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二十五章:盖世驴魔头
    “砸了那河妖的庙。”

    “砸了河妖的庙。”

    “现在就过去。”

    “大家现在就去,千万不能让那些家伙跑了。

    听了几位乡老传达之后,乡民们一个个群情激愤,仿佛多年心中怒火彻底点燃,就等待着这样一个机会释放出来。

    孙铁山第一个拿起火把,在石桥村祠堂前的篝火前引火点燃,转身看着所有人。

    “要让那帮吃人肉喝人血的畜生付出代价。”

    “没错,河妖死了,神婆死了,他们这些为虎作伥的杂种也不能跑了。”接着第二个人拿着火把点燃,站在了孙铁山的身旁。

    “想这么完了,绝对不可能,我家孩子的死,我一定要报。”一个接着一个人站出。

    成百上前的火把举起,汇聚成浩浩荡荡的人流朝着平安乡而去。

    平安乡今夜不再平安。

    神婆用了几代,数十年经营下来的威望还不及高羡一日。

    道人在白日里弹指间将河神庙的信仰大山摧毁得一干二净,又在夜里将空尘大仙这座虔诚大山在人们心中屹立而起。

    夜里的平安乡,只看到火把长龙盘从四面八方而来,将那河神庙所在的小山各条山道封住。

    就连平安乡这个往日里河神庙的大本营,信众最虔诚之所,如今也纷纷倒戈加入人群之中,替着人群引路开道。

    往日种种所为,终于迎来报应。

    河神庙之中,所有庙祝、弟子、仆役慌乱作一团,远比下午得知河神死了的时候还要无措,因为当时还有底气,而且心怀侥幸。

    那人既然放过了他们,就应该不会马上过来处置他们,

    只要拖上一日,城里神教总坛便会再派出人来,他们坚信就可以应对目前的局面。

    要知道,他们神教可不仅仅只有一个河神。

    不过没有想到,当天夜里,河神庙就被围了。

    “怎么夜里就来了?”一名穿着庙祝袍子的老者看着山下的火把长龙,急得跳脚。

    “怎么办?往城里送信的人下午才刚走。”身旁的一位黑衣弟子站在河神庙的山门之前,看着下面的动静,那人山人海的模样,让人心惊肉跳。

    其他众多黑衣弟子也是如此,尤其是那些下午钱去参与了祭祀河神的弟子。

    下午那道人乘着河神老爷过河,飞跃大江而出,以雷霆万钧之势压死神婆,俯视他们的姿态彻底将他们的胆子吓破,此刻回想起来,依旧历历在目。

    “怕什么?都是一些泥腿子,你们练的功夫都练到狗身上去了吗?你们平时吹的有多厉害,这个时候全都怂了?”

    “不过只是一些拿锄头的农夫渔人而已,大家别慌,明天神教总坛一定会派人来救我们的。”一阵劈头盖脸的大骂,庙祝老者强行安稳人心。

    “万一……万一那杀了河神的道人来了呢?”有位弟子说出了其他众人的想法。

    空气顿时安静了下来。

    外面嘈杂呼喊的声音越来越近,脚步声也越来越多,哪怕隔着高耸的院墙,都能够看到那充盈的火光。

    河神庙内,近百人拿着刀剑,在庙宇之内严阵以待,一场厮杀不可避免。

    河神庙的人一边没将这些乡民放在眼里,一边心中惶恐那杀了河神的道人来了,抓着刀剑的手心都捏着一把汗。

    透过半掩着的门缝,他们死死的盯着外面的动静。

    然后,站在最前面的几位黑衣弟子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逐一平静,目光之中的十里八乡的村民一个个兴奋不已,好像在迎接着什么大人物上来一般。

    “来了,那杀了河神的家伙真的来了。”几个站在最前面的黑衣弟子一时之间感觉口干舌燥,惊惶的目光看向身后,将恐惧传递到了所有人身上。

    “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

    随着蹄子踏过石板的声音,一只毛色发亮的驴子出现在了阶梯的最上方,面前正前。

    “?”所有弟子心中出现了疑惑。

    “怎么是只驴子?”一直关注着外面的庙祝老者也惊诧不已,目光四处寻索,仿佛在寻找着另外一个身影。

    那驴子高昂着头颅,缓步上前,然后骤然止步。

    “嘎嘎嘎嘎嘎!”

    “今天轮到本护法大将军斩妖除魔了。”

    “凡人们,都给本护法神跪下。”

    驴子竟然开口说起了人话,就好像人一样大笑怪叫,听的让人心底发寒,这是对于未知和妖魔的恐惧。

    最后的“跪下”二字在怒吼下不断传递,回荡在整个河神庙之中。

    驴护法大将军低下头来,双目朝着河神庙看来,双眼在黑暗之中爆发出血色的红光,仿佛已经锁定了庙宇之内的每一个人。

    “这是什么妖怪。”众人还来不及惊骇逃窜,就看见浓浓火光照亮山头。

    “轰隆!”

    火龙直接轰开大门,闯入河神庙之内,化为一声轰响。

    剧烈的爆炸向着四面扩散,不知道多少人在一瞬间化为了焦尸。

    这凶神动起手来可没有高羡那般有顾念,除了高羡这位至高无上的神主命令不可违抗,它目中无人。

    若没有高羡束缚,这家伙就是一个散发着滔天凶威的妖魔,哪里回去顾忌这些凡人的死活。

    驴护法大将军踏步穿过轰成一团残渣的庙门,迈入河神庙内。

    四处熊熊燃烧的烈火瞬间平息,仿佛在听从着其号令。

    满地哀嚎呻吟,驴护法大将军站在大门前,靠的最近的一个黑衣弟子,只剩下一口气,依旧畏惧的不断后退,好像在拼命远离这凶神,大魔一般的驴子。

    “妖……妖……妖……。”话还没有说完,这黑衣弟子便咽气了。

    驴子脸上显露出了张狂的大笑,嘴巴咧开露出森白牙齿。

    “跪下~”

    “下…下…下”回声如同狂风一般冲击而出,将人震得头晕目眩。

    剩下只要还能爬起来的人,不论多重伤的人人全部跪下,朝着驴子,仿佛在迎接着至高无上的神衹。

    没有人再敢多说一句话。

    走到人群最深处,驴子两脚踢死了两个挡路的杂鱼,站在了那庙祝老者的前面。

    猩红的目光底下来,俯视着颤颤巍巍,快要趴到土里去的老头。

    “凡人,你真是三生有幸。”

    “大仙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