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七章:大仙扬名
    巩州城的西城门之上,血淋淋的头颅悬挂在旗杆之上,凌乱的黑发在风中飘扬。

    再也不见那潇洒邪异的银花公子,只有死人头一枚,散发着恶臭。

    城门旁的告示前围满了人,还有人大声念诵告示之上的内容,大周朝廷仿佛是想要借此震慑江湖人士,着重提及了武仪司和旗下校尉中行笃的功绩,虽然提及了剑仙和几位江湖豪侠,但是也是以春秋笔法带过。

    不过银花公子之死的轰动远超乎想象,整个巩州城和江湖,都知道了那一夜的景象。

    银花公子如何掠走李氏二女,剑仙城上一剑削首,满街花开的故事,活灵活现的传遍了市井小巷。

    甚至包括其中的每一个细节,李氏二女的心理活动和几位江湖豪客的义薄云天,以及银花公子和银花公四鬼死前的表情都被人脑补出了各种版本,在街头巷尾传扬。

    “真的死了?”一匆匆赶来,却姗姗来迟满脸胡子的江湖客睁大了眼睛,看着城墙上的人头。

    “这魔头祸害了多少人,不知道造了多少孽,终于死了,好!好!好!”锦衣华服的老者拍手称快。

    “这当真是银花宫宫主的头?”一个带着商队,从北方魏国而来的商贾,听到银花宫这个名字都感觉双腿打颤,指着城墙之上的人头色色发抖。

    在北魏,银花宫的凶名更胜于大周。

    老者豪迈大笑道:“那是当然,我大周是何等地方,人杰地灵,自古以来便是流传各种传说神话,不知道多少高人隐藏在名山大川之中。”

    ”这银花魔头敢来我大周兴风作浪,还来我巩州城为非作歹,简直就是找死。”

    “这不刚来我巩州地界,就有仙人下山,刚好路过巩州城将这魔头给除了。”

    老者仿佛完全将剑仙当成了自己人,与有荣焉的模仿着那剑仙洒脱二充满仙气的姿态,骄傲至极的说道:“只用了一剑,就让银花魔头授首,血洒长空,横尸街头。”

    北魏商贾立刻追问:“是何等人物?竟然一剑银花公子这样的魔头杀死?”

    立刻周围不少人上前讲述起了各种版本的故事,还有人指向西门大街两旁盛开的桂花树,作为那绝巅之战一夜、那月下西来一剑的佐证。

    风波瞬间传遍了大周王朝北境。

    附近各大门派的高手匆匆赶到巩州城,就是为了看一看那银花公子的人头,确认其是不是真的死了,然后将这喜讯带回去。

    首先赶来的是曾经被银花公子灭门的青衣门弟子。

    一大清晨其连夜从千里之外赶来,身着青衣背负琴盒,先是死死看这那悬挂在城头旗杆上的人头,然后整个人又哭又笑,状若疯癫。

    目光中,透露着恨不得食其肉的透骨恨意,然后随着意识到银花公子的死去,一点点化为了满脸泪痕。

    最后路过西门街的行人车马,穿过盛开着桂花树的大街,其骤然停下跪倒在大街正中。

    “青衣门胡同,谢剑仙替青衣门诛杀此贼。”

    “青衣门胡同,谢剑仙替青衣门诛杀此贼。”

    “……”

    男子于西门大街之上当街三跪九叩,声震长街。

    每叩拜一次,都高声喊一次,直磕得满头血污才转身离去。

    离去之时开怀大笑,仿佛天开地阔。

    接着便是天香阁、玄机观等江湖各派的弟子一一赶到。

    这多年来银花老魔犯案累累,整个大周江湖正道各派,几乎都直接或者间接和银花宫有着泼天大恨,生死之仇。

    这也是为何这银花公子的死,能够造成这般轰动的原因。

    天下或许还有其他如同银花公子一般的高手,却没有同样和银花公子这般恶名满天下,路人皆知的魔头。

    城中茶摊里还说起了关于那一夜的评书,一个中年落魄书生一拍桌案,嗓门立刻提高了八度:“我们今天要说的是,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剑仙月下斩银花宫魔头的故事。”

    故事一开讲,茶摊立刻坐满了人,甚至连街上都围满了几圈。

    这也是巩州城中的现状,之前银花魔头出现在巩州城人人自危,最近只要讲述剑仙月下斩魔头的故事,就能够引来大批客人,引得城中各处茶摊、酒肆、书肆纷纷效仿。

    随后,对门的茶楼也开始了。

    茶楼更加专业,还有着请人收集信息专门撰写,更详细和更真实的评书,还请来了一位卖相颇有仙风道骨的老书生开讲:“话说姥山有座云天观,观中有一剑仙,名空尘子……”

    到了东门酒肆,则说起了一个不一样的版本,一个蓄着胡子,看上去有几分贼眉鼠眼和猥琐的评书人开口便带了几分市井气息:“想来大家都已经听过了剑仙月下斩魔头的故事,那我就来讲一讲这背后那段缠绵悱恻、动人心弦的故事。”

    “剑仙为何要下山除魔,剑仙和那银花宫魔头、李氏二女之间有有着什么样的关系,这一切究竟是……”

    这老不休张口就来,说到大家气血膨胀的时候却骤然停下,堂木一拍桌案。

    “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旁边书肆还有未删减完整版《剑仙情传》出售,限售一百本,先到先得。”

    ———————

    迎来客栈,穿过大门后方还有这几间单门独院的上房,院中有花有草,屋中不仅有暖炉,每日还提供热水,更重要的是清净。

    一出山就名满大周江湖的剑仙,空尘子高羡近日里就住在这里。

    只要有钱,山下确实比山上舒服得多,每日有吃有喝,不用动手便能丰衣足食,冬日里也能如暖春一般。

    就是,马上要再次没钱了。

    不过幸好的是,很快便有人给高羡送钱来了。

    谢子治是巩州胡刺史的幕僚,一身儒生装扮带着一群差役走入了小院,随同的还有大箱小箱。

    这是银花魔头的悬赏,还有刺史的赠礼。

    只是这谢子治对于所谓的剑仙却不大看的起,一副高傲的模样,从进了院子便端着姿态。

    虽然那剑仙的威名在江湖和巩州城内传的沸沸扬扬,但是在谢子治看来,武功再高,也不过只是个江湖客而已,哪里能够和他这种读书人相比。

    他还没有动,矜持的站在院门口,身边的一个差役便对着里面的人喊道:“空尘子何在?”

    “谢老爷来看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