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五章:我本天上人
    “仙人也吃过的面,一碗阳春面,赛过活神仙。”胖乎乎的老板围着布,说起瞎话来脸不红心不跳,丝毫没有发现他说的仙人正好从他面摊前路过。

    “上好的火炭……”

    “完好无损的狐皮子……”

    高羡骑驴走上街头,沿着北门大街而出,天气转暖,也让街头热闹喧哗了几分,摆摊的小贩也叫的更有劲了。

    路上男子大多穿着圆领袍,头戴冠帽,女子穿着夹袄,也没有多少避讳,和小贩争吵讨价还价。

    大周的女子地位不低,女子经商、带剑、为女官的并不少。并未曾像高羡曾经读过的话本里一般,女人都躲在闺阁绣楼里,不能抛头露面。

    甚至还有一些胆大火辣女子盯着高羡看,还和同伴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只是看到高羡一头长发深处,眉心的道痕之后,瞬间面红耳赤,不敢直视。

    来了这巩州城也算有一段时日了,高羡还是第一次认真看到巩州城的繁华烟火。

    当真还有点舍不得,毕竟这里是自己下山的第一站,近日里也发生了不少事情。

    刚好马上就要开春了,高羡也不准备回天云观,而是接着走下去。

    和自己于那吕沧海说过的一般,看地阔天高云深处,听沧海横流波澜生。

    红尘嚣嚣,暂无归期。

    一路之上去寻找能够敕封为护法神之物,发掘自己身上的能力。

    至于大概路线,暂时定为一路向西北而去。

    最终去往那传说之中西北方撑起了天的通天神山,无人能够攀登到顶峰的昆仑看看。

    远远看见城楼,即将出城之时。

    当街之上,一匹高头大马突然追出,拦住了高羡的去路。

    马上之人一身锦袍官衣,正是中行笃。

    中行笃兴冲冲而来,前往许霸元住的宅子,却没有想到,看到的只有许霸元和双眼复明的吕沧海,而仙人早已离去。

    得知仙人还会炼制仙丹,更是以这仙丹治好了吕沧海的双眼,中行笃又兴奋激动,又生怕这仙人离去,功劳全部化为乌有。

    一路之上中行笃策马扬鞭,急奔而来,远远看到骑驴的声影便高喊。

    “武仪司中行笃。”

    “前来求见仙人。”

    翻身下马,行礼相邀。

    道人不罕见,骑驴的人也不罕见,可是如今这巩州城内骑驴的道人就不一样了。

    原本高羡一路经过的时候,就引起路上不少人瞩目,只是注意到的人也只是敢张望,也不敢确认,更不敢上前。

    此刻听这中行笃一喊,整个北门大街之上,谁还不知道,这道人就是近日来传的整个巩州城的仙人。

    “神仙!这个就是来我们巩州的神仙啊。”面摊的老板一下子暴露了他吹嘘的真面目。

    “果然长得和云头上走下来的人儿一样,”街头上采买的几个丫鬟激动不已。

    “哎呀,别乱说,仙人会听到的。”年长一些的立刻按住了几个小丫头片子。

    整个北门一片乱,所有人目光都聚集于此,原本的喧闹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还是第一次见到仙人的样貌,不得不说,高羡这幅卖相还是挺符合所有人对仙人的定义,连带着一股不可冒犯的敬畏之感也从众人心底生出。

    高羡也没有下驴子,就坐在上面看着腰都快要弯到地上去的中行笃:“为何拦我去路?”

    答曰:“中行笃想要邀请仙人前往京城。”

    高羡:“去京城作甚?”

    中行笃眼神之中露出一副智珠在握的神色:“传闻前朝姥山之上,有一无名道人得道成仙,归隐于姥山之内,想来就是仙人了?”

    前朝?无名道人?那不是老道士吗?

    高羡觉得面前这人思想迪化的很,没事瞎猜个啥?

    一气乱讲,狗屁不通。

    看高羡脸上声色丝毫不动,中行笃便以为自己的猜测是真的,立刻接着说道:“仙人有此长生之术,何不献于天子,当今天子德行兼备,有一统天下之相。”

    “仙人若是出山辅佐帝王,开创不世王朝,也是功德无量啊。”

    说着说着,中行笃自己的脸上都露出了几分渴望之色:“高官厚禄,甚至是那国师之位也不是不可能。”

    高羡嘴角扬了起来:“高官厚禄?有多厚?”

    只是中行笃却没有看到,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浮想翩翩之中:“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国师之位?很高吗?”

    “当然高,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有神仙高吗?”高羡突然问道。

    中行笃一瞬间面色难看至极。

    他觉得自己想差了,不能够以自己的目光去看待这种已经超脱凡俗的仙人。

    自己一心追寻的高官厚爵,富贵荣华,在这仙人面前,仿佛唾手可得,而仙人想要什么,自己却根本无法想象得到。

    高羡一看面前这人,就明白这人是什么心思,也看出了前因后果。

    “而且为何现在才出现,你早就知道那银花宫来人在何处,要如何对付我,却一直在等。”

    “中行不知仙人说的是什么。”中行笃顿时大汗淋漓,他突然觉得自己竟然将那江湖手段,算计到这仙人的头上,简直愚蠢到头了。

    “尔是想要看看吾究竟有几分本事,想要看空尘子当不当得起这剑仙之名。”

    驴子踏步上前,天地之势随之一同压了上来,将中行笃的脊梁都给压断,整个人噗通一下跪倒在地。

    “天地为局,难道你也想要下棋,还将我当作那棋子?”

    高羡一句话问的中行笃心中好想有一道雷霆炸裂,瘫倒在地上。

    “呵!”

    中行笃从这笑之中听出了对于这红尘俗世的轻蔑,还有他不知天高地厚的嗤笑。

    “尔只知高官厚禄。”

    “可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道人不再言语,骑驴从中行笃侧畔而过。

    随后,层层火焰缭绕于身下,高羡将双手收于道袍之内,闭上眼睛,骑驴一跃踏空而起。

    这驴子踏火而行,一跃而上城楼,借着便化作火焰消失不见。

    只在云深天高不知处留下几句诗。

    “我本天上人,谪仙下凡尘。”

    “当风歌一曲,清啸达云岑。”

    “……”

    随着诗声绕云冲上九霄,伴随着仙人一同消失远去。

    巩州城内,万民跪伏。

    顷刻间从安静一瞬间爆发开来,发出山呼海啸一般的惊呼声和求神仙保佑的声音,整个北城门黑压压的跪倒一片,朝着仙人离去的方向。

    而中央逆行而跪的中行笃显得格外显眼,此刻其脸色惨白,自己玩弄的心计和小手段,彻底将自己埋葬。

    回去等待着他的,不是荣华富贵,而是卫国公的雷霆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