将会被牵连进这场单方面的肃清之中。

    “下官赞成府尊之言,謀逆之定性却是太过夸大了。江南数千万民众,秉承江南水乡温婉宜人之性情,一向不喜与人争斗,更谈不上胆敢行此大逆之事。

    至于当日袭官,极有可能是少数人出于义愤动手,双方争执中失手误杀,事后遂觉后悔,但却无可挽回,故而连夜逃亡而去。

    学士所言之幕后指使更是无从谈起。

    学士祖籍出自常州府,当知南人惯以利字为先,其日常中处事尽皆以利为准,朝廷修建码头一事与他人并无关联,何来幕后一说?

    江南不论一众士绅还是黎民众生,历来都是心向朝廷,每岁向朝廷供奉钱粮何止数百万。单论赋税,我松江一府更比陕西一省所纳还多。

    朝廷应多看各地所献,而非欲以小错拿捏地方,如此方为堂堂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