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四章:地阔天高云深处
    屋堂之内,桌案上各种木盒排成一行,里面有着人参、黄精、鹿茸、蛇子草等等各种药物,高羡过目不忘,一一对应找对,然后按照淫花仙经之上记起了仙方炼制之法。

    “驴护法!”准备好了之后,高羡一声喊。

    “小驴在!”驴腿子立刻就位。

    高羡一拍一旁早有准备的一个头颅大小的小铜炉,便直接落在了中央搭建的陶架之上。

    再一挥手,黄精飘然落下铜炉之内。

    驴大将军神火吞吐席卷之间,与高羡心意相连,精准控制好火候和温度。

    黄精瞬间化为了一团灵萃,落入铜炉底部。

    一种接着一种草药不断提炼,最后化为了完全的灵萃坠入铜炉之中,被高羡盖上盖子。

    这在银花宫看来聚北魏之力都没炼成的至高灵丹仙方,在高羡的手上,就好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或者说是这驴子的神通之火强悍。

    高羡发现这驴子的神通用来御火攻敌简直就是浪费了,炼丹才是这神火的真正用途。

    “铿!”铜炉开盖的声音。

    “还是有瑕疵!”第一炉打开,出来的灵丹看上去不纯粹,灵性不够圆满,依旧留有凡性。

    高羡皱起了眉头,并不满意。

    “铿!”开盖。

    “再来一炉。”空尘子大仙依旧不满意。

    “铿!”再次开炉。

    “再来一炉!”盘坐在丹炉之前的空尘大仙皱着眉头,看了看剩下的药材,还是决定再来一次。

    而驴护法大将军这个时候求饶了,虽然是小火细水长流,但是也经不住这样。

    它吐火吐的舌头都劈叉了,整个驴和一条老狗一样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

    “大仙!大仙!不能再来了。”

    高羡好想根本没看到驴将军装出来的可怜兮兮,老神自在的问道:“哦?为何?”

    “尔不是说,要给本大仙鞍前马后,做牛做马吗?”

    “不是说风里来雨里去,刀山火海在所不辞吗?”

    “怎么吐了两口火就不行了?”

    驴子这下要为它之前表的忠心付出代价了,让它知道,某些牛皮吹不得。

    “但是小驴……真的不行了。”

    “再吐,就只能吐血了!”

    偷奸耍滑的驴子能够瞒得过谁,也瞒不过高羡。

    “最后一炉,炼成就歇息,还可以给你吃一粒。”

    驴子顿时四蹄竖起,一下子爬起来打起了精神。

    这灵丹散发着的香味,对于它来说也有着极大的诱惑。

    最后一炉丹药花费的时间要长一些,但是一开炉,就看见荧光缭绕于炉口。

    高羡看过去,就看到丹炉底部呈放着三枚灵丹。

    这最后一炉子炼制出的灵丹,一看就知道绝非凡物。

    如同玉石一般漂亮的颜色,看上去不像是药丸,更像是一颗灵珠。

    早在之前炼丹的时候,灵丹妙药的香气就飘满了整座大宅,香味萦绕不散。

    闻上一口,都觉得神清气爽,身上一些暗伤疑难,都有了缓解。

    这么久下来,整个宅子内外的人,都知道这巩州城内的那位空尘大仙,在炼仙丹。

    这让高羡炼丹的屋室,引来了大量目光,不仅仅有着好奇者的目光,还有一些江湖客的窥探,不少人只是为了吸一口这仙丹的仙气,仿佛多吸上几口,就能够延年益寿,长生不老一般。

    也没有人敢真个来打搅空尘子大仙炼丹。

    哪怕知道这炼出来的肯定是神仙吃的仙丹,那也得有命吃上才是,昨夜西门长街的血,到现在还没洗干净呢。

    看到高羡终于结束了炼丹,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守候在外面的吕沧海和许霸元立刻走了进来。

    吕沧海对于这仙方灵丹的药味记忆刻骨铭心,脸上挂着唏嘘不已的表情,开口直言:“仙长炼制的,竟然是传说之中活死丹。”

    “这仙丹在三十年前出现过,闹的江湖之上满城风雨,沧海曾经为此丹出手,可惜最后无缘。”

