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三章:淫花仙经
    仙人一怒,血流成河。

    尸体横满长街,血腥之气萦绕数日不散。

    此后哪怕过去了数年,依旧有人夜半路过巩州城西门大街的街头巷尾,听到有人在地底之下哀嚎哭泣。

    人们说,那是被仙人贬入地狱的恶鬼冤魂,在哭号那生生世世的不能轮回,和地府炼狱的烈火灼烧。

    天亮以后的卫国公府。

    巩州城中人或许很多人已经见识到了那一夜撕裂长空的剑光霞云,但是却没有几个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卫国公府邸之内,却已经传开了,中行笃带来的那些官兵差役,此刻在门口讲述着昨夜西门长街的故事,引得整个府邸的人都围成了一圈。

    门口挎着腰刀的正是武仪司的人,中行笃的亲卫,从京城赶过来的人,不论是身手还是出身,都不是巩州城的人可以攀比。

    往日里高傲冰冷,耀武扬威,哪怕是进出卫国公府,除了少数人,其他仆役其连正眼都不会看一下。

    此刻他已然像是一个市井走贩一样,说气话来喋喋不休,兴奋不已,完全沉浸在昨也见到的场景之中。

    经过了昨夜之后,再也没有了任何高傲,目光之中只剩下了对那剑仙的憧憬。

    就好像一场****,洗掉了他所有的傲气。

    因为再高的武功,显赫的出身,在这仙人面前都显得如此不值一提。

    他和其他人都一样,只是天云之下的芸芸众生,逃不脱生老病死、轮回苦痛的凡人。

    “那可是东虞国才有的虞火雷,提炼东海异兽油脂而炼制,融金焚铁,往日里攻城陷地,提到这东西所有吃兵粮的哪个不怕。”

    这人说的眉飞色舞,手舞足蹈:“此刻仙人骑驴从那滔天大火之中走出,你们昨天看到了,那火有多大,整个城西都给照亮了。”

    “但是。”

    挺身抬手,派头十足:“仙人却连一片衣角都没有被点着。”

    “为什么?”这人低着头用一副提问的眼神询问过所有人,将其他人的胃口都叼了起来。

    一群侍女仆役纷纷追问道:“为什么?”

    “赶快说啊!”

    这人吊足了胃口才哼哼说道:“因为仙人穿的衣服是天衣,那是凡人能够比的吗?仙人用的东西都是天上带下来的,凡火怎么能点得着。”

    不过几分钟的剧情,断断续续的讲了大半个时辰。

    从刺客进入迎来客栈,到西门长街大火冲天,再到一剑光耀九天,遮盖明月。

    所有人跟着那动人而充满臆想的故事心弦波动起伏,最后完全倾倒在那仙人风采之中。

    “这些银花宫的余孽,当真是不知死活,敢招惹仙人。”

    故事讲完了,周围其他门房、护卫以及差役也跟着插上一句。

    这些官兵差役以及江湖人士之前提起剑仙的时候,虽然称之为仙,但是实际有几分是仙,犹未可知。

    而此刻,已经完完全全将其当成了真正的仙人了。

    不是仙人,怎能使出那长虹贯月,寒耀十四州的仙剑。

    不是仙人,又怎能踏足烈火而衣袂不染。

    而在卫国公府的正厅之中,国公李国源在中行笃的口中知晓了昨夜的详情,整个人也和其他人一般,激动得热血沸腾,拍案叫好。

    “几十枚虞火雷,堪称神火都不能伤其分毫,一剑纵横数里,取人项上人头。”

    “真仙人!这是真仙人啊!”

    李国源头恨不得亲自去邀请见见这仙人,不过却立刻止步。

    他可是当朝国公,还是外戚,提前和这修仙之人过多接触,反而不好,徒惹皇帝猜忌。

    中行笃是武仪司的人,直接隶属皇宫大内,代表的是皇帝,他去反而更合适。“

    李国源按耐住激动的心情坐下:“中行笃,还不速速将这位仙人请来,一同赴京。”

    中行笃也认为自己定然能够凭借此事飞黄腾达,整个人都有些飘忽,满脸通红:“仙人被吕沧海和许霸元二人请到了城北大宅,中行笃现在就去。”

    李国源则稳妥很多:“慢着,昨夜刚被袭扰,还是等午时过后再去。”

    “还有,将我准备的厚礼带过去,切记,万万不可怠慢。”

    “中行笃省得!”

    —————————

    城北一座大宅之中,高羡隐隐能够看到墙头之上不少青葱的丫鬟,年少的仆役偷偷打量着他。

    不得不说,高羡这幅皮囊,只有一个字。

    帅!

    毕竟这年头要当神仙,对外貌可是要求相当严格的。

    再加上眉心一缕道痕,不得不说当真有八九分谪仙临世的风采。

    高羡面上已然没有了昨夜的煞气沸腾,仿佛之前发生的一切,已如白驹过隙,随风消逝。

    他一手拿着一把折扇,另一手则是一叠绢帛,上面有着细细密密的文字。

    “淫花仙经。”

    这便是银花宫的传承之宝,银花宫立足天下的根本,也是这魔道巨擘门派掌控门下弟子的依仗。

    高羡细细看完这篇功法,发现这本功法和寻常功法不一样,竟然是一门昔日江湖高人淫花老魔走到了绝巅之后,而创出妄图成仙的法门。

    这世上没有修仙之法,但是这人独辟蹊径,创出了一门法门。

    天地万物皆有灵性,花草树木、人畜鸟兽皆如此,在人畜鸟兽之上为各色不同魂魄,在花草树木之上降为灵韵。

    这人武道修行道巅峰之后,身体圆满、意识圆融便能够感受到众生灵性。

    其突发奇想,想要夺取万物灵性融入己身修行,最后逆凡成仙。

    人畜鸟兽魂魄复杂,融之不死即疯,唯有草木之灵,可以尝试。

    只是这人直到死也没能摸索出真正的修行仙法,但是却也摸索出了一些东西,这便是这套淫花仙经。

    能够通过特殊的手法从各色上了年头的草药之上提炼少量草木灵韵,称之为仙方,还有一些不入流的方子,甚至还有毒药使用之法。

    这也是为何这银花公子年近中年依旧一副少年模样,也难怪银花宫历代宫主,都这般强悍,打得江湖各路高手没有还手之力。

    “炼丹?”

    高羡看到这里,便起了心思。

    自己除了被动的敕封神灵之外,其实没有什么修行法门,所谓的打坐、修行、观想,其实都只是睡大觉的措辞而已。

    反正他打了一年座,诵了一年经,也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已。

    而这淫花仙经让高羡看到了另外一条路。

    能否以这方法,提炼天地万物的灵韵,加以开拓,炼成各种灵丹妙药?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吕沧海的声音:“仙长所需的药材已经都带来了,年份都是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