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只想安心修仙 > 第三十四章:狮子搏兔犹尽全力
    宸德坊,唐宅。

    空尘子大仙看了一上午书,午后春风一吹,有些倦意,便在院中亭下的长椅上小憩。

    角落墙头上冒出了一个小脑袋,眼睛鬼鬼祟祟的向下看着,望见长椅上如同画中人一样的侧脸,却害怕的缩了缩头,仿佛生怕被这道人给发现了。

    目光寻索,终于看到了墙角下趴着的驴子,唐瑶立刻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转,捂着嘴笑了起来。

    这大仙高冷的很,很难打交道,唐瑶便另辟蹊径,打起了这驴护法大将军的主意。

    毕竟这好不容易碰到神仙了,得抓住机会啊。

    若是能够学个一招半式仙术,以后行走江湖,那还不是横着走?

    红鸳女侠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左手掌控雷电、右手火海盈天站在天穹之上,脚下群魔俯首的场景。

    那还不是想去哪取材就去哪取材?名门正派任我入,魔窟血海任我闯。

    想写谁的话本就写谁的话本?什么第一手的内幕和材料我找不到?

    立刻,这驴子就上钩了。

    驴护法大将军闻到了酒肉的香味,哪里禁得住勾引,顷刻间就被唐瑶给收买了。

    唐瑶一双大眼睛里满是计划成功的喜悦:“驴爷爷,来来来,多吃一些。”

    驴大将军吃得满嘴流油:“不错不错,你这小丫头片子挺上道。”

    张开嘴,那酒壶里的美酒如同瀑布倒流一般落入驴嘴之中。

    驴子摇了摇头:“这酒还差了些味道,比不上巩州的醉仙酿啊!”

    唐瑶立刻上前:“驴爷爷稍安勿躁,天香楼的小二稍后就会将江庭最出名的美酒,南风春送来。”

    “还要什么?驴爷爷您尽管说。”

    驴子一连吃了三桌从天香楼定的酒席,喝了一地的空瓶子,才醉醺醺的说道。

    “你这丫头片子非常好,本驴护法大将军看好你,日后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唐瑶眼睛都直了,忙活了一下午,银子都掏空了,不就等着这一刻吗?

    唐瑶捏了捏空荡荡的钱袋,嘟着嘴巴说道:“驴爷爷您和大仙都是天上的神仙,是不知道我们凡人有多苦啊!”

    “我们这些小女子行走江湖有多么危险,时时刻刻都有着坏人盯着我们,我每次出门,都得易容打扮,走在路上都是小心翼翼。”

    “驴爷爷能不能教教我你那神火的仙术?我要是会了,以后就再也不怕那些魔头恶徒了。”

    驴大将军驴头连摆:“不行不行,那是神通,岂是你这凡人能够学会的。”

    有些失望,唐瑶绞尽脑汁再次提出了要求:“要么教我会飞的法术吧?我要是会飞的话,以后谁都抓不住我。”

    唐瑶一拍大腿,觉得自己这想法妙极了。

    驴大将军看了看唐瑶:“想要飞还不容易,我这里就有一门梯云纵之术。”

    “只要你左脚踩右脚,右脚踩左脚,速度够快的话,就能够飞起来。”

    “不过这门法术极其需要资质,你天资平平,别想了。”

    唐瑶失落至极,最后想到了天外飞仙的一剑,若是学会这一剑,纵横江湖当个剑仙也不错啊。

    依旧惨遭驴将军拒绝:“那是老爷的独门剑术,不可轻易外传。”

    不过驴护法大将军也不是那种一毛不拔的人,吃了这么多东西,总得有些表示。

    “唉!看你心诚,这跟神毫就赠予你了。”

    “将其缝成护身符日夜戴在身上虔诚祷告本驴护法大将军,只要诚心,日后碰上灾厄可保你一命。”

    “不过切记,若是心不诚,这护身符就不灵了。”

    银子如同流水一般花出去,进了驴子的肚子。

    而这驴子是滴水不漏,将这糖衣炮弹的糖衣舔得干干净净,炮弹给原封不动的还了回去,。

    唐瑶拿着这根驴毛,鼻子都快气歪了。

    这下算是将这奸猾之驴的本质,看得透透的。

    这个时候,隔着老远一道声音从院中传入唐瑶耳朵里,吓的唐瑶背脊一直,以为自己的小动作被拆穿了。

    不知道为何,唐瑶总感觉自己只要一碰上这空尘子大仙,就有一股畏畏缩缩的气质涌上来,就好像老鼠碰上了猫一样。

    “等会后门会有人来敲门,你去迎他一下,然后带来见我。”

    唐瑶来到后门,打开门朝外一看,半个人影也无。

    “没有人啊?再说大仙又没有出门,也没有人送信,怎么知道会有人来?”

