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 > 第82章 这特么的就尴尬了
      诸葛芸只感觉,自己体内、一冰一热两股气流正在不断交战,在交战之中融合。

      “混蛋!”

      主卧内,云清穿着睡衣、心情有些不美,想想自家老公、正在给一个泡在浴缸里,也不知道是不是脱了衣服的、容貌不下于自己,疑似还对自家老公心有不轨的女人疗伤。

      饶是以云清的气度,心情也是有些不好的。

      “这什么声音?”

      恰在此时,那酥的让人发飘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别墅的隔音效果是好,但是禁不住狐狸精的声音有穿透力啊。

      “啊~”

      “到底在干什么?”云清有些不淡定了,穿着睡衣、小心翼翼的开了门,看了看客房的门。

      云清犹豫了,这会儿跑过去,倒像是正房在听小三的房。

      这特么的就尴尬了!

       吱吱!

       就在此时,紫狐小影诡异般的出现在房门口,带着人性化的表情,小耳朵贴在了房门上。

      同时还回过头,满含深意的看了云清一眼。

      那眼神好像是在嘲笑。

      “我~去!”云清双拳紧握,自己竟然被一个小狐狸嘲笑了,正室的威严何在?

       嘭~

      气哼哼的砸上了房门,然后一个跃身、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可是,那该死的声音依旧不停,而且越发高亢了,堵都堵不住!

       客房、浴室内

      诸葛芸已经彻底进入了忘我的状态,她只感觉自己全身都在飘着。

      体内两股气息正在不断的交汇。

       而林羽,额头上也有汗珠在冒。

      倒不是给这妖精疗伤消耗有多大,而是这声音杀伤力有些强。

      实在是,有点美……

      “停下吧!”

      嘭!

      一掌落下,声音戛然而止。

      诸葛芸脸上带着娇艳的红色,整个人的气质好像又提升了一截、就像一个睡熟了的婴儿一般,瘫在了浴盆中。

      这一番,林羽并不是单纯的给诸葛芸治疗伤势。

      因为,诸葛芸身上的伤、严格意义上了来说并不是伤,而是一种很特殊的、蕴养炉鼎的禁制手段。

      这种禁制在林羽看来无比的低级,但对于现在的地球隐门来说、绝对算是一门奇功邪术了。这禁制对于宿主来说是要命的,它利用宿主的特殊体质和血脉、不断的凝练一种对下禁者修炼极有裨益的能量,当能量达到一定的程度,便可以采取,采取之后、炉鼎也就挂了。

      而且,一旦过了期限不采取,那种至阴之力积存到一定程度,也能要了鼎炉的小命。

       而林羽,只是给她灌注了一点纯阳之元、并且引导诸葛芸阴阳合一。

      现在,诸葛妖精算是因祸得福、修为大涨不说、将来修炼的磕绊也会少很多。

      林羽帮诸葛芸疗伤,算是把那个幕后黑手给得罪了。不过、林羽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上。

       看着这妖孽的狐狸精满是享受的飘在水上、闭目酣睡,林羽的喉头忍不住动了一下。

      这幅画,实在太、太动人了,恐怕就连个太监都能心神晃荡吧。

      难怪古代的那些昏君会做出那样的荒唐事,实在是、后宫的良田太肥沃了。

       林羽无奈的摇了摇头,发挥了一下柳下惠坐怀不乱的精神、将她提溜起来。然后,直接扔在客房的床上,被子都没给盖一个就匆匆的出了客房。

       毕竟,这是在家里,老婆还在呢。

       房门一开,就见小紫影正作贴耳状,好像在听房。

      “吱吱!”

      一见林羽出来,小家伙没有半点害怕,反而冲林羽吱叫了两声,小小的狐狸爪子握起,给林羽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我去,小影、你个妖孽,竟然学着人家听房!”

      林羽翻了个白眼,这小家伙、自从被自己开启了血脉之后,倒是越来越像人了。

      “我说你就不能学点好的吗?”

      “吱吱~”小狐狸指了指主卧,给了林羽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然后漂亮的大尾巴一甩、跑了。

      林羽轻轻的打开主卧房门。

      只见松软的大床上,云清裹着被子、均匀的呼吸声,好像已经进入了梦乡一般。

      “装的挺像。”林羽嘴角勾起了一丝笑容。

      那均匀的呼吸声中明显带着一丝颤抖。

      关了灯,脱了衣服,一溜烟钻进了被子。

      然后向云清贴了过去。

      “一边去,去找你的狐狸精去!”云清转过身,背朝林羽,轻哼了一声。

       “狐狸精?哪有什么狐狸精,老婆你才是我的狐狸精啊。”林羽嘿嘿笑着,大手穿过了她的身躯,将云清别了过来。

      “生气了?”

      “哼!”云清冷哼一声,美眸睁开,“老实交代,你们到底干了什么?”

      林羽连忙说道:“没有,天地良心,我什么都没干,仅仅是疗伤而已。”

       云清扭了一下身体,将林羽的怪手拍开:“疗伤,有你们这么疗伤的吗?叫的跟杀猪似的。”

       “真的,要不我现在也给你疗个伤!”林羽嘿嘿一笑。

      “住手,谁要你~唔、你要死啊~”

      转眼的功夫,云清就软了下去。

      很快她就相信了林羽的鬼话,真的只是疗伤而已,只是、这家伙的手段……

      感觉身体好像在飘一样,体内好像有一股热流在流动。

      “你干什么,快住手!”云清轻咬着贝齿,黑暗之下看不到她那羞红的俏脸。

      “不,我用我的双手赎罪。”林羽嘿嘿笑道:“老婆你太累了,我给你舒缓一下,保证你明天起床的时候容光焕发,魅力值提升一万点~”

      “住手,谁要你……”

       隔间次卧

      云浅雪瘫睡在床上,半梦半醒间翻了个身:“哪儿来的猫叫,太烦人了……”

      翌日清晨,朝阳透过窗帘洒进房间,云清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低头一看,只见一个熟悉的脸庞正枕在自己身上、睡的正香。

      那宛如婴儿般恬静的脸颊上还带着一丝坏笑,丝毫没有平日里那种冷拽酷炫叼的样子。

      “坏家伙,真是舍不得生你的气呢。”云清脸上勾起了一抹迷人的笑容,白皙的皮肤有着一层淡淡的红晕,无比的出彩。

      昨天晚上,云清是有些生气的,但是不知怎么地、这家伙靠近自己的时候,气也就没了。

      一晚上折腾,云清倒是没有真正遂了这家伙的愿,不过也在云层九霄上飘了好一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