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十九章:深藏不露的底牌
    夜里船舱点着蜡烛,红鸳女侠唐瑶例行讲述起了她的江湖传奇故事,不过今夜不一样,唐瑶将她那宝贝箱子也给拿出来了。

    箱子里七八本书册、四五绳索困住的书卷,笔墨砚台,最重要的便是几个精致无比的傀儡人偶。

    被拿出来的是一个云中仙女的模样,脸庞如玉一般散发着流光,眉目栩栩如生,穿的也不是大周王朝常见的服饰,而是一套华丽精致的霓裳羽衣,眼角有一滴泪痣,惹人怜惜。

    熙山书院的学子们哪里见过这样的人偶,惊奇不已。

    “这也太精巧了。”有人想要上前摸一摸,见唐瑶嘟起了嘴巴,宝贝的护住,只能作罢。

    “太漂亮了。”众人纷纷赞叹。

    “这是傀儡戏?红鸳大师还会这个?”也有人注意到了傀儡人偶上戴着丝线,立刻认了出来。

    红鸳女侠唐瑶说起这个有几分自豪,和之前吹嘘不一样了,带着几分认真。

    “当然,行走江湖,大隐隐于市。”

    “大侠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行侠仗义,大家也是有正经工作的,比如霸刀王七现实之中是个杀猪匠,毒侠是个大夫,这种事情数不胜数。

    “当大侠只是我的爱好,其实我是一名傀儡戏师,最初写话本,是为我的傀儡戏而写。”

    “本来是准备在江庭郡今年的元宵灯会上表演的,不过和大家有缘,就演一段给大家看看吧。”

    众人纷纷叫好,唐瑶笑的比别人叫她红鸳大侠还开心几分。

    唐瑶将傀儡人偶放在了书箱之上,手指牵动,丝线扯动人偶自行起舞。

    舞姿梦幻飘绕,脚踏虚空起伏,霓裳拂过唐瑶的脸颊,火光在其身后悦动,当真如同天女下凡一般。

    一男一女演起了话本里的故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灯火中一片寂静,只有傀儡戏的影子。

    故事的最后,女者歌喉婉转,唱起了诗词。

    “红豆生南国……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一场华丽的天女之舞落幕,人偶停下收拢在书箱之上。

    大家都看痴了,直至睡梦之中,还回荡着那傀儡戏人偶的影子。

    月明照大江,江河之上除了大船驶过泛起的浪花,一片祥和宁静。

    但是一道银色的身影出现在了江面之上,朝着江面上的客船而来。

    首先发现的是驴子,船尾拴着的驴子哼哼了两声,高羡立刻就睁开了眼睛,

    “河妖?”高羡感觉到了那应该是一个庞然大物。

    高羡也没有声张,将被子一卷,接着闷头大睡。

    反正已经有红鸳女侠这等高人许诺要对付这河妖了,空尘大仙累了?今日暂时歇业,不斩妖除魔了。

    没有多久,变故发生了。

    “咚嗡~”

    整艘大船突然间被巨物撞击,整艘船向右倾斜,

    深睡之中的诸人瞬间滚做一团,所有人就好想轱辘一样滚向左边,

    突然的失重感让所有人从睡梦之中惊醒,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撞击在一起,哀嚎声一片。

    “江面上起浪了吗?”

    “不对啊?我怎么感觉好像被撞了一下?”

    大家都是和着衣衫睡的,此刻匆匆从船舱朝着甲板上赶去。

    只看见船老板和水手们早就已经赶出来了,一个个看着江面上发呆,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吓傻了。

    月光下的诸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轰隆一声响再次传出,滑腻的蛇尾抚过船舷,顿时一阵人仰马翻。

    这是一条巨蛇,蛇身好似大树一般粗细。

    “这是什么鬼东西?”看到这一幕的人骤然间打起了一个冷颤。

    “退,外面有怪物。”有人尖声厉叫。

    所有人吓的一下子缩了回去,纷纷朝着角落里钻。

    “蛇?”

    “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蛇?

    “这是龙,是河神姥爷,是河神老爷啊!”船老板一下子就跪下来了,但是这河神老爷丝毫不给面子,又是轰隆一尾巴甩在了船上,掀起巨浪打得船再次倾斜,就差直接栽到江里。

    这个时候高羡才打着哈欠披上道袍走了出来,一位最近和高羡说过话的学子慌张不已,立刻说道。

    “道长,道长,河妖,河妖真的出来了。”

    “不要慌!”高羡一声大喊,吸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们不是还有红鸳女侠吗?”高羡将目光看向了人群之中。

    这个时候抓着剑站在人群的红鸳女侠一下子显露了出来,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她。

    高羡伸手拉出这个头不高胸脯不大,却心比天高口气很大的红鸳大侠。

    “啊?我?”

    红鸳女侠一脸懵逼。

    但是众人却好似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围住了她。

    道人语重心长的说道:“红鸳女侠,都已经这个时候了,还不速速将那深藏不漏的底牌祭出,斩妖除魔。”

    高羡忽而想起几日前的红鸳女侠语录,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深藏不露,眼神之中露出了一丝揶揄。

    “没错,红鸳大师,快快施了神通,收复这河妖吧!”一个高个子水手大汉呼喊。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啊!”领头的学子满怀期待。

    众人纷纷附应。

    而红鸳女侠有口难言。

    “我的的乖乖,我这三脚猫功夫,你们这是要我去送死啊!”红鸳女侠手足无措,丝毫没有了之前的气度。

    自己才是最害怕的那一个啊。

    此刻自己吹过的牛皮,此刻再苦再难也得兜着了。

    红鸳女侠被众人硬顶着冲在最前面,走出船舱,在众人期许的目光之下,迎着风浪朝着前面走去。

    身后的众人一个个躲藏在船舱里,隔空给女侠呐喊助威。

    “红鸳女侠好想有些发抖啊?”有人看着寒风之中的红鸳女侠觉得有些不大对劲。

    “你们懂啥?这叫是示敌以弱,这样对对方就会轻敌,从而露出破绽。”铁杆女学子立刻将这几日听到的江湖套路现学现用。

    “没错,那妖魔哪里是红鸳女侠的对手。”

    “红鸳女侠可是学会了天下无双的剑气。”

    军心再次稳定了下来。

    此刻颤颤巍巍站上船头,迎面风浪里的红鸳女侠,已经是眼泪鼻涕满面,只是背对着众人,大家看不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