    不过刚合上门,远方屋檐一道影子跃起几下,便落在了门前。

    这人影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左右,生怕有人发现自己的行踪,小心翼翼的握住门上铜环敲了几下门。

    刚刚在毒神坛表忠心,发毒誓一副忠心耿耿风雨生,

    转眼就来到了宸德坊,化为了空尘大仙门下的忠实狗腿子。

    “还真的来了?”唐瑶听到敲门声,打开一看,门外真的有个人来了。

    顿时震惊不已,这人还没到,大仙就已经知道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之中的?神机妙算?”唐瑶再次感觉到了空尘子大仙的深不可测,有这样的法术,天下还有谁能够敌得过这掐指一算?

    空尘子大仙一身宽松的道袍,一手拿着一本书,斜阳半照在身上,仿佛如同阴阳划分。

    一进门,风雨生就迫不及待的上前大喊。

    一副仿佛和毒神坛不共戴天的模样,咬牙切齿的说道。

    “大仙啊!毒神坛的那群人,良心真的坏透了。”

    “绝对不能放过他们呐。”

    原本风雨生对背叛毒神坛,还有着那么一点点内疚,传出江湖恐怕人人喊打。

    如今可是却感觉他忽然翻身一变,变成了苦心潜伏卧薪尝胆,最终掀翻了祸害苍生的五神教的正面人物,盖世豪侠。

    以后江湖上传出去,谁还敢不称呼他一声风雨生风大侠。

    一时间,风雨生突然觉得自己成为名动江湖、人人敬仰的豪侠已经不远了,行走江湖,没有独步天下无敌手的武功,有那豪气云天的名气也是踏入顶峰的资本。

    没有想到昨日里还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风雨生,今天来了就变成了铁了心跟着自己干的模样。

    道人眉头轻挑,认真起来了几分看着风雨生,仿佛在判断其所说是真是假:“详细说说。”

    风雨生便将今日所见所闻,都说了出来,尤其是那毒神。

    这其中的愤怒,有大半是真的,他虽然算不上什么正派的江湖客,但是却也没有做过这等恶事,以活人喂养那样的怪物,想想那场景就令风雨生胸口翻腾。

    道人闭目沉吟了一会,便说道:“贫道明日准备独自去游江,查关于毒神坛花灯以及毒神坛旗下所属画舫,而且是独自一人出行,没有带坐骑。”

    风雨声脑袋一转,立刻明白了空尘子大仙的意思:“小的明白了,我立刻布置安排妥当。”

    高羡已经动了,就看那五神教敢不敢动了。

    不过不论对方如何出手,高羡既然知道了对方的底细,自然都有计划好了应对,唯一不同的是,高羡之前还并不确定是不是应该将这五神教彻底铲除、连根拔起。

    而此刻却已经下定了决心。

    —————-

    毒神坛总舵。

    毒神坛坛主手中把玩的珠子一把砸在了桌子上,直接按入了桌内。

    “什么?他摸到了我们元宵灯节的毒神灯和我们的画舫那里,这是要来查我们毒神坛的底?”

    “他这是要干什么?以为我们是泥捏的?”

    “这牛鼻子给脸不要脸,这是要死抓着我们不放啊!”

    毒神坛虽然怒骂,但是心中却有些慌。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不一样,河神是在城外,而且没有任何助力,这一次可是在自己的主场,还是以有心算无心。

    “江上,还是我们的地盘,这下我要让这牛鼻子死无葬身之地。”

    风雨生还试图挖出总坛的线索:“要不要上报总坛教主那边?”

    毒神坛坛主摇头:“哈哈哈!你还不知我五神教的情况,教主是何等人物,神仙一样的存在,向来不会管这等小事,就连建王府那边,建王想要见教主,也没有那么容易。”

    “要不是看在建王拿出了当年那东西的情分上,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得了……”

    仿佛涉及到什么秘密,不是风雨生应该知道的,毒神坛坛主立刻止声没有说出来。

    毒神坛坛主还有另外一句话没说出来。

    别看五神教叫做五神教,除了玄朱火德真君,其实其他四神只是教主随意点化出来的玩物。

    连养的狗都算不上,狗还能日日见上主子一面,他们只能说是一件工具。

    所以他们平日里只有接从上面教主发过来命令的份,却连见教主一面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这样的下来,平日里各坛的坛主自主性也非常大,所有事务基本不必上报,全部都可以自行处理,只要按时完成总坛派下来的任务不出错漏即可。

    只是他们本身的力量就依托在五神这样的怪物上,根本不可能逃脱的了总坛教主的掌控。

    想一想,光自己毒神坛一坛出动,他觉得还不足够保险。

    想想堂堂银花宫的覆灭,想想河神之死。

    毒神坛坛主觉得应该去山神坛一趟,两坛共同出手。

     狮子搏兔犹尽全力,这一次一定要那道人死无葬身之地,别以为掌握了一异术,就天下无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