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二章:绝世剑客
    大雪积深,道路难行。

    冰天雪地之中留下一排深深的脚印,从远方一直蔓延而来。

    高羡骑着驴子翻过山头,路过一片枯林,突然止住脚步。

    因为前面一堆木头阻住去路,看上去应该是用来阻挡马或者马车闯过。

    但是既然出现了这个东西,就代表着有人故意设立在这里,等着劫掠过路商队或者行人。

    果然,从密林两侧呜嗷嗷的冲出了五六个人,将高羡团团围住。

    领头的是一壮汉,拿的是一把大刀,其他人手中有的拿刀剑,有的是斧子、锤子。

    这显然是一伙惯匪,并不是普通流民,刀剑对于普通人家来说,也是价值不菲的财富。

    在这帮强盗的眼中,高羡就好像吓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不动,打量着他们。

    “还是个细皮嫩肉的驴鼻子臭道士,不过看这穷酸样,估计也没有什么油水。”

    领头壮汉披着有些脱毛的大氅,走进看了看高羡的模样,嫌弃的摆了摆头。

    “长成这样,细皮嫩肉的,也挺值钱的啊,城里那帮老爷最好这口了。”

    身旁一个矮猴一样的强人奉承者他的首领。

    “哈哈哈哈,没错,这模样,也能卖些银子吧!”领头壮汉大笑道。

    “驴不错,膘肥肉壮,做驴肉火烧肯定好吃。”这人上来就抓向高羡的驴,想要将他推翻在地,却没有看到那驴子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高羡也在打量着这帮强人,看看这些家伙兜里有没有钱,是肥羊还是穷鬼,动手的结果是仅仅除魔卫道还是附带劫富济贫。

    然而还没等高羡动手,这个时候从身后的山道之上再次走出了一人。

    其一出现就打破了局面,让这帮强人的目光迅速从高羡的身上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因为高羡只是一个穷酸小道士,除了一匹驴外身无长物,而对方人高马大,还背着一把剑。

    那是一把华丽的宝剑,从剑柄看上去,就知道价值不菲。

    剑客穿着青衣,带着斗笠,看不到样貌。

    他走的很快,却显得很稳,没有匆忙的感觉。却迎面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一股浓烈的肃杀之气从起身上发出,笼罩在阻挡在他前方的所有人身上。

    “站住!”

    “我叫你站住!”

    “你听见没有。”

    强盗们纷纷怒吼,想要通过人多和气势压制住对方,但是对方行走的步伐没有任何改变。

    这些人立刻结成阵式严阵以待,每个人的脸看上去有些凝重。

    哪怕对方只有一人,这六人的惯匪强人已然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

    剑客靠近了,首先承受不住的便是这些拦路劫道的强人。

    他们感觉到了无视和羞辱,也准备先发制人。

    “啊!”

    强人团队的领头壮汉带着人冲了上去,身后的同伙一个个嗷嗷大叫的跟随,仿佛只要喊得大声一些,战斗力就能够随之变强一般。

    “磬~”

    剑出鞘了。

    甚至大多数人都没有看到那把剑是如何出鞘的,只听到了出鞘的声音,然后冲在最前面的三个人被一剑抹喉,跪倒在地。

    踏步,挥剑。

    刺,一剑穿心。

    抹,一剑封喉。

    最后一个转身回马,利刃直接从背后将那强人头领的胸膛贯穿,雪白的剑尖从胸口冒出。

    收剑,倒地。

    壮汉抽搐了几下,便没有了气息。他杀人很潇洒,很美。

    完全感觉不道是在杀人,更像是在雪中漫步,卷上挥毫。杀六人,只用了五剑,都是用最直接最简易且充满想象力的剑招取走了对方的性命。

    招招致命,而流出的血却不多,充满了艺术感。更重要的是他杀完人之后,一言不发,拭剑收鞘。

    然后正了正斗笠,从高羡的身旁走过,潇洒远去。

    一言不发而来,一言不发杀人,一言不发离去。

    就好像是在旅途之上弹了弹斗笠之上的灰尘,杀人也不过是呼吸一般容易的事情。

    实在是太装逼了,一个绝世剑客的高大形象一下子就立了起来。

    高羡很羡慕。

    云天观上代观主本身练过武功,留下一门呼吸吐纳之法和锻体之术,没有内力这种东西,但锻炼到极致,也有超出常人之能,顶级武者有百人敌的能力,也是这世上武道宗门兴盛的原因。