    刀圣许霸元也听说过这种仙丹:“据说此丹能够活死人生白骨,所以称之为活死丹,意为死人都能救活,任何疑难杂症,原来是仙长炼出来的。”

    高羡看着这吕沧海,递出了一个木盒到其面前:“此丹特意为你而炼。”

    “服之,尔双眼可重见光明。”

    吕沧海顿时呆住了,虽然口头上吕沧海一直说着凡人有眼无心,剑客只要有一颗剑心便可,但是若是能够有一双明目,赏尽山川大河、花好月圆,谁又愿意陷入那永寂的黑暗之中。

    多年以前他争夺这活死仙丹,也是为了治好自己的双眼,那时整个江湖风起云涌,各国势力甚至穿插其中,不知道死了多少人,最后这灵丹落入了蜀国宫中。

    而如今,一位仙人特意为自己开炉炼丹,连国主皇帝都为之争夺的仙丹,就这样毫无所求的赠与自己。

    此刻一身傲骨的吕沧海老泪纵横,顿时跪倒在地:“仙长,大恩大德无以为报。”

    高羡手一托,面色不动的说道:“还不快快服下。”

    吕沧海抓着灵丹的手都有些抖,最后一口吞了下去,一股灵韵直接从其本源深处作用于全身。

    犹如脱胎换骨,身体的暗伤复原,两鬓的斑白隐隐转黑。

    不过这只是附带的作用,最重要的便是吕沧海的双眼不断流出血水,一双浑浊的眼睛,就好想换新一般变换,最后化为了一双深色的眸子。

    “我看见了!”

    “我看见了!”

    “嘶~”阳光太烈,瞬间刺痛了吕沧海的眼睛,久未见光明的双眸一瞬间承受不住。

    高羡早有准备,一挥手,一块布立刻缠上了吕沧海的双眼。

    刀圣许霸元也为这位老友高兴,二人激动不已。

    而这个时候,驴大将军却两侧驮着箱子,来到了高羡的身旁,一看就是要走的模样。

    刀圣许霸元第一个发现:“仙长这是……要走?”

    “此间事了,是时候离去了。”高羡点头。

    “仙人此去何处。”吕沧海早已感觉到了空尘子的离去之意。

    他眼上蒙着布,第一次透过眼睛隐隐看到仙人的模样,和他想象之中的一般身形仙风道骨,气和九天明月。

    眉心一点道痕好似天地赐予的烙印。如天人降世,谪仙下凡尘。

    高羡洒然一挥手,指向大地天空:“看地阔天高云深处,听沧海横流波澜生。”

    和上一次不一样,这一次吕沧海追问道:“可否再见?”

    道人笑曰:“有缘自会相逢。”

    高羡拿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册,递到了吕沧海面前。

    本子上写的不是别的,正是吕沧海送给高羡的天外飞仙四字。

    临别之前,高羡将那天外飞仙的一剑传授给了吕沧海。

    “还望你仗之多行侠仗义,拯救苍生黎民。”

    “沧海铭记五内,永不敢忘。”吕沧海接过书册。

    高羡看向了许霸元,他可知道许霸元想要学高羡的飞剑,但是空尘子大仙这个仙可没有办法传承,更没有办法教他飞剑。

    再者许霸元号称刀圣,一心练刀,与这剑也不大相符。

    高羡再次拿出了一本册子:“这飞刀之术虽然不能够如飞剑一般,千里之外取人首级,但是你若能悟透,天地之间便再也没有人能够躲得开你这一刀。”

    “到时候这一招,便叫做小许飞刀吧!”

    “也望你多读书,什么时候也能够出个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

    许霸元抓着这本小许飞刀,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过仙人所言,岂能有胡说的。

    许霸元恍然大悟,仙人或许这是在告诉他,只要多读书,他们家就能出七个进士,三个探花。

    许霸元感激涕零:“霸元以后定当让儿孙多读书。”

    仙人欣慰一笑。

    长街之上大日洒满,照的人睁不开眼睛。

    正是一个艳阳天,天地之间的冰雪也开始融化,冬去春来,又是一季。

    高羡骑驴背向而去。

    身后吕沧海和许霸元再次拜别,久久凝视,仿佛要将那道身影永远铭记在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