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六百零八章 又发财了
    就在曲阜孔家以及各地藩王府的消息还没传到京师的时候,来自松江府卢象升和锦衣卫的奏报率先抵达宫中。

    又发财了,并且这回是发大财了!

    朱由检手中拿着的是厚厚的一本册页,上面详细地列明了锦衣卫此次南下的收获。

    自打穿越过来后,朱由检先是在崇祯八年抄了诚意伯府和八大晋商,后面陆陆续续又抄了两淮盐转运使司、几名勋贵,以及不少中下级官员的家,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有五六百万银子,资产更是不计其数。

    这些巨额财富有力地支撑了几年来朱由检部署的各种策略和计划,使得大明这驾马车得以顺利地从泥潭中摆脱出来,并走上了宽阔平坦的大道。

    现在随着四海商行和盐利每年带来的巨额利润,朱由检本以为自己对财富已经麻木了,但现在手上这份惊人地数据却刷新了他的心理预期和认知,让他一再验看着最后的总数目,生怕是自己视觉上出现了幻视。

    此次锦衣卫共抄得现银一千二百余万两,金二十四万两,大小船只六百余艘,田地十四万余亩,其中七成桑棉田,三成粮田。

    除了这些朱由检最看重的物资之外,其余分散在江南和京城的商铺更是有两百余间之多。

    而那些古玩字画、金银首饰、西洋珍品等等更是无法计数,需要经过鉴别并变现后才能得出一个准确的数字。

    此次锦衣卫供查获涉袭官案案犯四十余家,其中主犯为顾吕周徐四家,从犯主要是松江府及下辖华亭县、上海县、青浦县、奉贤县、娄县、金山县、南汇县等县府衙门中人,而松江府主官佐贰等人全部牵连与内。

    锦衣卫从松江府知府谢汝运湖州老家抄得金银共计八万余两,古玩字画上百件,名下店铺四间,家中田地一万多亩也被充公。

    松江府通判黄盛举家中抄得现银六万两,名下店铺六间,田地一万亩。

    松江府推官耿元仁家中抄得现银三万余两,名下店铺五间,田地八千余亩。

    同知松江府的孙建仁因半年前丁忧归家守制,侥幸地逃过了这一劫。

    松江府按察使司分司按察使、副使、佥事均涉案,家产抄没,共得银七万两,田地合计两万余亩。

    除了上述主要官员以外,松江府衙门中的各级吏目书办,但凡手中掌握实权的都接受过四大海商的年节之礼,故此,锦衣卫将其判定为从犯,并将这些涉案人员逮获抄家,所得银两共计六万余两,商铺三十余间,田地一万多亩。

    而松江府下辖各县主官佐贰虽然对袭官案并不知情,但平时也是全部接受过四大海商的四时之礼,为此,同样被锦衣卫列入了无差别打击目标,最后落得人财两空,家产充公的下场。

    朱由检足足花费了半个时辰,才将此次案件所涉详细浏览一遍,随后他放下厚厚地奏报,站起身来走下御阶,负手在乾清宫的大殿中一边踱步一边思考着如何处理此事。

    在数日前与温体仁商谈过士绅一体纳粮的策略后,温体仁便在朱由检的授意下,把这项前无古人的宏大计划有意无意地泄露了出去,想借此来试探京官们的反应和态度,随后再根据反馈回来的信息作出相应的部署。

    不出朱由检意料的是,风声传出去之后,顿时在京师中引发了巨大震动。

    绝大部分家中田地超过规定之数的官员和有功名的读书人都对此表示出了反对之意,几乎所有相关人员都在或公开或私下大肆讨论此事,言词中对朱由检不满之意甚浓。

    更有不少国子监中的举子在茶楼酒肆中公开宣扬,准备集体上书请愿,坚决阻止这一举措的发布和实施,并且对朱由检语出不敬之言,甚至拿他与桀纣这种千古昏君相提并论,就差直接开口大骂了。

    就在这群情汹涌之际,东厂和锦衣卫闻讯后出动了大批官校,对在公开场合叫嚣不止的举人们进行了抓捕,锦衣卫在各衙门的坐班校尉也对官吏进行了严厉斥责,于是乎,这场风波才在短时间内迅速平息下来。

    但朱由检心里清楚,现在的平静只是表面上的,其实水下还是暗流涌动,只不过因为惧怕厂卫的凶狠,相关人等在观望风向罢了。

    毕竟这件事现在只是传言,到现在也没有具体的方案被公之于众,所以事涉其中的官员士绅都采取了暂时隐忍的姿态,若真是自己强行出台这个计划,指不定这帮人闹出什么动静来呢。

    随后几天时间里,有关这项改革的题本奏本堆满了朱由检的案头,好奇之下他随便翻阅了几本,里面的内容果然全都是反对这条传闻中的举措的,但令朱由检感到有些欣慰的是,这些题奏用词都比较温和,基本以委婉的规劝为主,并没有原先那种言辞激烈、呼天抢地,大有一言不合就要以死相抗的本子出现。

    朱由检明白,这主要得益于自己现在的威望日隆,并且大幅提升了官吏们待遇的缘故。

    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就是这么个道理。

    要是自己刚穿越过来根基不稳的情况下就急急忙忙搞这个,说不定过几天自己就莫名其妙的从大明消失了。

    从官员们的态度上,朱由检迅速得出了一个结论:只要操作得当,这件事可行。

    从上本官员的品级来看,基本是以七品到三品的官员为主,二品以上的大员几乎没有,阁臣更是一个也无。

    高官重臣们没有上本反对此事,并不代表他们心里就赞同,但这起码让朱由检有了可操作的空间和转圜的余地。

    朱由检对于外界的反对声浪采取了沉默以对的方式,既不承认也没否认。

    而被锦衣卫抓进去的数十名国子监举子,在得到吩咐后,也并没有按照惯例给这些吓破了胆子的书生上规矩,只是把他们关进牢中便不闻不问,留下这群后悔不迭的文人们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

    在得到了这注出乎意外的大财后,朱由检的底气变得更足,他准备借助于此来实施他的士绅一体纳粮大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