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一章:空尘子大仙与驴
    大雪纷飞,天尽头的一切都染成雪白。

    姥山白茫茫的群山峰岭之间,随着蜿蜒小道盘桓上山,一座道观坐落在半山腰之上,名为云天观。

    云天观看上去有些年头了,但是庙内道士应该有些窘况,道观年久失修,在寒风之中八面漏风,大殿院前松树下有着一座香炉,许久也没有再燃起过香火,更彰显着观内的道士许久未曾给殿内道尊上过香火,懒散至极。

    偏房静室内搭造水平不怎么样的炕头上,一小道士裹着被子盘坐着,一只手探出来抓着一本道经,口中默念有词。

    “降服心猿意马!”

    “斩断凡尘俗念!”

    “静颂黄庭!”

    “辟谷求仙!”

    “咕!”一道绵长的声音从被子里散发而出。腹中空空,饥饿难耐,哪怕口上逞强,身体还是十分诚实的。

    高羡瘪了瘪嘴巴,将道经仍在了一边,紧紧裹了裹被子。

    “哗哐!”

    这个时候一阵寒风吹过,干草堵上的窗户又漏风了,吹得高羡后脖子发凉,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道士名叫高羡,看上去不过十五六,神异的是其眉间有一道痕,一见就让人感觉不凡。

    高羡这眉心道痕,可感应天地之间特殊之物,将其敕封一位护法神灵。

    这神灵受高羡所敕封,便打上了高羡的印记,逃脱不了高羡的操控。

    不过高羡寻遍整个姥山,也只敕封了两座护法神,冬季降临,高羡畏寒畏冷,便躲在观里,以待开春。

    惫懒的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出门高羡立刻弯腰抱手蜷缩成一团迈着小步子走进了灶房。

    灶房内空荡荡的,屯的干菜咸肉早就被横扫一空,只剩下一排排挂着的绳子和空荡荡的罐子。

    揭开缸盖一看,葫芦瓜做的瓢斜在缸内,一无所有,高羡脸色一下子变了:“什么?苞米面也吃完了。”

    高羡支起窗户,看向了隔壁草棚内,可以看到里面拴着的一头黑得油光发亮的驴子。

    听见声响,驴子一下子跳了起来,惊恐的看向了高羡,刚好对上他那双饥渴的目光。

    顿时就看见这驴子像人一样的踮起了腿,整个驴都开始瑟瑟发抖。

    高羡第一个敕封的便是这驴护法,也是灵智最高的一位护法神,甚至还能够开口能言,生性狡诈,和另一位死物化为的护法神不能相比。

    不过从高羡的目光看来,它已经命不久矣。

    驴棚内,高羡的手拂过驴子油光滑亮的皮毛,都可以感觉到驴子的惶恐不安,两只鼻孔都冒出了白气,发出奇怪的呜咽声。

    “都这么肥了,平日里没少吃啊!我说方圆几里怎么草皮都没有了。”

    高羡脸色顿时一变,一声怒斥:“呔,你这妖孽,如此破坏天地循环,贫道岂能容你。”

    “今日贫道就除魔卫道,替老天爷收了你。”

    看着这肥的流油的驴子,高羡心想把它宰了,做成腌肉熬一熬,说不定能够熬过这个寒冬。

    驴子前蹄一下子跪下了,竟然开口说起了人话:“空尘子大仙,草皮没有了是因为天寒地冻,不是小驴的错啊!您老人家请饶了小驴一命吧!”

    空尘子这个道号是云天观上一任观主为他取的,老道士出身名门世家,一生苦心修道,踏遍九州山川大河,虽然见得一些怪异之事,妖异之士,但也只是仅此而已,看来这世间大概没有哪真正的修仙得道之人。

    最后老道坐化之时,最后留下一句。

    “寻道数十载,最后不过是红尘到头一场空,你以后道号便叫空尘吧,也不要再学我,去寻求那虚无缥缈的仙缘。”

    “山上清苦寂寞,若是守不住,便下山还俗,娶妻生子去罢!”

    便撒手而去。

    小道士哭的稀里哗啦,醒来之后被一来自天外的灵魂占据了身体,才有了后来的高羡。

    高羡叹了口气,坐在干草上和驴子讲道理。

    “驴子啊!驴子!贫道也不想吃你啊!”

    “可惜观内柴尽粮绝,饥寒交迫,你我迟早得一起饿死,与其一起饿死不如就死你一个,你也是功德无量啊。”

    驴子连忙说道:“大仙!您就算吃了我也支撑不了多久,还不如留着我,小驴可以做个代步的坐骑,衬托出大仙的仙风道骨。”

    “山下巩州城富庶,何不下山走一走。”

    空尘子高羡觉得有理,虽然天实在太冷,但是山上确实熬不下去了,高羡窝冬的计划看起来行不太通。

    “也是,苦心修道一载,是时候下山斩妖除魔,匡扶正道了。”

    “愿为大仙驱使。”

    下山的决定很仓促,但是成行很快,因为实在是一穷二白。

    高羡不过收拾了几件破袍子,三两本道经,最后将供在三清道尊前的几块干粮一扫而空,便可以出发了。

    抓起放在床头边的一柄短刃,流光映面,高羡抽剑出鞘,锋刃光滑映出高羡那张还有着少年加成的干净脸庞,一缕道痕隐隐透出一股出尘之意。

    神剑轻鸣,自行而动,盘绕在高羡的身旁,宛若游龙。

    这便是青龙护法,由一把青龙剑点化而成,只是灵智和驴护法没得比,只能传递出一些简单的情绪。

    但是随着护法自身修行,灵智和自身神通都在不断增长,想来有朝一日能够超出高羡想像。

    “昨夜天现异象,贫道掐指一算,将有妖魔出世,当下山拯救黎民众生。”

    “青龙护法,是该你名扬天下的时候到了。”

    当然,除魔卫道之时,收上一笔修缮道观,替道尊塑金身的香火钱,也是很有必要的嘛。

    高羡将青龙剑收入袖中,从外面根本看不出里面暗藏杀机。

    “驴护法大将军何在?”高羡一声高喝。

    “驴将军在此。”驴子一溜烟的从后面跑了出来,匍匐在高羡面前。

    天下起了雪,高羡抓起了蓑衣披在身上,锁上观门,骑上驴子就下山而去。

    大雪之中,蓑衣道人骑驴高唱。

    “若一蓑烟雨任平生。”

    “道是也无晴也无风。”

    “……”

    天地间白皑皑一片,落雪翩飞之下,形成一幅空尘子大仙骑驴下山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