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六百零四章 孔家与反贼有过勾连?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尔等竟敢公然行凶,无故杀伤众多遵纪守法之黎庶,此等行径实是骇人听闻!几与逆贼仿佛!

    尔等眼中还有王法吗?

    还有公理吗?

    既是天子亲军,更当处处维护天家仁仁之声誉,而非行此恶行以给天家添耻,致使天家因尔等而蒙羞!

    天理昭昭,尔等就不怕天下愤然不成?!

    来人!去县衙报官!”

    孔兴燮强忍着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带给他的不适,踩着正在被掌柜伙计用水桶冲刷的血水,步伐坚定地来到刘进面前数步之外,目视一副毫不在意模样地对方,负手怒斥道。

    在他的身后,是被他匆忙召集而来的十几名族中身份尊贵的长者耆老。

    这些人平时习惯了养尊处优,乍一见到如此血腥恐怖的场面,一个个或者面色惨白,或者脚步虚浮,有几人被强烈的血腥味一冲,胸腹之间顿时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紧走几步来到街边,蹲下身子狂吐起来。

    “你便是孔兴燮?”

    刘进斜眼打量了着站在面前的这名衣着华贵的中年人,语气淡然的开口问道,仿佛孔兴燮刚才的怒斥是在冲着别人一样。

    “吾正是孔兴燮!尔是何人?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与天下士林作对!就不怕天下舆情汹汹吗?!”

    面对一副有恃无恐姿态的刘进,孔兴燮心头怒火更盛。目中的滔天恨意直欲化作利刃,将眼前这个狗贼碎尸万段。

    与此同时,一股没来由的恐慌之意也开始在脑海中蔓延开来。

    锦衣卫的所作所为代表的是天子的意志,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锦衣卫突然来到曲阜,并且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开杀戒,并且杀伤的是衍圣公府中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寓意?

    “呵呵,某便是锦衣亲军兖州千户所千户刘进是也!

    某今日带人前来孔府是为执行公务,没想到此间竟有人狗胆包天,出口辱及天家,此等逆行实为取死之道!

    某在此奉劝诸位一句,日月光照之处,便为大明之土,倘有不服王化者,杀无赦!”

    刘进逼视着孔兴燮的双眸,从那股无尽的恨意当中捕捉到了一丝惶急的味道,这让他的心志更加笃定起来。

    杀人立威只是他的临时起意,并不在他与庄元洲的谋划之中。事发之后刘进也有些许的后悔之意,生怕如此会激起孔家公愤,破坏逼迫孔家就范的整体计划。

    但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

    对面这位一直谋求承袭爵位的准衍圣公,并不是那种杀伐果断的枭雄,只要按照定好的策略进行,达成目的应该没有问题。

    “哼!此事孔某定会上表朝廷,广邀天下正义之士群起呐喊,力请朝廷还我孔家一个公道!”

    承平两百年来,孔家在整个山东可谓是作威作福,就算前几年流贼肆虐,但也没有丝毫波及到兖州府。

    从未见过刀兵之祸的孔兴燮,已经被眼前血流遍地、尸首横陈的场面给吓得不轻,刚才的一番呵斥也只不过是基于心头的尊严和义愤,当看到对面雪亮的长刀、乌黑的铳口,以及一众如狼似虎的校尉们面上流露出的跃跃欲试的神情后,他彻底害怕了。

    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

    自己身份尊贵,何必去跟一群凶神恶煞一般见识,别再因为一时口快招来杀身之祸,真要那样的话,所有的荣华富贵便如同烟云一样彻底消散了。

    “成!孔员外尽管上书便可!某要好心告诉孔员外一句,亲军直属天家,上书朝廷怕是无用,孔员外最好直接将此事上奏天子才可!呵呵呵呵!”

    刘进语带嘲讽的揶揄了孔兴燮一句,看着对方的面色越发难看,心中顿觉畅快无比。

    “闲话说完了,该办正事了!

    孔员外,某日前接获情报,前番襄阳府亲军千户所通传,说是自安康县逮获巨贼老回回,随后对其展开询问。

    据其交代,数年前流贼势大之时,曾与孔家有过书信往来,孔家曾暗中资助闯逆、献逆所部钱粮兵甲无数。

    李都堂得报后即刻下令某带人前来孔府搜寻相关证据,务求还圣人之后一个清白,不使天下人为之哗然。

    孔员外,你觉如何?

    还是请诸位退到一旁,让亲军还孔家一个公道吧?

    呵呵!”

    刘进皮笑肉不笑地把今天来到孔府的目的讲了出来,孔兴燮以及孔府的耆老们闻言顿时面如土色。

    其实刘进前半段说的的确是事实,襄阳的锦衣卫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的确是抓住了隐姓埋名隐居在安康县一个小山村的老回回,但是,老回回根本没有供述什么与孔府勾连之事。

    “这纯属构陷!我孔家乃圣人之后,世代耕读传家,怎会交通反贼!”

    “苍天呐!尔等莫不是恶魔降世,竟会平白想出如此无耻之词,尔等究竟要将孔家置于何地啊!”

    “前宋有岳武穆莫须有之罪名,大明难道也有秦桧这般恶贼不成!此事就算说与天下人知,也绝不会有人相信!”

    孔家的耆老们从震怖中清醒过来后,一个个呼天抢地的哭骂起来,惹得正在被迫清理现场的一种商铺掌柜伙计偷偷打眼看来。

    “呵呵呵呵!没想到,有人为了对付我孔家,居然真的是不择手段!先贤若是再世,怕也会被气死当场!

    杀人诛心!此言委实至理也!

    借问这位千户,到底是何人想要对付孔家?何仇何恨要行此拙劣之手段?

    勾通反贼?此罪名何其荒谬也!

    想我至圣先师为世人所尊崇,至今已历千百余载,其后人无论经营何业,俱是清白面目示人,千百年来,孔家嫡系从未出一名不肖子孙!正因如此,孔府才为世人敬仰!

    没想到,煌煌之大明,确有此等凭空而出之丑闻强加与我孔家,这是要将圣人之后彻底诛除不成?!”

    孔兴燮满脸的悲愤之情,心中却是冰凉一片。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为何自两年前其父溺亡之后,衍圣公位为何一直不曾得以册封,原来皇帝这是要灭了孔家啊!

    可是令孔兴燮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孔家到底是哪里得罪了这位阴狠的皇帝,自大明创建至今,孔家从没有做过违逆皇帝意志之事啊,可今上为何要下如此狠手呢?

    “孔员外言过了。

    只要员外所作所为让人满意,那这个世上还能有谁会动的了你们孔家呢?

    若是员外明世事、通情理,别说孔家无罪,说不定衍圣公之位也能得以承袭呢!

    当务之急,便是看看有无确凿之证据证明此事,若是没有,那便万事大吉了!

    来人,入府搜捡!

    莫要违纪!否则老子一刀剁下他的首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