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二章:光寒十四州的剑
    西门大街,满街桂花香依在。

    但是一剑引动满街花开的仙人却已然坠入滔天烈焰之中。

    迎来送往,待八方宾客的迎来客栈,已经化为过往。

    一位位银花宫弟子或落于周围建筑之上,或站在长街树下,目光注视着这大火之内,任由远处官兵朝着这里聚集,死守在外面。

    银花宫的大半高手这些日子匆匆赶来,大多都已经聚集于此,夺回传承之物势在必得。

    转角处马车之上,一穿着深色衣衫女子看着大火却是满脸担忧:“副宫主,这么大的火,到时候淫花仙经会不会……”

    他们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花费了这么大代价,不就是因为他们的命都被那淫花仙经给握着的吗?

    要是这东西被火烧了,他们不就只有死路一条?

    此物可是只有历代宫主才能修行掌握,独此一份。

    车内,银花宫副宫主毒童子一阵奸笑:“淫花仙经就在那山河乾坤扇里,这宝扇可斩金碎铁,水火不侵。”

    “那什么剑仙化成灰了,山河乾坤扇叶不可能出半点事。”

    他这一次赶来大周虽然是为了淫花仙经,还同时有很大一部分为了这宫主之位。

    若是剑仙死在了这里,他便是银花宫的下一任宫主,在北魏也将拥有莫大的权势,银花宫在北魏可不仅仅只是一个江湖门派。

    深色衣衫江湖女子瞳孔倒映着冲天大火,就算是金人,在这么大的火里,也得化了,这毒童子看起来便是下一任银花宫的宫主了。

    顿时女子带着几分媚笑恭维说道:“这剑仙死定了,宫主到时候可不要忘了奴家。”

    言语之间,连副字也去掉了。

    “除了剑仙,这城内还有谁能够拦得住我们?”毒童子满心得意,仿佛银花宫宫主之位已经在望,往日里看银花公子作威作福,如今终于轮到他了。

    “嘎嘎嘎嘎嘎!”一阵怪叫声从烈焰之中传来,顿时打断了两人的言语。

    更激起了周围所有银花宫弟子的惊骇目光,这样的火势和爆炸之中,怎么可能还有人活着?

    就算是铁人也得炸穿了。

    毒童子一下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双小眼睛睁得都快裂开了:“这剑仙还没死?”

    “这可是足足几十枚蜀火雷!”毒童子激动的口水都喷了出来。

    重重烈焰被辟开,一人骑驴从其中而过。

    那火焰冲天而起,却连这人一角衣衫都无法点燃,仿佛其就是这火焰的主宰,天地的神明。

    神驴驮着道人踏火而出,目光之中透露着猩红,犹如盖世邪魔而出,

    高羡面色冰冷,平日里耍嘴皮子嬉笑怒骂的样子全都没有了。

    这银花宫的人想要雷霆一击,高羡也同样在等着这些魑魅魍魉聚集一堂。

    只是没有想到这些人为了杀死自己,竟然还有这火烧巩州城的打算。

    而座下驴大将军则是猖狂大笑,仿佛最喜欢的便是这种场面。

    “哈哈哈哈哈哈~”

    驴子可是知道,高羡那吊儿郎当的皮面之下,究竟隐藏着一张什么样的面孔。

    这也是驴子为什么一直叫空尘子大仙的原因,从头到尾,它就没认为过,这家伙会是个人,谁知道那人皮底下到底藏着的是什么可怕至极的存在。

    平日里的空尘子和发怒之后的他,完全是两个人,自己堂堂驴大护法都不敢惹怒这家伙,这些凡人当真是不知死活。

    驴子那如同妖魔一样的眼睛扫向西门大街之上,所有在场的人,所有人都感觉一种如堕地狱的死亡气息笼罩在头顶之上。

    而这妖魔的眼中只有戏虐。

    “你们真的是好大的胆子。”

    “尔等!见过无间炼狱吗?”

    驴子脚踏烈焰,站在了西门大街之上,恐怖的气势压的周围所有人不断后退。

    然而更恐怖的来了,这驴子当着成千上万人的面,深吸一口气,那照彻夜空的大火,不断蔓延的烈焰,化为了一条火龙盘旋而起。

    然后那驴子一口直接将那盘旋天际的火龙一口吞尽。

    所有前来参与击杀剑仙的银花宫弟子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到底是什么妖怪?”

