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九十二章 人人惧怕的怪兽
    从卢象升到达松江府第二天开始,围绕着上海县码头修建的工作重新全面铺开。随同卢象升一道南下的几名工部官吏,怀着复杂的心情住进了施工现场,开始对港口的地形进行勘测和规划。

    不过这次让他们略微感到安心的是,松江锦衣卫千户所数百名校尉分别部署在了几处紧要的位置,昼夜轮值守护,以确保他们的人身安全。

    按照卢象升提出的要求,松江府四处张贴聘用土木工程人才的帖子,知府衙门安排人手四处雇请大批青壮劳力分赴上海县,官仓的粮米也连续不断地运往码头附近早就盖好的粮仓,以备工期内青壮们食用。

    卢象升先是在谢汝运等人的陪同下亲自到施工现场进行了视察,随后在闻讯赶来的江苏巡抚等一众高官的簇拥下,对苏松常三个江苏省最为富庶的地方进行了考察。

    李烈在得知卢象升离开松江府之后,当即把全部精力放在了对校尉们每天送来的情报汇总和研判上,并与卞五常等人一起会商,逐渐缩小嫌疑者的范围,并最终把顾慎卿、吕茂成等人列为了重点监控目标。

    “顾兄,你说这谢府尊他们如此做到底是何想法?咱们费尽心思下甘冒奇险才做了那件事,所为不就是不让朝廷开海征税吗?怎地这钦差一到,这几个大老爷即刻就转了舵呢?平日里真金白银供奉着,到了见真章之时就缩到后边,这些狗东西,实是不当人子!

    謀逆?名堂而已!这不就是明摆着吓唬三岁幼童之语吗?在证据全无下,朝廷也不能平白指人謀逆吧?

    这几个孙子胆子也忒小了些,三言两语就叫卢建斗给镇住了,这下倒好,还转过头来叫咱们捐钱捐物帮着修建码头,凭什么?”

    初冬时节,虽然江南一带气温仍是不低,但顾慎卿家宅后院宽大的书房内已经燃起了数个铜质炭盆,整个室内变得温暖如春。

    在接到谢汝运心腹幕僚送来的消息后,顾慎卿、吕茂成、周六观、徐升四人再次齐聚一堂,商讨如何应对当前的变化。

    “我说吕老弟,咱就先别埋怨了,还是商议一下接下来该当如何吧,我等是以谢府尊之言为准,还是另想他法?老顾、老徐,你俩有何高见?

    哎哟,这屋里也太热了吧,老顾你莫不是身子太虚?这才十月中就点上火盆,也不怕燥的慌!”

    一身肥肉的周六观说完之后,先是用白色的汗巾擦拭着满脸的汗水,撂下手巾后端起矮几上的茶水咕嘟嘟一饮而尽,放下茶盏后站起身来,赤足踩着地上厚实柔软的波斯羊毛毯来到门后高几前,拿起茶壶返回座椅前,重新给茶盏蓄满了茶水。

    由于他们商议的事情太过隐秘,整个书房所在的院落内外都禁止闲人靠近,所以端茶倒水这些事情都得亲力亲为了。

    “没想到朝廷此次如此之快便派下人来,且是内阁三辅这等重臣,看来这回我等所做之事着实不小啊,朱家皇帝竟然以謀逆之罪来定性此事,若是一个应对不慎,结局怕是对我等极为不利,咱们须得好生合计合计才成!”

    两眉之间隐有忧色的徐升手捻胡须,用略带沉重的语气开口说道。

    “徐老哥你这话说了更没说一样,这不就是怕应对不慎,我等才聚在一起商议?你倒是说说,咱们该当如何去做才好?”

    没等顾慎卿开口,周六观用不满地语气接话道。

    “此事目下有些棘手,我这心里也是犹豫不决。若是按照府衙传讯来看,谢文成等人摆明了已是打了退堂鼓,生怕一旦事发会被牵扯其中。

    他们这是打算先将事情糊弄过去,以便让卢建斗在给京师奏报之中,将重罪降为最次一等,这样的话,朱家皇帝那些爪牙就不致大行牵连之举,松江府上下也不致早起祸害过巨。

    但若是照谢文成之说,松江府要力促上海码头尽速完工,而到了竣工之时,我等所营就只能足额缴纳税金了,如此结局便完全违背我等之初心,使我等之家业蒙受不小损伤,如此两难之况,着实令人难以抉择啊!”

    说到最后,徐升频频摇头,脸上一副满是无奈的神情。

    其实当他听到謀逆的字眼时,心里已经害怕了,对谢汝运等人的决定,徐升也是万分赞成。他也认为,只要完全满足了朝廷的要求,尽快把上海码头建设完,在死无对证的情况下,朝廷也不会再把注意力放在追究凶手身上了。

    皇帝和朝廷要的是征税,只要这个主要目的达成,其他的都可以忽略不计。

    刚才他的话语中也流露出想要妥协的意思,但因为吕茂成和周六观的态度都很强硬,都表示要跟朝廷刚到底,所以他也没有把自己的态度完全表达出来,以免会被吕、周二人讥笑。

    “徐老弟之言亦是把我等所面临之境讲的清清楚楚,目下之事却是较为棘手。

    单单是朝廷派人下来的话,一切都还好说,现下我等最忌者莫过于朱明之亲军了。

    据顾顺言称,数日来,有不少面生之人于松江城内外四处打听消息,不出意外的话,这些人定是锦衣亲军的探子。

    虽说上次之事做的隐秘,但若是其依仗天宪乱来的话,怕是对我等十分不利!”

    一提起凶名在外的锦衣卫,屋内四人都感到了沉重的压力。

    松江府锦衣卫千户所自一年多前成立,管辖范围为松江和常州两个大府下辖的所有州县,整个千户所的兵力也都分散在了地方上。

    顾慎卿等人在最初时也曾想试着与几名掌权的交好,但遗憾的是,由于锦衣卫直属皇室,平日里根本不与外界交往,这些将官校尉也全部从京城派下,偌大的松江府竟无一人与其中之人相熟,就算想拿着银钱开路你都进不去门。再加上江南这些士绅大户自视甚高,觉着在自己的地盘上,是龙你也得给我盘着,所以再试探无果的情况下也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但是现在看来,他们虽然不惧朝廷,但内心深处对于这个伏在一旁的怪兽还是非常忌惮的。传说中能出入几万人的大军营中,捉拿一品督师的所在可不是像那些文臣一样好相与的。

    虽然不知道这些锦衣卫到现在竟然没有闻风拿人,然后刑讯逼供、指鹿为马,但并不代表这些锦衣卫惯用的手段就不会再用,或许人家在等待时机也说不准呢。

    “顾兄所言极是!小弟也以为,咱们还是先依着谢文成之策,委曲求全渡过眼前之不利局面,至于商税之事,等事了之后再徐徐图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