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章:忠心耿耿驴护法
    “救苦救难、除魔卫道的空尘大仙!让这世上少一些银花魔头那种人吧。”

    “巫山派钱坤多谢剑仙除掉银花魔头!”

    “仙人保佑!保佑我儿包二这次上京赶考不出意外,千万别碰上河妖。”

    “空尘大仙……”

    “大仙……”

    仿佛成百上千人的呼喊在耳畔回响,然后汇聚成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将高羡从睡梦之中惊醒。

    “谁啊?”

    高羡一把掀开被窝,一看窗外,天都还没亮。

    高羡怒不可遏,翻身起床,决定要找到这个吵醒自己美梦的家伙,然后锤死他,让他知道什么叫做公德心。

    “大半夜的不睡觉,瞎嚷嚷啥?”

    “还喊得这么大声,找这么多人一起喊?”

    之前感受到高羡在睡梦之中心绪波动不安的的青龙护法和驴护法前后出现。

    “磬!”青龙护法从墙壁之上发出一声剑鸣呼啸而起。

    “匡铛!”

    驴护法闯门而入,立表忠心:“驴大将军前来护驾!”

    不过巡查了一遍之后,发现里里外外什么人都没有。

    凌晨里,青龙剑冲天而起转了一圈归来,驴子巡游院落一头雾水回来,外面安静无比,半个人影都看不到。

    最后只剩下房间里一人、一驴、一剑大眼瞪小眼。

    “大仙?你真的听到了声音?”

    高羡也皱起了眉头,不过那声音确实太奇怪了,至今还回荡在高羡的耳中,若隐若现。

    高羡满屋子寻找,最后发现这声音竟然来自于挂在墙壁之上的一副画。

    正是吕沧海临别之前送给高羡的那副道尊神图,高羡暂时冬天长住在这迎来客栈之后,便将这幅道尊神图挂在了屋内,下面还摆了个小香炉。

    好歹自己也是个道士,挂个道尊神像,燃香打坐才有气氛,符合自己的身份。

    只是现在这画上的道尊出现了一点变化。

    “这道尊神图什么时候变成我的画像了?”

    高羡惊讶无比,这神像画卷上的道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自己。

    自己身着道袍,骑驴侧身踏云而过。

    背着一把仙剑,显得神秘无比,充满道韵,和之前那道尊有的一比。

    当握住这幅画的时候,高羡耳畔的声音才停息。

    高羡将画取下仔细打量着里面的自己,就再次听到了无数像是祷告的声音,那声音从画中云层下面而来。

    仿佛是看不到的芸芸众生在向云层之上的仙神祈求保佑。

    每一声祈求和神名的呼喊,都化为一丝烟气升上云层,青烟环绕在道尊身畔。

    道尊神像呼吸之间,这无数丝烟气最后凝结成一缕青烟,漂浮在云雾之中,让画中仙人更有神仙之韵,多出了一缕香火的意味,就像神坛上久经供奉的泥塑。

    高羡意念一动,那一缕青气直接从画中飘落下来,落入了高羡的手中。

    “?”这东西竟然还可以拿出来。

    “这东西好香啊,好像能吃。”驴子闻到这味眼睛一下子都红了,一下子凑了过来,舔着脸按捺不住的想要一口吞下去。

    结果被高羡一巴掌拍在驴头上打了回去:“什么东西都乱吃。”

    不过高羡没想到的是,青龙剑也围绕着自己转了起来,意念之中透露着一股极度想要这东西的情绪。

    青龙护法和驴将军争夺了起来。

    “看来这东西应该是对他们俩有用?”

    高羡眼睛一转,心中想着先给青龙护法,不过转念一想,又怕这东西有问题,自己的宝贝青龙剑可不能随便试。

    看了看这和青龙护法蹄剑相撞,斗得不可开交的狡诈驴子。

    高羡立刻回想起前天有人送银子来,最近这驴子越来越不听话了,竟然和本大仙抢逼装。

    再回想起昨天还抓到这色驴在偷看本大仙的本子,一本叫做《剑仙情传》的造谣话本,里面都是一些错误导向,完全臆想的不健康内容,抽了它一顿,不过这蠢驴记吃不记打,滚刀肉一个,转头肯定忘了。

    而且就在刚刚,本大仙一声高喊,第一个前来护法的是青龙护法,这驴子还是第一个来的。

    这种忠诚度没有经过考验,内心龌蹉,思想还不健全的驴子,迟早是要误入歧途,堕入魔道的。

    就是你了。

    心中虽然是这样想,但是嘴上却不能这样说。

    空尘大仙立刻作出一副深重思虑,决定授予重任的表情。

    挺直身板,一声高喝:“驴护法大将军上前!”

