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三十章:天下第二十一的轻功高手
    夕阳照在河滩之上,仍旧留有余温。

    道人骑驴在河滩之上留下一溜长长的蹄印,仿佛在和落日并肩而行。

    高羡倒着靠睡在驴背上,目光看着那落日余晖有些醉眼迷离。

    摇了摇坛中美酒,所剩无几。

    一口饮尽,便将酒坛扔入江河之中,随浪沉浮远去。

    道人将双手枕在脑后,摇摇晃晃的开口说道:“你这驴子再磨磨蹭蹭,江庭郡的郡城都关城门了。”

    驴子嘿嘿直笑,大仙这话之中可没有责怪的意思,这么久下来,它对上意可是揣摩得清清楚楚的:“没事,小驴这不是为了让老爷多看看这大日落江的没景吗?”

    “再说,就算城门关了,小驴也能够一跃而过。”驴将军自信满满。

    “听说那江庭郡的城墙可是高七八丈,不是那巩州城的城墙可比。”高羡一笑说道。

    “哪怕是再高十丈,驴将军也能飞越。”驴子最近膨胀得厉害。

    高羡不认识路,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沿着这条大江一直走,前面肯定就会到江庭郡郡城。

    只是那湍急的江水里,浅水边沿着一路都有着一块烂木头随波逐流,总是在后面不紧不慢的紧随在一人一驴身旁。

    有时是在远方,有时是在近处,忽前忽后,飘忽不定。

    谁也不会去注意江里一块烂木头,毕竟和他一起随波逐流的,还有这不少杂物,以及一个酒坛子。

    此刻这烂木头伪装下面,一人套在一个木械里面,脚好似长了蹼一样踩着水,灵活的控制着速度。

    “果然,就算是仙人,在我的伪装术和天下第二十一的轻功面前,还不是发现不了我。”

    这上半身藏在挖空的烂木头里面,嘴角微微翘起,洋洋得意:“若是天机榜要排天下第一伪装术的话,我风某当仁不让。”

    烂木头里,这人熟练的刻下了道人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空尘子丢弃酒坛一个,闻气味应该是巩州的醉仙酿,价值二十两纹银一坛。”

    灵动的耳朵微动,听得半清楚半不清楚,联想一番之后刻下:“和驴妖密谋夜闯江庭郡城,恐有对神教不利的计划。”

    他受坛主命令前来于此,也是最近加入五神教毒神坛的一位护法。

    第一件任务便被派遣来监视这位最近名震江湖,甚至被天机榜单独列为一册的天下第一仙空尘子。

    可见我风某是何等受到坛主重视。

    这样的人物,也只有我这样的高手,才能够不经意间接近,并且密切关注他的一言一行,提前得知他对神教不利的密谋和计划。

    刚刚记录完这道人的密谋,抬起头,突然发现江边一人一驴的人影不见了。

    “人呢?”天下第二十一的轻功高手风雨生心中一慌。

    目光左右巡视,便看到,那驴子竟然站在江面上,就在自己的身后。

    风雨生顿时脊梁一直,水里明明已经够冰冷了,风雨生额头上却冒出了细汗。

    “什么?能够踏江而过的驴子?不是说这驴子只会喷火吗?”

    风雨生心中慌乱,动作却如同条件反射一般,迅速停下装死。

    好似自己真的就是一根烂木头一样,跟着江水远去。

    那驴子踏着步子跟着波涛,不紧不慢的跟在风雨生的身旁。

    驴大将军用蹄子敲了敲烂木头:“醒醒,别装了,早看见你了。”

    风雨生也知道装不下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

    瞬间烂木头四分五裂,一人从其中一跃而出。

    轻功略过江面,如同柳絮随风,落在了岸边。

    不过刚转过身来,却发现那驴子又不见了。

    风雨生再转身。

    果然,那神出鬼没的驴子和道人,正在自己身后。

    风雨生这下不仅仅是额头冒汗,连背上都开始流淌下溪流。

    这是轻功?我堂堂天下第二十一的轻功高手,竟然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风雨生觉得自己今天悬了,不过心中却勉强安慰自己。

    莫慌,他还不知道自己是五神教派来的护法,看我从容应对,定然能死中求生。

    风雨生危机之中脑袋涌现一丝灵光,立刻找到了脱身之法。

    他立刻作出一副江湖豪迈的姿态,抱拳以江湖礼仪相对:“在下风雨生,听闻作恶多端,天下轻功第一的银花魔头死在了阁下手上,所以前来看看阁下是否名副其实。”

    “毕竟在下轻功在天机榜上的排名,也是也是天下排名第二……”

    二字刚刚落下,道人点了点头:“天下第二的轻功高手,怪不得,着是想要争夺天下第一的宝座?”

