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崇祯八年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干股与分红
    朱由检的话让众臣顿时哭笑不得,一家人长舒一口气之后纷纷落座后伸长脖子静等,看看皇帝接下来拿出的方案是不是符合自己的利益。

    “朕适才还未讲完。

    此次除却银钱以外,尚有比之更为紧要之事物。

    海贸巨利这是众所周知之事,此次亲军从涉案海商中,缴获大小船只六百余艘,各种商号店铺也有数百间,其余古董字画、房屋宅邸不计其数,田地也有百万亩之多。”

    听到这里,众臣除了暗自大致估算一下这些物品的价值外,心里也是纷纷嘀咕:这些林林总总加起来也得值几百万两,最后还不是都落到你那个四海商行名下,与我等有何干系,我们只要银子。

    “朕适才想过,如若将赃物房产变现,再拿出部分赏赐诸卿及其余官员,此等行举容易惹人诟病,或为世人认为这是在分赃,那样便会有辱朕及诸卿之名声。

    是以,朕决意,这些财货变现后作为慈善基金,用于扶危助困之用。至于此部分善款平时如何管理,朕还未考虑好。”

    朱由检说到慈善基金,众臣顿时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温体仁遂起身施礼奏道:“启奏圣上,慈善一词,臣等皆知其意,但基金一词臣闻所未闻,还请圣上予以讲说明晰。”

    “基金一词是朕临时想出来的,大致就是以此部分钱财为基础,之后拿出相应部分用于经商获利,以此来增厚财富,不使其源头枯竭之意。

    此事等朕想清楚再说与诸卿听闻吧,接下来还是回到卿等最为关心之问题。

    朕有意以此次所获之商船店铺为基,由四海商行抽调相应人手接管,新立一所商行,取名为汇通商行,专门经营海贸相关事务。

    汇通商行每岁获利以三成作为流动资金,用来采买商品、购买商船以扩大船队规模等等,剩余七成为从五品以上官员及勋戚分润,內帑、太仓均不参与其中,诸卿以为如何?”

    这就是朱由检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给中低层官吏加俸禄,然后成立商行,把从五品以上的高官和勋戚勋贵们拉进来,形成一个新的利益集团,以此来实现自己的改革目标。

    朱由检粗略计算过,四姓海商每家数百万资产虽然并不是单靠海贸获取,但至少七成是通过海贸赚来的。

    从四海商行名下十几艘海船几年来上缴的利润来分析,如果经营得当,航海中没有遭遇气候、海盗等意外因素,那四姓海商留下来的这些船只、人员、工坊、分销渠道等等,每年大约可以赚取大约一百万到一百五十万两银子的利润。

    这一百万多两是扣除了税费、人工等各项开支的纯利润,在留下其中三成作为流动资金后,剩余的大约七十到一百万两就由这些高官勋贵们按品级分掉了。

    据朱由检所知,现在大明从五品以上的官员加起来也不过七百余人,若按人头平均计算的话,每人每年大约能有千把两银子的额外收入。

    而如果再加上人数不多的勋戚勋贵参与进来,按照相应职级进行分配的话,那么最低级的从五品官员,每年也会至少能多到手四百两,这几乎等于他们一年的俸禄了。

    如果后续商行经营的红火,良性循环之下,那商行每年的利润也会越来越高,官员们能拿到手的也会越多,这种持久的分红将会让官员们更坚定的站在自己这一边。

    看到众臣都陷入思考状态,半天没有回应自己后,朱由检索性把新商行每年大致能带来的利润给众臣讲说一番,众臣听明白之后一个个顿时喜上眉梢。

    这个法子妙啊!

    这种细水长流的分润,可比一次性的赏赐来的更加踏实,并且数额也是相当可喜。

    其实朱由检这种做法,相当于把朝廷变成后世的股份制公司了,中低级员工拿高薪,高管们除了薪水还有每年入股的分红,不同的是,大明这些高管们没有自掏腰包入股,他们的股份全是干股。

    “启奏圣上,不知此等分润持续到何时?”

    温体仁先是心里一阵高兴,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今年已经六十七岁了,孙传庭等人都是年方四旬、年富力强的时候,这是摆明了准备接自己班的。

    自己顶多在首辅位子上再做三到五年,然后就应该致仕了,那致仕之后,这笔大财还能有吗?

    “原则上,此笔款项在职时才有,不然的话,等到致仕高官越来越多,那在职位上为国效力地官员分到的就会相应减少,这样肯定是不公允的。”

    朱由检笑着开口回道。

    温体仁一听此话,满是期待的眼神迅速暗淡下来,脸上写满了失落之意。

    随后他心里开始考虑,在制订分润章程时,如何让自己能拿到的更多一些。

    反正致仕后就没了,那不如定章程的时候向阁臣们大大倾斜一下,这样自己这几年也能多拿一些。

    “不过,朕以为,若是其中对社稷黎庶有突出贡献者,致仕后可以在领取十年!

    首辅执掌朝政多年,尽职尽责、勤勉本分,对朕忠诚无比,朕以为,首辅便称得上有突出贡献者!”

    温体仁的少有的失落之意被朱由检看在眼中,看到老温坐下后手捋胡须开始沉思,朱由检笑着把自己的半截话讲了出来。

    “能得圣上如此评价,老臣死而无憾矣!

    老臣今后定当为国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朱由检的一番话讲完,正在老神在在捻着胡须想着法子的温体仁顿时一怔,手指用力间拽下了一根花白的胡须,心情激荡之下已不觉疼痛的他腾地一下站起身来,来不及整理一下衣帽,随即一揖倒地,拱手向朱由检道谢,其余众臣都是一脸艳羡的看向了他。

    众臣都知道温体仁受宠,但竟然没想到皇帝会当众给与他如此高的评价,这让其他人正是既羡又妒,恨不得把老温拽到一旁换上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