    但是上代观主却没有剑客这般将身体和剑术锻炼到极致的感觉,甚至让人感觉到,这人的剑道已经有了几分和意志气势相融的味道,已经脱出了单纯锻炼身体和练剑的境界。

    不过高羡没想到的是,那青衣剑客走得很急,回来得却更急。

    夕阳西下,高羡背对着落山的大日骄阳迈步前行,看着远处那之前匆匆离去的青衣剑客突然飞奔而回。

    脚踏流星,在大雪之中踏雪而飞。而且其看上去仓皇不已,浑身是伤,一条左臂向下垂着,看上去被什么东西咬的不轻,没有半分之前的高人形象,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追得他气喘吁吁,亡命奔逃。

    对方看见高羡以后,立刻高喊道。“快跑,后面有狼妖。”

    “呜~”

    一群狼从远处林中冲了出来,冰天雪地之中雪花翻滚,有种千军万马的势态。

    虽然青衣剑客跑的很快,但是那冲在最前头的头狼跑的更快,眨眼间便已经如同一道闪电一般,追上了青衣剑客。

    青衣剑客没有办法,只能回头。

    “杀!”

    一剑出鞘,一股孤冷、绝望的杀意从其剑上渗透出来,寻常人碰上这一剑,恐怕连动弹都不能动弹,只能引颈受戮。

    但那头狼身长近丈,狡诈若狐,确实有些过了头。

    在寻常人看来,的确能够称得上是妖异了,不过在高羡看来,不能开口说话,不能化形,叫什么妖怪?

    此刻面对剑客,这凶狼竟然凶狠狡猾至极的硬顶着这一剑,以伤换伤张开血盆大口咬向青衣剑客。

    但是还没等剑客刺中其要害,头狼双眼绽放出绿光,摄住了剑客心神。

    剑客瞳孔瞬间呆滞,等回过神来那狼吻已经贴在了脖颈之上,心中一瞬间千回百转,自认必死。

    他感觉有些可惜,自己千里迢迢赴约而来,却没有想到就这般死在了巩州城外的荒郊野岭之中。

    没有轰轰烈烈,没有天下闻名,见证的只有一个小道士,而且很快也会随同自己一同葬身狼腹。

    一阵狂风却从青衣剑客身畔擦过,撩起片片雪花,长两米多的狼躯从半空一瞬间定格在半空之中。

    一股如同大妖的气势从一头驴身上散发出来,死死的看着那狼群,群狼和剑客明明睁着眼,却一动不能动。

    踏~踏~踏~踏~”

    驴子迈过雪地的蹄声响起。

    然后抬起驴蹄子,一脚下去,携带万钧之力,将凶残的饿狼如同一块破布一样踹了出去。

    生生踹死了头狼,散去气势,剑客和群狼才感觉意识一点点归位。

    青衣剑客呆立雪中,看着前面的狼尸,狼群也同时为之止步,一个个呜咽着往后退,然后狂奔而逃。

    山间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而道士骑在驴背上,从青衣剑客的身旁走过,迎着夕阳走上山岗。

    青衣剑客看着高羡哑口无言,眼中充斥着震撼和惊讶。

    甚至擦肩而过的那一刻,高羡能够从青衣剑客的身上,感受到他内心处深深的尴尬。

    道人屹立于群狼尸体中央,沐浴着夕阳,身后响起了毕恭毕敬的询问声。

    “在下吕沧海,仙长可否告知姓名?”

    “姥山云天观。”

    “空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