    风雨生卡住了良久,没好意思将后面的十一说出来。

    “没错,不过今日遇见,阁下果然不凡,风雨生心服口服。”

    “回去之后,定当再勤加修炼技艺,日后再前来请教。”

    “山高路远再相逢,雨生告辞,下次再会。”

    风雨生一副被技高一筹所征服的模样,黯然神伤,转身离去。

    刚刚转身,还没两步,着家伙就迫不及待的化作一溜烟的极速飞驰。

    道人才不相信这人的鬼话,这个天下第二的轻功高手,十有八九是那五神教的人。

    高羡正愁进城之后如何着手,毕竟一头河神,就让自己炼了一大炉子还元丹,每吃一粒,都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灵韵增长一截。

    而五神教,听名字就知道了,还有四头。

    这得跑多少地方才能凑齐,又得炼多少丹。

    风雨生刚溜出来,松一口气,后面一道声音就传了过来:“莫急,还没比过,怎么就知道我是不是比你厉害?”

    开始的时候声音还在远方,还没过几个字,声音已经在耳畔了。

    我的娘咧,这家伙追上来了,肯定是看穿我了,我命休矣。

    风雨生哪里还敢回头,更是连话都不敢说,脚下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一双腿跑的就差出残影了,在江岸的夕阳下拖出一条长长的影子。

    但是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那驴子。

    对方甚至还在羞辱性的围着自己绕圈跑。

    一会出现在自己的左边,一会又出现在自己的右边。

    但是不论在哪边,它都用那种恐怖而非人的目光看着自己,如同看着锅里的肉。

    吓的风雨生连连高喊。

    “神仙!神仙!”

    “认输了!认输了!风某甘拜下风。”

    风雨生亡命狂奔,而道人在身旁骑在驴上老神自在的说道:“身为一名江湖高手,怎么能说不行。”

    “江湖人,命可以不要,但是却一定要奋战到底,这才是一个高手的尊严。”

    道人的目光和善:“不如贫道来帮一帮你,只有在生死之间,才能够体现一个人真正的潜力。”

    “发挥出全部的实力,这样才是公平公正的一次比试。”

    风雨生一愣,根本没弄明白这道人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很快就知道了。

    因为,后面的驴子开始喷火了。

    风雨生屁股着火了,一阵哀嚎,速度飙到了极限,两只手还不断拍着屁股上的火焰。

    但是速度只要一慢下来,立马那火就烧屁股上了,再慢,他整个人都会变成烤肉。

    夕阳西下,江岸之畔。

    一个人影凄凉哀嚎的飞驰,一条驴子驴喷着火在后面一路撒欢的狂追。

    那逝去的不是青春,是寂寞。

    驴子嘎嘎嘎的笑声沿着江岸传递。

    “快!”

    “快!”

    “本驴大将军要使出三分的力了。”驴大将军兴奋不已。

    不过跑着跑着,风雨生突然倒在地上。

    驴子停下过去一看,这人口吐白沫,瞪眼伸腿,一动不动了。

    “大仙!他死了。”驴子正追的开心,撒欢的跑,放火的时候,这家伙躺尸了。

    “??”

    “好像是?跑死了!”

    “我还没用力呢,他就倒下了。”

    “没死,跑晕了而已。”道人目光扫了一眼。

    “不怎么厉害嘛?还敢吹天下第二轻功?”驴子嗤之以鼻。

    追着追着,远处江庭郡郡城已经近在眼前。

    城内大道纵横,亭台楼阁绵延不绝,远不是之前的巩州城能够比拟。

    此刻太阳已经落山了,城内不少人家亮起了灯火,尤其是临江两岸。

    驴子咬着风雨生的领子,脚踏火焰,在黑暗之中一跃而起,如同追逐形成而去。

    蹄踏风中,道人朝着下面望去。

    江庭郡最亮眼的便是那穿过城中的涛涛江水,以及大江两岸的烟花之地。

    江面之上还有这画船楼舫点满着灯笼穿江而过,那是数不尽的风流韵和胭脂香。

    十几丈的高空寒风凛冽,吹得刚刚力竭昏睡之中的风雨生也醒了。

    睁开眼便是从无尽高空俯瞰着整个江庭。

    他从来没有从这种角度看过整个江庭郡,美得让人炫目。

    “我在……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