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八章:我修炼的是剑气
    也确实如此,唐瑶一报出自己的名字,顿时引起了一阵轰动。

    红鸳这个名号在江湖中可能不怎么响亮,但是在市井坊间却是人人皆知,尤其是南方数州,目前流传最广的话本,都是出自这位红鸳之手。

    其文风细腻,最擅长写一些缠绵悱恻的故事,兼之还夹杂着其不知道从何处打探到的江湖各路传闻,深得市井之人喜欢。

    尤其是在女子闺阁之间,南方不少少女都相传竞阅,写出了少女们梦想之中的江湖,是少女们心中的偶像人物。

    当初巩州城内剑仙情传一出,千万人竞相购买,一时洛阳纸贵。

    哪怕后来被禁了,私底下整个巩州城也是相互传阅抄录,剑仙的那点小故事闹得满城风雨,不知看羞了多少闺阁怀春少女。

    “什么?你就是红鸳?”站在前头的学子惊讶无比,或者说面前这位红鸳有些和自己想象之中的不太一样。

    “哪个写过江湖志的红鸳?”后面更是接连不断冒出疑问,和激动的声音。

    “不会吧?红鸳竟然来我们船上了?”

    “白玉京这本书我太喜欢了,尤其是……”

    这个时候从船舱里面急急忙忙走出了七八位女学子,一看到红鸳立刻围拢了上来,将其他人全部都挤到了一边。

    往日里一直都是主角待遇和所有人视线核心的某大仙,此刻已经被挤到了角落,沦为路人甲。

    熙山书院不仅仅招收男子,还有分院教授女学,有着不少女学子。

    从这方面看来,大周的风气还是挺开放的,女子地位并不低,其实这点高羡在巩州就深有体会。

    此刻这些女学子谈起话来,更是充满了自信,落落大方。

    “红鸳,红鸳大师您能够和我们说一下,江湖志里的孙柏秋和周杏儿最后到底有没有在一起吗?”一位年纪小一些的圆脸少女,关注的则是故事男女的结局。

    红鸳老到的使用出万金油答案:“这个就看大家怎么想了,每个人对于书中的结局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看法。”

    一位高挑的女学子问出的问题则要文艺一些:“白玉京中,最后主角说的那句话到底有什么寓意?”

    红鸳回答得非常专业:“这得从主角的性格和经历来进行分析……”

    “红鸳大师,您书中的人物都是江湖里真正存在的吗?”有人对红鸳书中的真实性表达出了疑问。

    红鸳别看个头不高,说气话来气势和派头却是十分的足。

    “当然存在,像什么乾坤剑、霸往枪啊、心剑、刀圣,那都是和我熟悉的很啦。”

    “我们在江湖之中称兄道弟,提起我红鸳的名字,谁不知道。”

    “红鸳大师!红鸳大师!最近有没有什么新作?”

    此刻,好为人师的红鸳大师正满心欢喜的给女粉丝们宣扬大道,讲述着自己卫他们创造的书中世界。

    丝毫没有注意到,角落里某个道人正目光悠悠的看着她。

    驴护法大将军小心翼翼蹭了蹭高羡的衣角。

    “大仙!破案了,破案了!”

    “就是这个人。”

    不过总的来说,高羡二人顺利的被这艘船接纳,踏上了前往江州的路途。

    船行数日,早早就进入江州境内,不过这一日船上的气氛却变得沉重了一些。

    主要不是来自于船客,而是船上的船工和船老板们。

    船头之上,船老板摆上香案,供上猪头,带着所有水手船工向着大江叩拜,口中默念有词,仿佛在供奉朝拜着某位神明。

    引起了船客们的注意。

    红鸳大师唐瑶推开船舱的门,带着一群完全被其征服的女学子们出来。

    男女分开,客舱分给了女学子们,男人只能在外面打通铺。

    唐瑶一看就知道这是在干什么:“我们已经进入江州了,但是这一带可不太平,闹河妖闹得厉害,船老板这是在祷告河妖,送上牲祭,让河妖放我们过去。”

    “不是说是河神吗?”有学子在一旁听到了那船老板的祷告声。

    “什么河神?专门吃人的能叫神吗?每年这一带都会发生河妖覆船食人之事,可恨的是那河妖躲藏在水底,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它。”

    “而且沿途不少村镇信奉这河妖,年年还会用人来献祭,因为这妖魔,造成了不少惨事。”唐瑶颇有江湖人的豪气,好打抱不平。

    船上的人脸上出现了担忧的神色:“我们不会碰上这河妖吧?”

    唐瑶眼看恐慌的气氛,又开始了她的口若悬河。

    仿佛这些写话本的,说起大话骗起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过缓和气氛安定人心,却是效果十足。

    唐瑶抱剑而起,站在了船中央,立在所有人面前,背对着刚刚升起的朝阳:“你们知道我是如何得知剑仙和那李氏二女之间的关系的吗?”

    对于这件事情,不少人早有猜测,有人说红鸳是江湖最强大的情报机构,也就是撰写天机榜的组织天机阁的人。

    有人说红鸳和剑仙是好友,还有人说,红鸳就在巩州城内,认识那卫国公家二女。

    此刻船上熙山书院的男女学子们也纷纷猜测起了红鸳和那巩州剑仙的关系。

    卖够了关子,唐瑶一身江湖高手站立的姿态转身,目光悠长。

    “大家都知道我红鸳是江湖之中的一名女侠客,仗剑惩恶扬善,但是却没有人不知道,我也出自姥山云天观。”

    在场的所有人顿时露出了震撼的神色,一位位女学子看向唐瑶的目光,甚至充满了憧憬。

    剑仙在巩州城的故事,传扬了这么久,人人皆知道巩州出了一位真正的仙人,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火踏长街,飞剑除魔千里之外。

    这不是什么江湖客,而是一下子从江湖抬高到了神话的阶层,发生在现实之中的神话故事。

    “难道?”所有人不由得咽起了口水。

    唐瑶眼露淡然漂泊神色,仿佛在模仿着那位空尘子大仙的做派。

    “没错,我和姥山云天观的空尘子大仙。”

    “其实是同门师兄弟。”

    唐瑶不经意的震动剑鞘,手中剑好像触动了某个机关,无风自鸣,隐隐出鞘露出一缕寒光。

    “不过剑仙修行的是飞剑之术,而我修炼的,是剑气。”

    听着那突然响起的剑鸣叫,和名扬天下的红鸳大师,在场所有人都心安了下来,有这样一位高人随性,就算碰上了河妖又能如何。

    角落里,高羡和驴子同时张大了嘴巴,面面相觑。

    我们怎么不知道老道士还有你这个徒弟?

    “所以,若是碰上河妖大家也不用怕。”

    唐瑶将手上那破铜烂铁一横:“我红鸳就怕它不来,若是来了,今日便是斩妖除魔的时候。”

    现场叫好声一片,不少女学子纷纷将红鸳大师当成了人生目标,要成为这样的人。

    不过别看红鸳大师说的大气,实际上她清楚的很。

    河妖传闻已久,但是大江之上往来这么多条船,每年也只有渺渺几艘听闻是被河妖倾覆的,但是实际上是不是真的谁知道。

    她来往了不少次,也没碰上什么河妖,这群学子就是瞎担心。

    瞎操心傻,该吃吃,该睡睡,明天就该到江庭郡了。

    江湖之中只会流传着河妖侥幸逃脱于红鸳女侠之手,将红鸳女侠的名头,再次传向四方。

    红鸳大师嘴角浮起。

    “一切都在算计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