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一章:刺客
    高羡躺在靠椅上,一只手熏着暖炉,另一只手拿着一本书。

    只是高羡看这本书的时候眉头是皱着的,翘着二郎腿的靴子尖敲打桌腿的速度越来越快,最后一把站起来,将书摔在了桌上。

    看完这本《剑仙情传》,高羡气的七窍生烟。

    “造谣!这群刁民竟然敢造本大仙的谣,还写本大仙的小黄书。”

    “本大仙一身仙气,两袖神风,全毁在了这群刁民身上了。”

    如今外面提起剑仙空尘子,不仅仅是名动天下天外飞仙的那一剑,还带着各种风韵事,讲述剑仙和李氏二女之间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其中还穿插着银花公子和几位江湖豪客,讲的有鼻子有眼,好像和真事一样。

    而这一切便是源自这名为红鸳的人写的一本《剑仙情传》,卫国公府虽然已经还是禁止这种书流传,但是私底下却卖得越来越火。

    连驴将军大护法都不知道是从什么渠道弄到了一本,就知道这卖书的红鸳私底下究竟卖得有究竟有多么嚣张了。

    高羡手上的这本便是从驴子那里得来的,顺带抽的它嗷嗷叫。

    生完气一会儿,高羡捻起了盘中瓜果,准备再细细读上几遍。

    找到其中的漏洞,好好批判批判这名为红鸳的无良作者。

    知己知彼,方才能百战不殆。

    “文笔太差了。”

    “一点文学性和思想性都没有。”

    “歪曲事实,扭曲真相。”

    “就知道讨好读者写一些艳情的内容,没有丝毫文人墨客的风骨和坚持。”

    从文笔文风到文学思想性、再到社会责任感,甚至是文人风骨,高羡从各个角度进行谴责,将这本书批判得一无是处,就是看着看着,声音便没了,完全沉浸入了其中。

    这是从口头上的批判,升华到了精神上的批判。

    再次抓起一枚果干的时候,高羡突然觉得不对劲。

    “嗯?”

    他凑到桌子上,就发现一根透明的丝线悬在空中,刚好对准自己的果盘。

    再顺着这丝线看上去,就发现其直通屋顶,一个穿着夜行衣的贼人正趴在屋顶之上,拿着一无色无味的毒水往下倒着。

    刚好被高羡抓了个正着。

    砖瓦之上的小眼刚好对上高羡的大眼。

    只不过高羡的眼中满是戏虐,而对方的眼中满是惊慌。

    这人马上就要跑,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高羡看到他的一瞬间已经动手了。

    高羡弹指,那毒水顿时顺着丝线顺流而上,顷刻间化为一道水箭穿透那人的眼睛,发出一声惨叫。

    然后从屋顶之上滚落,摔在地上生死不知。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最近有来在饭菜之中下毒的,结果高羡尝了一口就试出来了,然后躺在床上装死,然后进来收尸的几个人便尝了尝他们自己的手艺,之后横着出去了。

    前天早上,伪装成小二的某易容高手,竟然还没到日上三杆就进来打扫,想要暗中行窃,被起床气极大的高羡给锤死了。

    昨天还有暗度陈仓挖地道的,还没等挖到屋下,驴子跺跺脚就将人给埋了。

    接连死了五六个江湖一流高手,这院子简直就成了腥风血雨之地。

    事情闹得厉害了,整个迎来客栈都完全封闭了,被高羡包下。

    除了按时进来送饭的小二,再也没有人敢靠近这边,所有江湖客都知道剑仙和那银花宫的人再次对上了。

    剑仙杀了银花宫的宫主,还拿走了银花宫的传承之物,银花宫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罢休。

    没有传承之物,整个银花宫都将败落。

    没有银花散的解药,不知道多少人要死。

    高羡也不着急,他就要看看这银花宫究竟能有多少人能来送死,最好杀的对方心寒,杀绝对方,才是好的。

    屋顶那贼人死去的一瞬间,就好像一个信号一般,立刻看到客栈周围瞬间出现了二三十人。

    连续这么多日,每一次都出现一人,而且暗杀完之后便隔着许久才出现下一波,仿佛就只是为了让高羡放松警惕心,这些人好像就是为了营造这一刻。

    “动手!”

    此刻正值深夜,除了夜猫子大多都睡了,转角处一辆马车上,一个矮个童子走下,脸上充满了算计得逞的笑容。

    一声令下。

    这些人同时而动。

    “轰隆!”

    冲天大火,将几座院子和整个客栈木楼都一同点燃。

    剧烈的声响如同地震一般传递开来,整个巩州城都被惊动了。

    城内其他坊的居民一个个开门朝着城西大街这边看了过来,就看见火光映天,冲天的火焰冒出十几米高。

    城东一座官署之内,中行笃仿佛早就知道这些银花宫的人要动手,一听见动静就闯了出来,甚至还有这不少人手一同聚集待命。

    只是中行笃完全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大胆,竟然在巩州城内使用虞火雷,此刻看着远处那冲天大火,整个人都吓呆住了。

    这是用在战场和朝廷禁运的虞火雷,是一等一难弄的禁物,抓到就要杀头,这银花宫为了对付高羡,将这样的东西一下子拿出了数十个,

    光是价值已经超过千金,而且寻常就算有千金还买不到。

    更可怕的是这种虞火雷内藏异兽油脂,只要点燃,极难熄灭,只要扩散开来能够烧上几天几夜不停息。

    “狗娘养的,这些银花宫余孽怎么将这种东西运进来的?”

    “来人,傻站着干什么?救火……救火啊!”

    中行笃急忙冲向外面,高喊着着急不已,朝着城西大街赶去。

    卫国公府邸也是一团乱,卫国公李国源也惊醒了,召集人手防备意外。

    后院小楼之中李榕儿披着一件衣裳起身,在小楼之上看着远方,身旁的丫鬟上楼连忙说道。

    “小姐!好像是城西迎来客栈那边出事了,老爷让我们去正厅。”

    李榕儿的秀眉之上,出现了一丝担忧。

    一座院子里,一鬓角斑白的剑客正在舞剑,听见动静之后立刻停下。

    “不好。”吕沧海虽然没有眼睛,但是凭感觉就知道是城西大街方向出了事情,立刻抓着剑就朝这边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