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五百九十三章 选准目标、准备动手
    “卑职锦衣亲军北镇抚司镇抚使李烈参见学士!学士赤胆忠心、一心为国之风范,卑职钦服不已!”

    在卢象升结束了十余天的视察、回到松江府的当天晚上,一身便装的李烈来到卢象升下榻的松梅居后院,拜会了这位闻名朝野的名臣。

    李烈是世袭锦衣卫出身,一直在京师任职,而卢象升从崇祯二年起便常年征战在外,故而两人素未谋面。

    当见到眼前这位看上去瘦弱无力的中年人就是传闻中身先士卒冲锋陷阵的卢阎王时,李烈下意识地眨了眨眼,脸上的神情也似乎有些愕然。

    本来按照两人互不统属的关系来讲,李烈不用对卢象升郑重行礼,只需抱拳应付一下即可,但出于对这位大忠臣由衷的敬佩,李烈还是行了作揖唱名的大礼。

    “李镇抚使且坐,不知本官巡视地方这十余日间,亲军可有所获?”

    卢象升安然端坐受了李烈的大礼,随后他摆手示意李烈就坐接口问道,一名家将端上茶水退到门外侍立一旁。

    出于文臣对厂卫的天然反感,卢象升并未表现出想与李烈这位亲军实权人物亲近之意,而是在李烈就坐之后开口直奔主题。

    “好教学士得知,自学士去往别处之后,卑职安排人手全力侦缉,最终圈出数名嫌疑极大者。目下虽无确凿证据证明其便是主使者,但只要施以其他手段,定能顺藤摸瓜揪出真凶,还罹难者一个公道!”

    对于卢象升生受了自己的大礼,李烈心中并未介意,反而认为这是理所应当。如果卢象升刻意表现出平易近人,抑或是想主动与自己交好的姿态,李烈反倒是会轻视与他。

    厂卫中人虽然大多读书甚少,但这些人最崇拜的却是历朝历代那些忠臣义士,东厂大堂内悬挂的便是岳飞岳武穆的大幅画像,而卢象升历年来的行举,在厂卫中已经博得了大明岳飞的美誉,成为了绝大部分厂卫将校心目中的大英雄。

    “亲军欲用何手段?本官先前曾数次向圣上建言,请求圣上力禁厂卫无故动用刑讯手段,以防良善酷刑之下屈打成招。

    目下虽不知圣上有无专门就此下过谕旨,但此次南下松江府,本官忝为钦差,自是不允有此恶行生发眼前。

    若是李镇抚使所言之手段包括此等行举,那本官绝不会应允!”

    听到李烈说起手段这个字眼,卢象升双眉一皱,面上的神情顿时变得不悦起来。

    有感于厂卫权势越来越大。并且渐有凌驾于朝廷之上的趋势,卢象升曾经连续向朱由检建言,列举大明百余年来权阉之祸,恳请朱由检务必采取措施节制厂卫,以防出现宦官误国的状况。

    “回大学士,您可能是对亲军有所误会。我等虽说掌侦缉天下不法之权,但亲军本身也是有一定之规,并不会滥权祸乱天下,那样既会有伤天家名声,也会给自家埋下祸患。

    卑职数日来研判各种消息,最终确定了嫌疑之人,于是便前来拜访学士,只是想给学士通报一番,随后便是例常公务了。

    至于学士所言之良善吗,呵呵,在亲军眼中,彼辈藐视天家日久,心目当中早无大明,日常行举皆以私利为首。

    对于此等人来讲,他们可以肆意巧取豪夺、任意妄为、鱼肉乡间,但是对他人却摆出一副道貌岸然正人君子之做派。不管是天家还是朝廷,只要稍微触及其利益所在,彼辈便会借民意汹汹之名要挟朝廷,甚至不惜杀官抗法,所为无非就是保其永享富贵荣华!

    对于这等无视大明之辈,只有施以强硬,方能使其知晓,天家之威不容丝毫侵犯!此亦是我亲军最根本之职责所在!”

    李烈虽然敬重卢象升的人品,但这不代表他会听从卢象升的吩咐。

    在亲军上下的心目中,天家才是他们的根本,他人只要敢于对抗皇室,那全都是该死之辈。

    在前端时间梁琦贪赃枉法一案爆发后,朱由检也觉察到了锦衣卫内部有人私心过重,行事时渐有不把皇家放在首位的趋势,于是便接着这个机会在锦衣卫中展开了一场大清洗,以此警告亲军将校,不得以公权揽私利。

    经过新任都指使李若链的大力整风,再加上朱由检加强了南镇抚司的权利,严令北镇抚司不得以有疑为名滥施酷刑,必须在有确凿的证据下才可以动手拿人。

    经过这次整顿之后,锦衣卫各种军纪也被执行的更为严格,加上皇帝的最新指示,在这节骨眼上谁也不敢再如从前一样任意行事,所以这也是李烈到现在为止没有下令动手抓人的原因。

    要不然搁在以前的话,只要被厂卫怀疑上的人,不管有无证据,先抓起来再说,各种刑具一摆弄,就算铁打的汉子也撑不住,到时候让你说什么你就得说什么。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嘉靖年间兵部武库司员外郎杨继盛那种铁骨。

    当年杨继盛因为上本弹劾当朝首辅严嵩,并且隐讽嘉靖皇帝,结果被锦衣卫逮入诏狱后遭受了酷刑。杨继盛下肢被打烂,自己摔碎了喝水用的粗瓷碗,拿着碎瓷片亲手把似断还连的部位割断,令诏狱的狱卒既惊又佩,最后奏报上司请了郎中进狱中为其疗伤。

    李烈的一番言辞让卢象升默然不语。

    其实从内心来讲,卢象升对江南官绅集团并无好感,尤其是刚才听到松江府诸官可能事涉袭官一案后,这种恶感更是进一步加深。

    “既然如此,本官也无话可说,但本官希望此案勿要牵连过多,更不要伤及无辜。但若有证据证明有人事涉其中,那不管其身居何职,全部都要依法惩治!”

    卢象升沉默半晌后缓缓开口说道。

    “请学士宽心,亲军绝不枉纵一名反贼,也绝不冤枉一名良善,学士只需安心在此静候,不过数日,此案便会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