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三十一章:江庭夜
    驴子脚踏流星,一路越过层层屋阁,最后落在了一条小巷之内。

    风雨生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扬起一地尘灰。

    巷子外面张灯结彩,锣鼓喧天,仿佛什么盛大的庆典节日刚刚开始,正街之上人影重重,士子淑女、走卒小贩、豪绅官宦都走了出来。

    这可是巩州城和其他地方难以看到的景象,天一黑,四处便是宵禁,半个人影也无。

    风雨生趴在地上装死,好像依旧在昏厥之中。

    实际上心思却在四周,灵巧的耳朵已经听出了四方风声,人群密集之地,计算出了最佳逃跑路线。

    身为一位绝顶轻功高手,闯荡江湖最基本的一项技能便是耳听八方,哪怕不睁开眼睛,都能够判断自己是在城内何处。

    城外左边是大江滚滚,前方是茫茫一片,他没地方跑。

    到了这城里,他往人群里一钻,这神仙再厉害,也不能放火将人全烧死吧?

    不过这个时候,道人突然挥手,一条青色龙影从袖子里呼啸而出。

    他在风雨生身上打上了一个印记,正是那青龙护法的剑阵印。

    风雨生就感觉好像被烙铁烫了一下,顿时崩了起来:“别别别。”

    “醒了醒了!在下已经醒了!”

    “已经醒了”

    风雨生伸手连连摆动,不过突然发现自己手臂上,多出了一条精致的龙纹法印。

    道人还没有说话,这驴子就得意洋洋的大笑了起来。

    仿佛自己的得意之作,终于得到了认可。

    “狡诈魔头,看清楚了,这是大仙的天罚印。”

    “中了此印,任由你逃到天涯海角,只要敢为非作歹,传入大仙的耳中,也难逃一死。”

    驴子打了一个响鼻,哼哼两声:“只需一个念头,便能让尔化为灰灰,死无葬身之地。”

    风雨生眸子微动,露出了一丝肉痛的神色。

    奸猾的驴子对于这种狡诈之徒的心思仿佛非常了解,一眼就看穿。

    驴子上前,贴着老长的驴脸,低声奸笑道:“你莫不是想要将这天罚神印毁去吧?还是要再狠一些?把手给剁了?”

    等到这风雨生脸露惊色,驴子骤然抬起头嘎嘎大笑。

    “没用的,这东西打在你的三魂七魄之上,你把手砍了也还在,有本事你将自己魂魄也给割下来,嘎嘎嘎嘎。”

    “哪有哪有!”风雨生讪笑,念头再次一转,这一次连神情都没有。

    但是驴子依旧将他内心看穿:“你以为这东西是假的?用来吓你的?”

    “机会只有一次,试试就逝世。”

    “你……你……你……”风雨生看着这驴子,脸色煞白,就好像看到了什么蛊惑人心的域外天魔一般。

    不过这风雨生被逼入了绝地,反而硬气了起来。

    头颅一昂,颇有一种雄赳赳气昂昂的气概。

    “我风雨生便是出生在一个风雨天,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出来混,就是要讲江湖义气,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已经落在你们手里了,是风某技不如人。”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想到这里,风雨生仰头望天,远处的江水:“风萧萧兮~易水寒!”

    “壮士一去兮……”

    “不复还!”

    “坛主,兄弟我先去一步了!”

    内心却想着,我都已经露出坛主这么重要的信息了,还表现出这样豪气的气概。

    按照江湖规矩和常理,下一步对方就应该走下扶起我,然后感叹真壮士哉。

    之后惺惺相惜,自己再顺水推舟,也不算是出卖兄弟和当了叛徒,以后行走江湖还能增添几分传奇。

    “哟哟哟哟哟!想死?”一听这家伙这么硬气,驴护法大将军更来劲了。

    “大仙,我看这狡诈魔头冥顽不灵,不如将他的神魂抽出,贬在九幽之下,受那炼狱烈火灼烧。”

    “生生世世,永不超生。”

    道人点了点头:“确实,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阁下有如此江湖气概,凌云豪情,贫道也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便答应你了。”

    “驴护法,就有你送他下去吧!”

    “驴护法大将军得令!”

    一听这话,风雨生差点就直接吓尿了,那号称铁腿水上漂的双腿,此刻软的和稀泥一样,直接跪在地上,一个头磕到地上,怎么也抬不起来。

    “大仙饶命!驴爷爷饶命啊!”

    “风某错了!”

    道人话语之中满心感叹:“道友这又何必如此,满腹江湖义气呢?一身高手风骨呢!”

    “我可是真心想要成全了你这份豪情啊!”

    风雨生哭丧的跪在地上,再也不敢在这能看透人心的驴魔头和面善心黑的空尘大仙面前耍滑头了。

    “我老实交代,在下风雨生,是五神教毒神坛的护法,受坛主之命,前来密切关注你的行踪。”

    道人点了点头,驱动驴子朝着外面走去,一边听着风雨生细细诉说。

    巷子外面人山人海,道人抬头一看,远处的一轮圆月高悬。

    “原来今日的元宵灯节。”

    这大道便是沿着江边,岸上挂着各种花灯,城中江里还有着不少花船,此刻远处突然放起了烟花。

    绚烂的烟花冲上天际,散开成一朵大花。

    看上去沿江两岸,花灯映星辰,烟火连云天。

    引起无数男男女女欢呼雀跃。

    烟花过后,江中又传来了动静,只见一座红色的大花灯绽放光芒,将江中心照的通透彻亮。

    那是灯瓣散开,露出了里面一只金蟾,金蟾开口,浓浓烟雾散出,笼罩在江中心,犹如仙境。

    风雨生指着那花灯说道:“空尘子大仙,那江心的便是毒神灯,每年元宵灯会,五神教便会拿出各坛的花灯,宣扬五神,同时也招收人手信众。”

    “其他坛的神灯放在何处我不知道,不过毒神坛的毒神灯,今年便是放在这里。”

    “谁若是能够接近这盏灯,摸到灯中金蟾,便能够加入五神教毒神坛。”

    风雨生话音刚落,就看见有不少人从岸上出发。

    有人凭借着一叶轻舟渡江而过,有人飞跃而起,脚踏横江铁锁,更有高人直接涉水而去,江水不能没过膝盖。

    风雨生介绍:“不过想要拿到这盏灯,不仅仅要着绝佳的轻功,还要擅长毒术,常人一靠近,就直接被迷晕。”

    “毒神坛便是通过此法挑选那些轻功好,而且会一些毒术的江湖中人,收入门下。”

    “这是毒神坛独门的迷魂烟,据说是从毒神身上提炼出来的,根据分量来控制,不仅仅可以迷晕人,还可以控制别人,拷问别人,中者会将自己的一切秘密都说出来,有着种种妙用。”

    “毒神坛正是凭借此,建立起了五神教的情报坛,控制了大量细作,而且遍布大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