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六章:谪仙下凡尘
    卫国公府邸。

    不少当地的仆役都被留在巩州城照看老宅,不过依旧还有大量丫鬟家奴要跟着一起上京,这些日子忙的不可开交,大量东西都被整理成箱子摆放在偏厅。

    按理说早就应该离去了,尽早上京赴任太府卿一职,只是那李国源不知道在等什么,迟迟未能动身。

    后院小楼,闺房之内李榕儿穿着紫色罗裙,看上去有些鬼鬼祟祟。

    门关的紧紧的,看到没人,少女便从屏风后面拿出了一本书,躲在屏风后的暖炉前观看。

    书上面写着的是:“剑仙情传。”

    李榕儿当然也听说了一些市井传闻,其中大多数便是源自于这本剑仙情传,一个叫做红鸳的人撰写的话本。

    初闻的时候,李榕儿还是十分气恼,可是还是禁不住好奇,这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书。

    暖炉之内的火炭炸裂,发出轻微碎裂的响声。

    屋子里安静无比,只剩下了略微沉重的呼吸声。

    “这叫红鸳的人好没道理,这话本尽是一些凭空捏造是非,就不怕仙人降罪吗?”李榕儿看的面红耳赤,也不知道是那暖炉火太大,有些燥热,还是因为这话本的内容太过火辣。

    只是不知道为何,李榕儿却感觉放不下来。

    越看,越有些浮想翩翩,好似这话本之中的场景,当真在梦中浮现过。

    此刻,外面突然传来了动静,惊得李榕儿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羞红的将书藏在背后。

    不过她立刻发现这动静有些大的出奇。

    “我本天上人,谪仙下凡尘。”

    “当风歌一曲,清啸达云岑。”

    “……”

    “数页治鉴过,世事诚浮云。”

    “……”

    一声轻唱如同风过大地,掠过整个巩州城。

    整个巩州城上上下下,都能够听到这诗句。

    李榕儿小心翼翼推开小楼的窗户,看向了外面。

    这声音不是从窗外传来,更不是从城中传来,而是从九霄云外传来。

    李榕儿抬头看着天云,忽然想起了一道身影,也是最近在巩州城听到最多的身影。

    “是那个神仙。”

    随后听见外面震天的惊呼声,还有山呼海啸一般的叩首参拜声,巩州城,仿佛又发生了什么不的了的事情。

    披上裘皮斗篷,李榕儿匆匆走下下楼。

    “小姐!小姐!你这是要去哪啊?”丫鬟立刻在花园长廊看到了李榕儿。

    “你没听到哪声音吗?我门到门口去看看。”

    卫国公府大门口,前大街之上。

    车水马龙,人山人海。

    这里是城东,但是此刻不知道多少人朝着城北挤去,只为了一睹仙颜,沾一沾神仙的仙气。

    看着那满城竞相叩拜,山呼神仙的场景,李榕儿樱唇微张,一双美眸完全陷入了震撼之中。

    大院之内的仆人丫鬟们也一个个聚集在一起,这个时候有不少人从后门闯了进来,跑进来就说。

    “是神仙,神仙飞走了。”一仆役手舞足蹈,说话都没有了条理。

    “我听人说了,那神驴踏火而行,带着神仙飞上天了。”

    还有一位丫鬟得意的说道:“我当时可在在场,可是全部都看见了,是最近一直来我们府上武仪司的那位,想要请仙人去京城当国师。”

    “结果神仙看都没看他一眼,那神驴带着神仙,飞出了巩州城。”

    旁边一位同伴后悔不已:“今天本来是我上街买东西的,让小芸那妮子给抢了,要是我去了,不就可以见到神仙了。”

    院中人立刻乱成一窝粥:“听说那神仙长的可好看了,和画里走出来的人一样。”

    “那可是神仙,能长得不好看吗?”

    “那从云头上传下来的声音,真的是神仙说的吗?”

    “那是,除了神仙,还有谁敢念这样的诗句。”

    “芸儿,你给我们说说,那神仙到底长什么样啊?我们这里除了小姐,就只有你见过神仙了。”

    李榕儿就在院墙对面,通过透花窗听的清清楚楚。

    “我本天上人,谪仙下凡尘。”

    少女喃喃自语,想起了那人的模样:“或许,他真的是从天上下来的,不是这凡间之人。”

    正厅之内传出了训斥怒骂的声音,看得出卫国公李国源正在暴怒之中,将几件珍贵的瓷器都给摔了。

    好好的一件事让中行笃办成这样,李国源失望至极。

    “这次去京城,你不用跟着去了。”李国源坐下,端茶送客。

    中行笃浑身一抖,这等于自己辛辛苦苦,爬到这个位置,一夜之间化为乌有。

    享受过权势的味道和荣华富贵,再回到从前风雨飘摇的日子,是回不去的。

    中行笃不甘的上前说道:“李国公,是你让我去办的啊!是你让我去的啊!”

    “我替你鞍前马后,和那银花公子以命相搏,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卫国公连茶杯抖一起摔倒在地:“我是让你上门去看看,还三番五次叮嘱你切忌不可怠慢,你尽是耍一些上不了台面的手段?”

    “是当本国公蠢?还是仙人看不穿?”

    “滚!”

    中行笃落魄离去。

    第二天,卫国公举家前往京城,长长的车队在码头之上登船,从水路再转陆路。

    经过西门大街的时候,突然嗅到满街桂花香。

    李榕儿掀开帘子,头上珠钗叠叠作响,妆容秀美,眉间花钿带着一缕雍容华贵的气度。

    她看向大道两侧盛开的桂花树,还有那重新建起的迎来客栈。

    客栈老板站在大门前,捧着仙人留下的钱袋,高兴的大喊。

    “以后这里不叫迎来客栈了。”

    “叫迎仙客栈!”

    —————

    城外,十里长亭。

    吕沧海背着包裹,一手抓着斗笠,一手握着剑,和刀圣许霸元长亭别宴。

    许霸元带着徒弟,举杯美酒。

    “没想到空尘子大仙刚刚离去,沧海兄也要走了。”

    吕沧海一双眼睛雪亮,更添几缕凌厉之色,和嫉恶如仇之气。

    “我曾和仙人说过,此来巩州是杀该杀之人,平不平之事。”

    “没想到没能亲手杀了那银花公子,反而多次被空尘大仙所救,还被赐予活死仙丹、飞仙剑术,实在羞愧。”

    “唯有除尽世间该死之恶,平尽天下不平之事,方不负仙人所赠。”

    许霸元点头:“仙人气度,不是你我二人可以揣度。”

    饮尽杯中酒,二人拱手相别。

    长亭古道,一剑客之影消失在夕阳下。

    巩州城的故事在冬季开始,又在冬季结束。

    如同繁华落幕后重新陷入平淡,又更像是一曲新篇的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