    “驴护法大将军在此!”驴护法顿时上前,舌头都高兴得甩了出来,瞪着一双驴眼看着高羡手中的青色烟气。

    高羡一本正经:“你近日虽然做错了不少事,但是忠心耿耿值得夸赞,不要说本大仙不爱护你,有了好东西的时候,本大仙还是想着你的。”

    驴护法大将军立刻上前表忠心:“大仙放心,驴将军一定忠贞不二,为大仙门下驱使。”

    “风里来,雨里去,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狡诈的驴子和往常一样,漂亮话说的一茬接一茬,扭着驴头,就差翘到天上去了,

    青龙护法如同一条鱼儿一般在高羡身旁旋转,高羡抓住青龙剑轻抚了几下,才平息了剑鸣,收剑入鞘。

    高羡手一推,那青色烟气立刻落入了驴护法面前。

    驴护法一口咽下,然后深抽一口气,整个人呢都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左歪右倒。

    然后它就感觉全身发烫,浑身上下好想有火在烧一样,鼻子发痒,不断的皱起松下。

    “嗷嗷……阿切……”

    一个喷嚏,就看见一团火焰从驴子的鼻孔一下子吐了出来。

    “怎么回事?我鼻子怎么冒火了?”

    驴子吓的不轻,往门外跑。

    结果一吼,嘴一张,一条火龙直接从驴子嘴里吐了出来,烧的空气炸裂,呼呼作响。

    “驴将军会喷火了,我会喷火了。”

    先是惊吓,随后驴子就高兴的不的了,它发现自己竟然能吐火了,而且还能够操控这火焰。

    “大仙,您看见没有,驴将军会吐火了。”

    高羡眼神淡定自若,仿佛早就看穿了一切:“不错不错,本大仙早就知道你潜力不凡,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看重于你,将这等重宝赐予你。”

    驴子也没有怀疑,感激涕零。

    心想,这黑心的空尘大仙,总算是知道自己的好了,不像往常一样,三天两头的想将自己宰了割肉吃。

    想到这里,驴大将军心中多出了几分感动,再次照惯例上前再次表忠心,只是这次多了几分诚恳。

    “多谢空尘大仙,驴将军有了这样厉害的神通,以后就不仅仅能鞍前马后的伺候您,还能给您应对强敌。”

    “以后碰上那什么银花公子,根本用不着青龙出马,小驴一口就能够吐火烧死他,大仙就更有牌面了。”

    高羡心中并不平静,想的更多。

    虽然之前护法神都有些神异,比如驴护法力大无穷,能够释放出强大的气势摄人心魄,青龙护法能够如同飞剑一剑御剑而飞,学会的剑意之后,甚至能够通过神魂将意势释放到方圆百米之内,有改天换地的功效。

    不过这些都是因为护法神本身的神魂特异带来的,而如今这驴子就完全不一样了,完全能够称得上是神通了。

    “这画卷聚敛而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让护法神更进一步,一缕青色烟气,就能够让驴子衍生出神通。”

    高羡眼前一亮,根据前世的记忆,再联想之前那铺天盖地的祷告声,立刻有了想法:“难道这就是香火?”

    护法神也算是神灵的一种,既然是神灵,自然离不开香火。

    高羡之前一直在思虑该如何让这驴护法和青龙护法更进一步,也曾想过香火一道,不过试过不少次,这驴护法和青龙护法根本就感受不到香火,就更提其他了。

    所以关键是这幅画。

    高羡目光再次落向了手中这神图。

    “这神图竟然能够聚敛香火?”高羡再次想起了吕沧海送自己这幅画卷时候说的话。

    “此卷是昔日所得的一副道尊神图,出自道门祖庭昆仑,据说藏着一些隐秘,西边蜀国的天子曾经四处搜寻此物,但是我觉得只有阁下这等道门神仙一样的人物才配得上此图。”

    一边回应着驴子的表忠心,高羡一边有了打算。

    “道门祖庭昆仑?”

    “或许有机会,应该去这道门祖庭走上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