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六章:月下花开
    银花公子见过不少潇洒风流之人,自身更自认为是翩翩佳公子,但是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给人一种出世之仙就应该长成这个样子的感觉。

    他就屹立在那里,看向自己,就好像一座高山,一堵绵延不绝的墙,让自己一身绝世轻功无处逃匿。

    只能止步。

    而原本跑在最前面扛着花轿的银花宫四鬼,此刻已经彻底变成了死鬼。

    甚至紧跟而来的银花公子都没发现四人是怎么死的。

    他们死的悄无声息,依旧保持着扛着轿子的姿势,就这样扛着轿子跪倒在西门大街上。

    面朝城门,如同朝拜神佛。

    “怎么可能?”

    银花公子可知道自己这四个奴仆的厉害,这是银花宫历代传承下来的高手,也是银花宫宫主的近侍守卫,别说是在北魏,放在诸国也是武力超过江湖一流高手。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死了?

    不知道为何,银花公子精神恍惚,似乎冥冥之中自有感应。

    今日,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死期。

    银花公子脸色有些难看,死死看着那一动不动,气势如同泰山压顶一般而来的身影:“阁下是何人,和本宫主有何仇怨?”

    “亦或者?也是为这美人而来?”

    他的目光看向了轿中人,以他阅遍天下美人的经验,也能排的上前几。

    如此尤物,能引动这样的高手而来也并不意外。

    银花公子站在城门外大街之上,一边说着话一边暗中准备,原本的宝扇别在身后,此刻握住了银花宫独门暗器银花飞针。

    杀机暗藏。

    只是银花公子却没有想到那道人根本没将注意力放在那美人身上,而是看了看银花公子手中的折扇,腰间的佩玉,头上的银簪,还有光闪闪的一千两。

    正义凛然顿时现于脸上。

    “贫道空尘子,路过此地,借尔头颅一用。”

    银花公子先是愣了一下,仿佛不敢相信这是对自己说出的话,银花宫屹立北魏百年,自己纵横天下,死在自己手上的人足够累计出尸山血海,还从未有人感如此轻视自己。

    这话,仿佛杀自己就好似路过街边,随手踢死了一条野狗一样。

    紧接着冷色涌上面庞,一时之间脸色涨红到了极点。

    “狂妄至极,江湖之上还没有人敢对我银花宫这般说话。”

    “我的命就在这里,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银花公子说出这话已然有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出手便是雷霆万钧之势。

    这是一个用特殊手法激发出来的武器,暗器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的朝着高羡袭来,漫天银花轰向城墙之上。

    躲无可躲,避无可避。

    银花宫号称天下第一的暗器,不出则已,出手必死,至今无人可以接下。

    “小心,这是银花飞针!”刀圣许霸元此刻也抵达西门大街,刚好看到银花公子暗藏的这银花宫独步天下的暗器,高喊提醒城墙之上拦阻银花公子的道人。

    城墙之上的人影也动了,青光剑影掠过空中,拖出一道道剑影。

    随后,天地变色。

    月下一仙人飞跃而下,剑影挟裹着漫天月光浩浩荡荡而来。

    “天外飞仙!”

    清朗的声音传递四方。

    任由它千万银花四面八方包拢过来,剑只往一处而去,颇有一剑破万法的气势。

    远处紧跟而来的大周武仪司的中行笃、心剑吕沧海也刚好也到了。

    那一剑击穿漫天银花,化为明月之辉横扫四方。

    一剑落下,胜负已定。

    银花公子项上头颅飞天而起,满腔热血如同一朵大花一般洒落长街,直接倒在了地上。

    头颅上的还带着死前的迷茫,不知是不敢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剑法,还是因为错愕竟然有人能破解这银花宫独步天下的暗器。

    而城墙之上的剑仙却仿佛动都没有动,依旧保持着未曾出剑的姿势,仿若刚刚惊天动地的一剑只是一场幻梦。

    剑仙收剑入鞘。

    “哒!”

    “咯吱!”

    细微的声音从长街之上传来。

    刀圣许霸元朝着声音发出的地方看去,顿时看见临城门的西街之上,冬去春来,满树花开,仿佛一夜之间,该换了季节。

    满街桂花树盛开,香飘十里,沁人心鼻。

    刀圣许霸元远远看着,整个人都已经惊呆了:“这……这……”

    最后只能吐出一句:“世上竟然有这等剑法。”

    中行笃吹响了铜哨子,召集周围所有的武仪司人手朝着这里聚集,对这个一出手就杀了银花公子的人还有那一剑忌惮至极。

    只有心剑吕沧海虽然目不能视,但是只凭剑意已然认出来了是谁:“原来是他。”

    回想起了那一晚的一剑,不过今日这一剑已然远远超出了从前,可以真正称之为仙人之剑。

    “一剑西来,天外飞仙,银花公子死的不冤。”

    刀圣许霸元依旧在品着那一剑的余味,听完才叹然说道:“原来这一招叫天外飞仙。”

    中行笃立刻看向了吕沧海,惊讶道:“吕兄竟然认识这位高人。”

    吕沧海拂须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其实是他对高羡也并不了解,除了名字之外就不知道什么了,说多了会露馅,也只能用来装装逼了。

    而坐在轿子里一动不能动的李榕儿,才是全场看的最清楚的那一个,那屹立于城上,一剑纵横天地间的影子完全打破了李榕儿对整个世界的认知。

    “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神仙。”

    那神仙一闪便从城墙站在了西门大街之上,再一闪就立于轿子前。

    轿子帘子敞开,李榕儿一身华裳,呆呆的看着高羡,这是一个眉心有着道痕的少年道人,生而不凡,好似从天宫走出的仙童,一身空灵的气质如同九天明月。

    高羡低头看了李榕儿一眼,眸子深处起了一缕惊艳,眉头挑了挑。

    转身手一挥,银花公子手中的宝扇和身上的几件宝物一同敛取,随后几个闪身就消失在街头远方。

    人已经不见了,一直关注着这边的许霸元和中行笃两人也松了口气。

    随后,更远处传来了声响,身后街道之上大批差役的人马到来,正好赶上收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