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七章:红鸳
    高羡换了一身看上去体面了许多的深色道袍,头上的道髻的木簪也换成了玉的,只是眉心的道痕隐去了,除了长得好看点,看上去也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道士。

    毕竟其他地方还可以说相似,混迹江湖的道士也不罕见,算上各种治病、算卦的游方道士就更多了,但是眉心这道痕也太明显了,巩州境内,剑仙的传闻流传得太广,一看就知道他是谁了。

    “你这蠢驴也太能吃了,本大仙都给你吃穷了。”空尘大仙掂了掂缩水到极致的钱袋。

    “你看青龙护法,从来就没让本大仙担心过。”目光之余,仿佛觉得这驴子又胖了一圈。

    驴子看了看空尘大仙崭新的云纹道袍,再看了看精致的美玉簪子、玉佩,最后低头看了看挂在自己身上,价值二十两银子的醉仙酿。

    没敢提。

    驴大将军辩解:“大仙啊!每日驮着行李和你的可是小驴,任劳任怨的也是小驴。”

    “那青龙却还要大仙您拿着,这能一样吗?”

    驴大将军叫屈连天。

    “要想驴儿跑,又想驴儿不吃草,这怎么可能?”

    “大仙您可要擦亮眼啊,看清楚谁才是对您最忠心的。”

    空尘子低头看着这狡猾的驴子,忽略重点的春秋笔法倒是学的挺快的:“你吃的那是草吗?一桌好菜全让你给吃了,你还看这酒?昨天我记得那一壶猜喝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呢?”

    驴大将军顿时顾左右而言他,一副理不直气不壮的模样。

    “可能是撒地上了。”

    这个时候远处大河转角处,听到水流湍急声,哗啦啦犹如万马奔腾。

    “看,是江水!大仙我们看到大江了。”

    一路懒驴拉磨,磨磨蹭蹭,住最上等的房、吃最贵的菜,喝最美的酒,沿着陵水河的城镇而上,终于看到了大江的主脉,颇感震撼。

    大江之宽,不见边界。

    一人一驴兴奋不已,再往前走。

    只见波涛千里,江面之上千帆竞发,船底泛起滚滚白浪,浩浩荡荡方显这条水脉商路之发达。

    开春之后,这条憋了一个冬季的航道,迫不及待的开始全力运转,对于商贾来说,这江面上跑的不是船,而是金山银山。

    远处城池只建三面,是文东郡郡城,一面临着大江,高羡也没有进去停留的意思,直奔码头。

    只有在文东郡,才有去往江庭郡的船。

    江庭郡是江州的州城,更是陵江和京师运河的交汇处,仅仅凭此一条,就知道这江庭郡是何等重要,也是何等的繁荣昌盛。

    不过江庭最出名的却是文士风流、烟花之地,其他诸国商旅士人若来了大周,可以不去京师,但是一定要去江庭感受一下大周的烟花风流。

    高羡在码头边的牙行找到个牙人帮自己找条去江庭的船。

    “这两天没有专门要去江庭的船,得等几天。”牙人穿的比较体面,和码头之上那些卖苦力的形成鲜明对比。

    “不过客官要是急的话,那边倒是有艘被熙山书院包下的船停在了这里,也是要去江州的,我可以帮忙说和说和,至于成与不成,就不知道了。”

    高羡刚应下,这个时候又一个人急匆匆闯入牙行来,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有去江庭郡的船吗?我要今天的,马上。”

    一女子穿着一身灰色的打扮,看上去像个小厮或者仆役,头上的小帽不太合体显得又些可笑,她背上背着一个大木箱,又些沉重,将其压的气喘吁吁。

    手上还拿着一把剑,不过看上去也感觉就是一把破铜烂铁。

    这感觉怪异至极,像是江湖客?又像是个商贩?但是又感觉啥都不像。

    看到箱子里顶出来的工具,高羡恍然大悟:“这是个江湖卖艺搞杂耍的。”

    牙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看来这跑一趟可以赚两个人的钱了。

    将刚刚和高羡说过的话,对着这女子说了一遍,之后便出门安排去了。

    这背着木箱的女子好不容易坐下歇口气,这才看到一旁坐着一个道士,更重要的,还牵着一头驴。

    女子顿时吓的一个激灵站了起来,不过小心翼翼打量了一番,发现高羡的眉心一片空白,顿时长吐了口气。

    “江湖人?”虽然不害怕了,但是警惕心却没有放下。

    “游方道士,替人看病、算卦,赚些钱银回去替道尊塑金身,修缮道观。”高羡老实作答,一脸无害。

    “那就是不懂武功?不是江湖中人咯?”女子顿时骄傲的挺起了不算有货的胸脯,仿佛在告诉高羡,自己就是一个江湖中人,武功不凡。

    “未曾练过武功,这还是第一次下山。”高羡老实作答,自己确实是初出茅庐,之前也没有练过武功,或者说也用不着练。

    “你也去江庭?”放下了警惕心,女子也变得熟络起来。

    “听闻江庭富庶,想去见识一番。”高羡说道。

    女子仿佛颇有心得:“没错,江庭有钱人挺多的,你这道士卖相还是挺不错的,过去之后,只要能说会道,肯定能大大赚上一笔。”

    这少女坐了一会又忍不住,应该是个话唠,或则是个多动症晚期。

    她抱着那把破铜烂铁剑,看了看高羡的一身打扮,直摇头啧啧。

    “小道士你初次下山,还是太稚嫩了啊!”

    “还请施主提点提点。”高羡满心受教。

    少女有几番好为人师的味道,直接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说道:“混迹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还没等高羡开口说话,少女便一拍巴掌:“是深藏不露。”

    少女目光悠悠。

    “只要你不露出底牌,别人就不敢轻举妄动,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境界。”

    “谁先露出底牌,谁就输了。”

    说完一脸嫌弃的看着高羡。

    “你看看你,穿得这么好,发簪还是玉的,这一身得值不少银子吧?”

    “路上那些劫道的啊,魔道?人啊,马上就盯上你了。”

    女子不知,高羡巴不得路上碰上劫道的,特意打扮成这幅肥羊模样。

    不过这个时候不能够这样说,高羡只能作出一副恍然大明白的点了点头。

    “哦!”

    “活到老!学到老!”

    高羡说话的兴头不好,但是少女好为人师的热情却被调动了起来。

    少女指着自己一身打扮,意指自己的苦心装扮,卖弄心得。

    “要学学我,财不漏白,宝剑不出鞘,才能活得长久。”

    “多谢兄台提醒,后面我就换了。”

    少女满心欢喜,又拯救了一个江湖新手,却没有看到后面那驴子一脸无语的看着她。

    驴大将军心想:“这傻姑娘谁家的?和这杀才讲碰到劫道的和魔道中人该怎么办?”

    “劫道的和魔道中人碰到他还有命在?”

    这个时候那牙人跑回来了。

    “包船的熙山书院的人想要见见你们两个,毕竟船上的都是学院的学子,他们有些顾虑也是正常的。”

    跟着牙人一起到码头,上船便看到不少穿着长衫带着帽子的学子走了过来,打量着高羡二人。

    他们此去江州是和其他书院的人相会,也算是每年的一大盛事,和书院无关,只是学子间私下交流。

    不得不说,长得好看还是又些优势,让这些熙山书院的学子脸色松了下来。

    这是种天然的伪装,大多数人仿佛都觉得,长得好看的就不可能是坏人一般。

    “在下唐瑶,江湖人称红鸳,见过诸位。”少女一把走在前面,卖弄出了自己的名号,好像只要提出自己的名字,就能够震惊四方,让对方以礼相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