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二十一章:本大仙的威名竟然传到了江州
    临江乡。

    江岸上正在搭台唱戏,不过那戏看上去诡异惊悚,犹如群魔乱舞,穿着奇形怪状的人模仿着妖魔,狂叫乱吼。

    整个江边乱哄哄热闹至极,聚集了不知道多少人,仿佛周围几个乡的乡民都跑过来了,只是气氛有些凝重严肃,完全不像看大戏的氛围。

    随后,台上的人退了下去,一个年过古稀的神婆穿着一身挂满彩条的衣裳,望着滚滚而下的大江浪涛,站在高台之上。

    “嚯威!”神婆安静的看了半天,突然一抬手,高喊一声,跪在了地上。

    身旁一名名穿着黑色衣衫的高壮男子侍奉在后,立刻抬着一样样东西,将江岸边的供台搭了起来。

    供台之上不仅仅帮着活猪、活牛、或羊,在最中央,竟然还有三个四五岁的孩子被打扮成童子模样放在上面。

    这是人牲,除了上古之时有这种风俗,如今早被禁止,只是乡野之间仍有遗留。

    台下,不少男女老少乡民指指点点,面露不忍之色。

    但是更多的人用一股狂热的表情看着那神婆,还有树立的起来的河神神像。

    每年河神祭的时候,十里八乡不仅仅要献上牲祭,还会选出一位童子祭河神,这一年轮到的便是临江乡。

    人群最后面,哭的撕心裂肺的便是其中一个孩子的母亲,孩子的父亲孙老二死死的拉住妻儿,背后还有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抓着父母的衣服哭泣不已。

    一旁还有着不少临江乡的人在后面怒目而视,但是却被其他人死死的看着,今年临江乡的人闹过好多次,其他乡的人不得不合起来压住他们。

    临江乡的孙铁山站在最前面:“前年是我们临江乡的人,去年是我们临江乡的人,凭什么今年还是?”

    “十里八乡,为什么总轮到我们临江乡,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一名穿着清凉,身上带着鱼腥味的渔夫上前就是一顶大帽子扣了下来:“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问题?这是河神选中了你们临江乡的人,难道你们不服?还是觉得河神选错了?”

    “不祭河神谁来保佑我们?”其他人纷纷应从。

    “没错,要是不祭河神以后打渔、渡口、过船都不安全了,我们祖祖辈辈都祭河神,十里八乡哪个村没死过人。”渡口的船夫们聚成一帮,堵住了临乡村的人,双方怒目相视。

    “河神保佑我们十里八乡风调雨顺,我们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些人顾左右而言他,直接将问题引到临江乡的人不愿意祭祀河神身上,对其中男子提到的猫腻视而不见。

    反正只要不是他们乡的人便好,谁管临江乡的死活。

    整个人群之中闹开了,一场冲突看上去不可避免,引起了高台之上的神婆注意。

    神婆看了一下后面人群之中的乱象,听了身旁的人来报,仿佛极为不满意,

    立刻看到十几个黑衣大汉冲了出来,将那临江乡的人打得头破血流,一个个躺在了地上。

    领头的一个大汉凶神恶煞:“河神保佑你们年年风调雨顺,多少年没有发过大水,这些年我们十里八乡江上为什么没有死人,这全部都是河神保佑。”

    “结果每年祭祀一次河神你们都不愿意?你们这些畜生一点不念着河神老爷的好,简直就是狼心狗肺,还敢对河神老爷不敬。”

    一通乱揍,哀嚎遍地。

    “都给我跪好了,等会要是惊扰怠慢了河神老爷,到时候就不是祭品的事情了,别说我不讲情面,你临江乡在这十里八乡以后就没有好日子过。”

    临江乡的人虽然闹,也只是气愤,却不敢当真和神婆闹翻,此刻到了这种地步,剩下的人只能跪倒在地上,顿时整个闹局平息了下去。

    神婆这才满意的回过头,接着开始整个祭河神的仪式。

    神婆祭祀河神的手段显然不平凡,挑选的祭品也颇为讲究,最重要的便是人牲。

    神婆用特殊的血液涂满了男童身上,还绘制各种奇怪的符号,最后将一枚药丸按进了男童的嘴巴。

    这男童也不哭不闹,完全就如同一个提线木偶一样。

    随着药丸服下,这男童浑身上下血气流转,看上去皮肤红润发亮,就好像要成仙一样。

    剩下的两个也如同一般。

    这个时候神婆点燃粗壮的高香,一根接着一根插在了面前的供台之上,再次跪倒在地,和之前一样,骤然发出一声:“嚯~威~”

    整个仪式进入高潮,岸上敲锣打鼓,所有人跪倒在地,一同高呼同样的号子。

    鼓每敲打一下,众人便跪伏叩首,山呼海啸的声音发出,跟随者浓浓烟气一同流淌向江面。

    他们这是在呼唤河神,前来享用祭品。

    古老时代遗留下的习俗,带着蛮荒色彩的神秘感,却更让人信服,让十里八乡的所有人认为,他们供奉的是真正的神明,生出畏惧和信仰。

    烟气巡游大江之上,沿着风波而下,朝着下游而去。

    而此刻正好有一人溯流而上,朝着临江乡而来。

    高羡盘坐在巨蛇的蛇头之上,身后那懒驴也趴下了,全凭着青龙护法引导着巨蛇之躯游过大江。

    这个时候懒驴鼻子突然耸动:“什么味?真香啊!”

    高羡也闻到了这味道,不过他和驴子感觉不一样,只感觉到了往日道观里的香火气,这烟气仿佛对驴子这类存在有着特殊的作用。

    再往前,远远就听到江岸之上阵阵鼓声,以及震天的呼喊。

    隐隐能够看到高台架起,岸边密密麻麻的人朝着江中叩拜,好似在迎接着道人的到来。

    高羡一愣,随后腰杆一挺。

    难道本大仙的名头都已经传到了江州,这么多人前来恭迎本大仙?

    原来本大仙的威名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空尘大仙心中颇感欣慰。

    岸边,神婆已经是满头大汗。

    叩拜了许久,引神香也点了,嚯威喊了半天,按照往年,河神老爷这个时候应该早就来了,为何今年迟迟不见踪影。

    身后的黑衣汉子也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跟着神婆叩拜下去。

    一轮接着一轮,鼓声再次响起。

    良久之后,终于看到江河之上波生浪涌,大风拂过江岸。

    众人抬起头,就看见远处河岸一条好似龙一般的银色身影朝着上游而来。

    “河神显灵了,河神显灵了。”

    一神婆高声大喊,激动得就好想要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