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八章:钱到位了就行
    “空尘子何在?”

    ”剑仙空尘子在不在?”

    那差役上前进院高声大喊,半晌却没有回应。

    谢子治等了半天,终于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便不再讲什么礼数,手一挥,差役便上前想要推门而入。

    而这个时候,一道怪异的声音自空中传递而来,扩散向四方。

    “空尘子大仙正在修行,凡人。”

    “凡人……”

    “人……”

    那凡人二字还不断拖着尾音,在空气之中产生回声回荡。

    “谁?是谁在说话?”声音一出,顿时周围所有人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还能有谁?本驴护法大将军。”

    “大将军……”

    “将军……”

    “军……”

    这声音飘忽不定,根本捉摸不透是从哪里传来,站在门口的差役觉得是从后面传来,站在中间的觉得是从天上传来,站在院前的谢子治又觉得像是从地下传来一样。

    诡异的气息凝结,魔音贯耳,让冬日大清早赶过来的一行人不由得打了一个激灵。

    “吕大将军?”谢子治当然想不到驴这个字上,第一反应便是吕大将军,然后完全注意在了大将军这个字上。

    “胡说,本朝哪里来的吕大将军,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谢子治旋转着看向四周,想要抓出这装神弄鬼之辈。

    “赶紧出来。”

    只是这声音也太诡异了,让谢子治不由得掌心捏了把汗。

    “不是吕大将军,而是驴大将军。”

    “大将军……”

    “将军……”

    “军……”

    这个时候,谢子治身边的一个差役好似发现了真相。

    他突然全身一下子绷紧,整个人一下子脚尖都踮起来了,指着院子里被拴着的那头驴大喊。

    “是这驴子。”

    “驴子在说话,是它在说话。”

    这差役看着驴子,眨眼间额头上就冒出了冷汗。

    活了这么多年,哪怕话本之中,还从未听过驴子会说话的。

    看到众人发现了自己,驴护法大将军彻底站了起来,打了个响鼻,高傲的上前。

    一股独属于护法神和异类的强大气势散发出来,压制得这些人连连后退。

    这一刻,驴护法大将军的身影无限拔高,而谢子治在气势压制之下不断倾倒。

    “凡人……凡人……凡人……”

    “本座乃是空尘子大仙座下,驴护法大将军。”

    “堂堂护法神。”

    “妖……妖……妖魔!”谢子治这下也彻底看清楚了,说话的真的是只驴子。

    “这是个妖怪啊……是个妖怪啊!”

    这猥琐的驴子开口,直接将这谢子治的三魂七魄全都吓掉了,直接晕倒在地。

    旁边一群差役也吓的不轻,一个个高喊怪叫,转身就跑。

    他们平日里也顶多就是抓抓小贼,维持一下城中治安,此刻突然冒出来一只妖怪,这些家伙见风就倒,哪里肯去和传说之中的妖魔拼命,连倒在地上的谢子治都不管了。

    还好最后面还有个少年差役知道将谢子治拖出去,要不然这谢子治就要落入“妖魔”之手了。

    日上当空,高羡才从暖被窝里睡醒钻出来的时候。

    爬出来的时候不仅一头鸡窝,然后还懒洋洋的盘坐在床上发呆。

    驴护法大将军最了解高羡,这位空尘大仙不仅仅嗜睡,睡着之后雷打不动,而且还有特别大的起床气。

    谁若是敢惹了他的起床气,他看到的就不是空尘大仙了。

    他将会有幸看到空尘老魔的是什么样的。

    因此驴护法大将军早早就缩在了后面,等到高羡彻底醒转了来,才舔着脸上前,汇报之前的事情。

    当然。

    这个汇报可能和事实有点小小的出入。

    一觉睡到三竿后,高羡只看见满地狼藉,还有一箱银子。

    “这是怎么回事?”

    驴大将军丝毫没有自觉,直接春秋笔法:“刚刚有人上门送银花魔头的悬赏银子来了。”

    “据说是?州刺史的人。”

    高羡立刻作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派头,余光却在打量着左右,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偷窥自己的帅气。

    不过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高羡便问驴护法大将军:“你不是说有人来了吗?人呢?”

    “我说大仙在修行,那些人不敢打扰,便留下银子走了。”

    “?”

    高羡被这时代人的高风亮节惊到了。

    “现在人都这么大方的么?话都不说一句,留下钱就走的?”

    高羡有些遗憾,自己早就知道朝廷会送钱来,选了这处院子等待,更是提前准备了论仙人的自我修养三式,都没有使用出来。

    一身仙风道骨、高人风范都还没有体现出来,送上门的配角就跑了。

    这感觉就好似,空有屠龙术,却无施展之地。

    不过看着这大箱小箱,还有白花花的银子,

    “算了算了,钱到位就好了。”

    ———————

    巩州城城东一座官邸之中,胡刺史看着被架着回来的谢子治,一边询问站成一排瑟瑟发抖的差役,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吓的昏过去,在大夫扎了几针才回过神来的谢子治,胡刺史不由得叹气摇了摇头。

    “谢兄?谢兄?”

    胡刺史对于这位同乡还是颇为重视,虽然有些哭笑不得,但是依旧对其敬重。

    谢子治回过神醒来,胡刺史才松了口气,然后让人上热汤给谢子治,一边坐在椅子上摇头。

    “你这胆子也未免太小了。”

    “我让你以礼相待,你却无故怠慢人家,更被对方的一只驴子给吓成这样。”

    谢子治虽然依旧面色惨白,但是为自己的窘态羞愧,连忙解释道:“那可……不是普通的驴子,那可是个……是个妖怪啊!”

    胡刺史早就清楚了详细过程:“看起来这空尘子确实是个奇人,原本想要亲自去见一见,不过卫国公对这位高人很感兴趣,我反倒不好去见了。”

    “也罢,既然将东西送到了就好。”

    “想来这等高人,也不会在意你的些许怠慢,只是你这脾气,确实得好好改改了。”

    谢子治虽然吓的不轻,现在脸色还有些苍白,不过混迹官场,立刻敏感注意到卫国公的话。

    这位皇亲国戚可是马上就要进京了,城内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攀附于他。

    谢子治强撑着坐了起来:“卫国公难道是因为这剑仙救了李氏二女,想要见一见这位高人?”

    胡刺史放下了茶碗,盖上了盖:“是!但是也不仅仅是!”

    “你我皆知,当今天子崇道慕佛,这卫国公恐怕,是在打这方面的主意。”

    随后他又敲打了一下谢子治:“不过我等皆是臣子,这种事情不好说,更不好介入其中,还是躲远一些比较好。”

    胡刺史语重心长的说到:“子不语怪力乱神,这卫国公,还有这道人,我们读书人还是敬而远之的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