    城内附近原本敲响的铜锣声,喧哗声,吵闹声嘎然而止。

    大批打水赶来救火的差役,还没等坊门打开,就看见远处的火光一下子熄灭了,这些差役顿时傻眼了,根本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火呢?”

    “火怎么没了?”

    “不是说走水了吗?”

    而西门大街之上,原本还有几丝对抗之意的银花宫弟子,这一下彻底吓的魂都飞了,

    “跑!”

    “跑啊!”

    “毒童子这老东西竟然想杀这样的怪物,老子不玩了。”

    几十名威势赫赫,没将巩州城放在眼里的北魏高手,此刻如同老鼠一样仓皇逃窜。

    但是已经迟了。

    “剑来!”空尘子大仙的声音就比寒冬还要冷咧,冻结了整个西门长街。

    青龙自烈焰之中呼啸而起,龙鸣声穿透长街。

    顷刻之间满街横尸遍野,有的人甚至连剑影都没有看到,就已经命丧剑下,有人只见剑光亮起,就发现自己人头分离。

    “飞剑!这她娘真的的是飞剑啊!”一位站在屋顶之上的刀客清晰的看到了下面的恐怖惨状,一跃而起向着远方飘去,结果在半路之上就被剑光贯穿而过,身体落下街头,头如同一块石头砸入某个屋檐。

    “剑仙,这竟然真的是个仙人。”一人被拦腰斩成两截,在地上爬了十几米才断气。

    “能死在仙人剑下,我也算……死的不冤!”长街尽头,一人跪倒在地,看着胸钱贯穿的巨大豁口,脸上布满了惨笑。

    “走走走!赶紧走!”壮汉驾驭着骏马。

    “那……道人……不会……不会……追上来吧?”女子吓的已经连话都说不清了。

    毒童子的马车沿着长街极奔,但是毒童子发现越跑,却距离西门大街越近。

    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和从街头拉到了那火焰燃烧过的残骸废墟前。

    道人手握青龙剑,骑驴一步步靠前。

    “哒!哒!哒!哒!”

    驴蹄声就好像踩在他们的心弦之上,将他们的恐惧放到最大。

    剑光亮起,驾驭马车的壮汉的头颅飞起,至死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深衣女子艳丽的脸上满是哀求,一剑贯穿心脏,瞳孔瞬间失去了光泽。

    那道人停在了马车前,眸子没有任何情感的望向毒童子。

    毒童子已经吓的牙齿都在打颤,“长老……长老是不会放过你的。”

    “银花宫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喊叫的声音,就好像老旧的风箱,破音之中带着死亡的韵律。

    驴子猩红的目光涌出一丝兴奋,开口便是赤红的火焰化为火龙而出。

    炙热的火焰将这歹毒的侏儒和整辆马车吞没。

    毒童子狂呼惨叫,但是身体却一动不能动,只能够硬生生感受着那烈焰吞噬自己的痛苦折磨。

    人世间的炼狱莫过如此。

    “哦!还有个长老!”

    高羡目光看向了城外,仿佛天地的意志一同跨越天际,落在了城外一座荒冢之地。

    一剑横空,贯穿撕裂长空。

    整个巩州城之上,都可以看到一条寒光纵横数里,拉出了一条绚烂到极致的云霞。

    远在城外悄然到来布局,等待着城中消息的某位老者,刚抬起头,就被一道剑光竖着劈成两半。

    临死前只留下一句:“这……怎么可能?”

    和这银花宫长老一般,看到这一幕的,整个巩州城内所有江湖客和高手同时都为之窒息。

    中行笃带着人马刚赶到北门,那一剑从他头顶之上的天空穿过,彻底将他最后一丝骄傲磨灭。

    中行笃站在街上,整个人都好像垮了下来,良久才发出和那银花宫长老同样的惊声:“这怎么可能?”

    跟着吕沧海一起赶到西门大街的许霸元,面对这撕裂长空的一剑,突然为自己练刀而感到叹息:“飞剑之术吗?”

    “千里之外,取人项上人头,真仙人矣!”

    听着身旁刀圣许霸元的感叹和说明,吕沧海双眼虽然没有看到,但是剑心体会之下的却更加明了其中的无尽玄妙。

    吕沧海在这一刻,仿佛已经窥探到了剑术的极致,和剑的最高境界。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光寒十四州。”

    “醉三千客的酒我没尝到。”

    “这光寒十四州的剑,我吕沧海今日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