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四章:巩州城
    巩州城是方圆千里最大的城池,也是高羡下山的第一站。

    即使冬日里也显得热闹不已,沿路主干大道之上商队人马络绎不绝,高羡和吕沧海两人朝着巩州城的南门而去。

    “先生此去巩州有何事?”还是高羡第一个开口,要不然吕沧海就如同一个闷葫芦一样,全程一言不发。

    “杀该杀之人,平不平之事。”吕沧海背着斗笠和剑,骑在一匹劣马上,仿佛依旧沉浸在昨日那一剑里。

    “仙长呢?”沉默了一会,吕沧海反问。

    “除魔卫道,拯救苍生。”高羡倒靠在驴子上,翻着一本道经回答。

    然后又是良久的沉默。

    陵水自巩州侧畔流淌而出,沿河两岸堤坝种植着杨柳,若是春夏,这沿河两畔肯定有不少踏青寻友的士子和大家闺秀,画舫楼船航行于落水之上,充满了诗情画意。

    不过此刻只有冰天雪地,满目行人冻的瑟瑟发抖,佝偻着身子。

    穿过城门,街头店铺客满人流络绎不绝,走卒小贩如同流水一般从两人身旁穿过,两人拱手告别。

    告别之时,吕沧海却将一副长卷递给了高羡。

    “此卷是昔日所得的一副道尊神图,出自道门祖庭昆仑,据说藏着一些隐秘,西边蜀国的天子曾经四处搜寻此物,但是我觉得只有阁下这等道门神仙一样的人物才配得上此图。”

    看得出,吕沧海是一个高傲的人,也不愿意欠人人情。

    不论是高羡昨日救了他一命,还是那一剑对于他的启发,都算在了这幅连蜀国皇帝都想要得到的道尊图之中。

    高羡也没有矫情,收了吕沧海的赠礼。

    吕沧海带上斗笠,整理长衫:“我自练剑开始,就警示自身,告诫天地之大,强者辈出。”

    “但是不知不觉,我早已迷失在了那天下第三剑的虚名之中,昨日若不是阁下搭救,恐怕已经死在那妖狼之手,接下来我将依旧会仗剑而行,磨练剑术。”

    “就此别过。”

    二人也没有说什么来日再见的话,更没有互留地址。

    拱手相别,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大道两边离去。

    茫茫人海之中相遇是缘,能不能再见也全看缘分。

    莫问前路。

    高羡很喜欢这种感觉,好像他心目中的江湖,就应该是这样。

    入了城,憋了一路的驴子终于找到机会开口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地方狂饮大吃一顿。

    从哪山匪身上搜刮的银子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也不用再啃干粮了。

    高羡坐在驴子上摇摇晃晃,基本不看路,反正驴子有自动导航,也不怕走错,到了地方还会有铃声提醒。

    “空尘子大仙,客栈找到了。”驴子叫铃声这个时候响起了,面前停着一座名为迎来客栈的三层木楼。

    不过不远处的西门大街前围着一大圈甲乙丙丁,吸引了高线的目光,走过去便发现城墙之上贴着一张男子的缉捕告示。

    画上是一个俊秀潇洒的男子,带着一股邪异的笑容,手持一把折扇。

    长相平平无奇的江湖刀客念出了告示上的内容:“银花公子,发现其踪迹告知官府印证后赏五十两纹银,杀死擒拿可得一千两?”

    担着担子的小贩心生贪念:“一千两银子算什么,这银花公子可不是一般人,北魏银花宫第七代宫主,富可敌国,光是他手上的那把扇子,名为山河锦绣扇,我大周前朝武圣之物,价值连城。”

    一个书生见多识广,对这走贩嗤之以鼻:“这魔头可不是好惹的,奸诈至极,不知道多少江湖高手栽在了他手里,每一次出现都是杀得血流成河,江湖人称宁惹剑神怒,莫见**笑,若是真的碰到了,别想着什么银子了,赶紧逃命吧!”

    高羡坐在驴子上倾过身,眼睛盯在了那一千两银子上。

    从那匪首身上搜刮的几两银子,路上吃喝了几顿,便花了大半。

    驴子对于空尘大仙的心思可谓是了解至极,小声开口问道:“大仙?接不接?干了这一把咱们就不愁吃喝了,可以回山了。”

    空尘大仙对于驴子这等言语不满至极,一拍这驴子脑袋:“我堂堂空尘子,路过此地斩妖除魔,为何到了你嘴中就成了逐臭为钱的蝇营狗苟之辈。”

    教训了一顿驴护法大将军,支起身子,高羡又发现了什么,指着缉捕画像上的那把折扇:“我喜欢他那把扇子!很帅!”

    转身上街,在客栈门口的面摊下来叫了份面,高羡坐下便听见面摊之上都在讨论那银花老魔的事情。根据周围人群讨论的声音,高羡也知道了是什么情况。

    前几日江湖收到消息,知道北边魏国的银花公子将要在在巩州城现身,卫国公李氏姐妹相貌绝美传遍天下,大李嫁入大周王朝宫中为妃子,银花公子当然不敢闯入这大周皇宫去,目标便是这李氏二女。

    天下顶尖高手纷纷聚集巩州城,还有朝廷武仪司的人马,为的便是将这周国通缉了数年还没有捉拿归案的妖人要犯彻底留在这里。

    银花公子是魔道赫赫有名的银花宫宫主,最喜欢的便是美女,每一次出现,都是为了搜罗天下美人于银花宫中。

    而且其看上的都是天下赫赫有名的美人,不仅仅要美,还要有名气。

    例如曾经西蜀国第一美女月神宫的圣女,落入银花公子手中,为其用毒所控,生死不能,沦为其玩物。

    东边虞国名传江湖的天山侠侣,夫妇二人丈夫被银花公子虐杀,女侠被其调教成了银花宫的八美之一。

    本朝大周国青衣门的师青衣,被银花公子看中,银花公子将青衣门满门屠尽,将其带回银花宫肆意淫辱,甚至在银花宫中将其当作婢女一样待客魔道中人。

    他不是偷香窃玉的采花淫贼,银花公子只要看中的女子,从来不偷不窃,都是赤裸裸的明抢。

    他仿佛在享受着这种只要被他看中,别人怎么绝望挣扎,也逃不掉的感觉。

    这一次出现在大周王朝已经祸害了天香阁的乐香儿、玄机观的梵慧女尼、江南巨贾李家家主的妾室、文西郡郡守之女,整个江湖被其搅得风云四起,各路高手都在追杀他,朝廷通缉都没能抓到他。

    其轻功绝世,江湖里能够打得赢他的追不上他,追得上他的打不赢他,还善于用毒和暗器,为人更是诡计多端。

    尤其这些行商小贩,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还会带上一些臆想的艳情段子,说的活色生香,让人心生邪念,对那银花老魔羡慕嫉妒恨。

    当然,空尘大仙一心除魔卫道,这些淫言秽语如风过耳畔,根本没留在心上。

    就是裤子有些紧。

    角落里,拴在高羡身边的驴护法大将军好似高羡肚子里的蛔虫一般,以一股淫荡的驴笑说道:“哇!这银花公子好生让人羡慕啊!”

    “大仙,要不然我们别做什么正面人物了?改当魔头吧?”

    驴将军张着大嘴,舌头随着奸笑的脸甩来甩去,就差淌口水了:“您看看这当魔头,有钱、有美女、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比山上当什么清苦的道士要逍遥自在多了。

    “妖孽住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