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二十八章:飞剑传书
    巩州城,刀圣许霸元的宅邸。

    虽然开春,但是最近几天天气没转暖,反而比冬季还冷几分,家里的仆役提着竹篮一溜小跑匆匆赶往街头,没想到刚推开门,便看到一封信函掉落了下来。

    信函上写着空尘子三个字。

    仆役一看到,立刻放下篮子,转身就往里面跑。

    院子里刀圣许霸元一大早就起来练功,拿着一本册子,一手拿着一把飞刀,然后脑海不断临摹着那册子上无上意志的道韵。

    其眼睛一睁开,一股气势笼罩在整个院子之内,人没看见动,刀却已经出去了。

    一刀即出,刀插在摇来晃去的木人额头之上,齐柄而入。

    许霸元擦了擦额头之上的汗,叹道:“还差得远呢。”

    这个时候管家拿着一封信函匆匆入门来:“家主!你看看。”

    许霸元接过一看,顿时惊喜道:“这是空尘子大仙送来的信?”

    接着连忙追问:“可曾看见是谁送过来的?”

    “不曾见得,刚刚小三子出门买菜,就看见这封信插在门缝里了。”管家指着大门口说道。

    “仙人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从信中看,仙人应该是到了江州。”

    “远隔千里,却直接将信送到了巩州,这应该是用仙术将信送过来的。”

    许霸元越想越惊奇,这种能够跨越千万里传信的仙术,再次打破了他对仙人的想象。

    信中空尘子大仙向他询问江州五神教的事情,许霸元混迹江湖多年,知道的消息当然也多,立刻书信一封。

    不过等到写完了,许霸元才发现问题:“这回信写好了,可是该如何送回去呢?”

    许霸元话音刚落,就见光芒一闪,手中信便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许霸元和管家面面相觑,最后只能感叹,仙人伟力,完全不是自己这等凡人可以揣度的。

    固山县,城外一处宅邸田庄之外。

    吕沧海站在横七竖八的尸体前,抬头望着望着血染红的灯笼,这里依旧保留着过年未散的喜庆,门帘的横幅上还写着太平长安四字。

    走进去,更是横尸遍地,男女老少,一个不少,满门上下都死在了这里。

    一身怀六甲的妇人死在正堂门槛上,一只手探出向外,眼睛瞪着老大的看着正门方向。

    吕沧海转身离去,只是握着剑的手变得紧了几分,一双凌厉的眸子更是变得冰冷如霜。

    固山县内老井街上的一处大宅正式江龙帮的驻地,一群所谓的江湖帮派人士正在狂饮大笑,酒肉满桌,美酒四撒,不少人喝得伶仃大醉倒。

    突然间大门轰开,几人倒在地上,吐血身亡。

    里面江龙帮的人立刻条件反射一般的冲了出来,但是人刚聚集在一起冲入院中。

    就看到门口那人影手中剑出鞘了。

    一剑出,众人只看一仙人之影从天而降。

    “天!”

    “外!”

    “飞!”

    “仙!”

    吕沧海使用这一剑的时候,虽然意境差的远了,更没有那满街花开好似神迹一般的天地异象。

    但是这派头比高羡当初用的时候还大。

    收剑入鞘,院中人纷纷倒地,眸子里只剩下茫然。

    一剑落下,仇寇尽数死绝。

    外面长街之上看热闹的人一个个吓的四散而逃,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杀人了,江龙帮的人都死了。”

    “江龙帮的人都死了。”

    一瞬间,原本热闹的大街,变得门可罗雀。

    只剩下吕沧海一人。

    握着剑,坐在江龙帮大门前,吕沧海突然又些迷茫。

    “为何这世间总有杀不完的恶人?总有看不完的惨事?”

    “只凭我一人,就好蚍蜉撼树一般,怎么可能改变得了这世道?”

    这个时候,一封信函突然从天而降,落入吕沧海手中。

    有些颓然的脸,瞬间挂上了喜色。

    吕沧海打开信函,里面不仅仅有着一封信,还有一枚玉,上烙印着一青龙法印。

    看着空尘子大仙来的信,突然间,他觉得可以问一问仙人。

    高羡飞剑传书寄出不到两个时辰,便跨越数百上千里路回来了,看起来这飞剑传术的效果还是非常不错的,以后算是多了一个超远距离沟通和传送物品的手段。

    高羡也从信中得知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原来这五神教,百年前叫做五毒教,原本是个江湖门派,可是后来大周建立以后,这五毒教因为当初有扶持大周天子争龙有功的关系,被天子赐名为五神教。

    大周开国天子还敕封五神教的神祗为玄朱火德真君,允许五神教这江州一带其可以传道。

    此后便从一个江湖教派,变成了朝廷正式册封的神祗信仰势力,在江州一带,堪称是权势滔天。

    大概了解了这五神教的信息,高羡也做好了离开的打算。

    出发之前,高羡再次书信一封,回给吕沧海。

    纸上只有一言。

    “鱼,溯流而上。”

    “沙,随波逐流。”

    随后,高羡便推开了门。

    这一次,直抵江庭郡。

    临江乡乡口,远远山路上几位汉子扛着一头野猪下山来,兴冲冲而归。

    昨日里发生的事情,彻底改变了十里八乡的命运,也让孙铁山无比感谢那空尘大仙,早早上山打猎,便是想要寻些好东西款待仙人。

    还没到乡门口,远远孙铁山就看到了一道人骑驴从临江乡而出。

    孙铁山一下子就认出了,那正是空尘子大仙。

    其心中焦急,急忙上前拦住。

    “大仙!空尘子大仙!这是要去何处?”

    “乡老正在想办法款待仙人呢,何不多留一段时日呢?”

    道人言:“妖已斩,魔已除,何故多留?”

    “仙人为何如此急促,乡里早就准备好了,还请仙人吃过宴席再走吧?”

    道人摇头:“此地已经不需贫道了,而世间仍有妖魔为患。”

    “缘起缘灭,皆由天定,若是有缘,日后自会再逢。”

    “你们若是真的感谢贫道,无需宴席,无需金银,此后诚心多行善事,多结善果便好。”

    说完,驴子沿着狭窄的小道远去。

    “仙人留步!仙人留步啊!”

    孙铁山一路追,但是那驴子看上去走的慢慢悠,他却怎么也追赶不上。

    最后只能眼看着仙人骑驴远去,渐渐在远方田埂之上,融入天地之间。

    “大仙~”

    田埂上,孙铁山突然泪流满面,仿佛有着无限感动,仿佛第一次见到世上有如此慈悲为怀、一心向道之人。

    光是看着那身影,犹如被大日照入心间,方感天地之开阔光明,人心胸襟之伟大。

    跪地叩首,良久未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