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九章:长生不老?
    中行笃挎着腰刀穿着官服匆匆踏入卫国公府,头上的冠帽戴得不偏不倚,这身行头显露出了武仪司得威风。

    一路无人阻挡,直接入正厅拜见卫国公李国源。

    李国源头坐在主位上饮茶,整个卫国公府邸之上都在收拾东西,好似要举家离开巩州城。

    京城已经来人宣旨,李淑妃恩宠不断,父凭女贵,卫国公李国源紧接着封爵之后,又官拜太府卿。

    此去便是去京城上任,替皇帝管理他的钱袋子,算得上是极受重用。

    李家彻彻底底发达了,从今以后不仅仅是皇亲国戚,还是一等一的勋贵,近日来巩州上下官员络绎不绝前来拜访送礼。

    而抱上这条大腿的中行笃更是鞍前马后,他被皇帝派遣过来保护李家,奔前跑后,便是想要借着卫国公的势爬上去。

    卫国公让他办的事情,便是近日来在整个巩州城闹的沸沸扬扬的剑仙。

    中行笃通过武仪司的情报系统,收集到了关于这剑仙的部分资料,虽然并不详细,但是隐隐推测出了其真实身份。

    李国源对于这件事情也非常关注,自家是外戚,如何讨好皇帝便是重中之重,从得知这剑仙之事,李国源就敏感的觉得这是一次机会。

    “已经查明身份了?”

    中行笃一路风尘仆仆,看起来是刚从城外回来:“据吕沧海那里探知的消息,此人出自姥山云天观,名为空尘子。”

    “只是姥山纵横数千里,古来多有人隐居,这云天观可能只是云深雾处的一隐居之地,外人从未听说过。”

    “吕沧海言行古板,我根据过往交情多番打听得知的也并不多,只是这道人言行举止也不似少年,老成之中有有些一些戏红尘的洒脱,言谈举止,见识广阔,绝非一般人所有,不能按照面相来看待。”

    “前日刺史派谢子治带着钱银赠礼前去拜会这剑仙,想要见这剑仙一面,这人态度倨傲,结果人都没见到,还被一只驴子给吓的魂飞魄散,回去大病了三天。”

    卫国公李国源也点头:“我也听闻过,据说那驴子开口能说人话,一双怪瞳能够迷惑人心,是个真正的妖怪,这道士当真是个奇人。”

    说到这里,中行笃拿出了一份今早送来的一封书册,脸色变得凝重了几分。

    “而根据武仪司刚刚收集的情报,前朝据说有一用剑的无名道人纵横天下,在天机榜剑榜排名第一,后骑驴踏入道门祖庭昆仑,得仙术归隐姥山,不知生死。”

    “算来,距近已经有一甲子了。”

    “我专门查了百年前的江湖天机榜,发现这无名道人模样和这剑仙一般无二,用的也是一柄青龙短剑。”

    说完,中行笃还展开了一副泛黄老旧的画册,翻到其中一页,递于卫国公李国源面前。

    画上正是一骑驴道人,同样的道袍,酷似的相貌,还有一样贱的驴子。

    唯一不同之处,便是眉心的道纹。

    不过寻常人一看,绝无他想,第一感觉就觉得这就是同一个人。

    哪怕是高羡看到估计都会感觉一阵错愕,进而怀疑起自己这副身躯和老观主的关系。

    李国源看完之后,顿时一下子站了起来说道:“怎么可能?你是说这位剑仙空尘子是前朝生人?”

    李国源连连摇头:“这算起来,得近百岁了,怎么可能有人活了一百年还不老。”

    中行笃:“若是常人当然不可能,但是若是进过道门祖庭的人……”

    虽然嘴上说着不信,但是李国源内心深处却逐渐相信了这番推断,最后只能说到:“难道真的是神仙?”

    中行笃连忙肯定,这可是自己的功劳啊。

    若是能够成功,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不错,想来是这道人修成出山了,也符合吕沧海所说的,言行举止也符合推断,相貌和百年前的天机榜也对上了,还有这用的剑器和骑的怪驴,也足够说明问题了。”

    “天下练武之人不知凡几,可在下从未听说过,有人一剑能够改天换地,冬木逢春。”

    “这已经不是剑术了,而是仙术。”

    李国源也感叹说到:“一剑若仙,满树花开。”

    “此人,就算不是仙,也不远矣。”

    李国源和中行笃这是将高羡当成了之前的老道士,也只有这样,才符合仙的设定。

    要不然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拥有这般的剑术,还修炼成仙,完全就不符合众人对仙人的想象。

    李国源兴奋不已,在大厅之内左右踱步,最后将那泛黄书册放在了桌案上,才坐了下来:“陛下崇道你我是知道的,近年来一直都在搜寻天下各方道经丹方,京师之内光是道士就有近千人,京郊兴建道观无算,甚至还派人前往昆仑寻找昔日道门祖庭遗迹。”

    “如果……”

    二人目光对上,话还没有说出口,立刻就知道了双方心思。

    李国源觉得可以开始了:“这巩州刺史派人前去都没见到,你去行吗?”

    不过其心中还有一丝疑虑:“这人突然冒出来,凭他一剑杀了银花公子,西门大街满街花开,还有一只会说话的驴子,确实看得出这人是个奇人。”

    “不过只凭他那天外飞仙的一剑,还是无法确认此人是否真的会仙术,不太稳妥。”

    “到时候在陛下面前,若是出了点差错,这后果不是你我能够担当得起的。”

    李国源目光深沉,中行笃却满心欢喜,这代表着他已经入了这位法眼了。

    “刺史只是刺史,国公和李淑妃代表的是圣上,岂能相比。”

    “还有我代表朝廷武仪司前去,告之他由国公举荐,分量不一样。”

    “至于这剑仙是否名副其实,这几日中行笃再试探一番便知晓了。”

    李国源:“如何试探?这等奇人,脾性非常人,哪怕不能交好,也切忌万万不要得罪。”

    “国公请放心,中行早有计划。”中行笃眸子一亮,仿佛智珠在握。

    ——————

    城外荒冢之中,聚集了二三十名身穿深色衣衫,头戴黑巾的男女。

    一辆马车从远处而来,停在了众人身前。

    这些都是银花宫弟子,原本被安排在巩州城外接应银花宫宫主,如今银花宫宫主死了,自然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

    车中人都未走出,直接发号施令。

    “宫主已死,长老已经发话了,谁能够替宫主报仇,杀了那剑仙,谁便是下一任银花宫宫主。”

    话音一转:“最重要的,必须夺回银花宫的传承淫花仙经。”

    前面还仿佛和那剑仙深仇似海,转眼车中人便暴露了真实目的,或者说,也没有几个人觉得能够杀死那剑仙。

    “配不了银花散的解药,我们所有人……”

    这一刻,轿中人语气变得急促无比:“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