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 > 第133章 这真是一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啊
    宋阳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低眉顺目、就像一个犯了错等待老师修理的小学生一样的诸葛老爷子,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赔罪!

    让诸葛老家主赔罪?

    诸葛老爷子的脸色并不好看,堂堂诸葛家家主,曾经的风云人物、竟然沦落到了要向一个小辈赔罪的地步,心里的确不好受。

     最关键的是,他不知道林羽的态度。

     “啊,诸葛老师,你来了!这位就是诸葛家主吧,快请进!”诸葛老爷子话刚落音,就见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温文尔雅的女人迎了出来,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

    这下,老家伙心中的忐忑收了一半,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多谢!”诸葛老爷子略带感激的笑了笑,到了他这年纪、还是挺重面子的,云清这算是给足了他面子。

    “老爷子说那里话呢,快请进。”云清嫣然一笑,目光在诸葛青青身上若有若无的逗留了一下,然后将这祖孙三人请了进去。

    宋阳:“呼,完蛋了、完蛋了!”

    “来了,都坐吧!”林羽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看了三人一眼。

    诸葛老爷子看了看林羽,却没有坐下:“林羽,刚才的事情,是我们不对、元朗他……”

    “不提诸葛元朗、我对他不感兴趣。”林羽摇了摇头,正色道:“林家、诸葛家,也算世交、在宾馆的时候、你犹豫了大半天,看得出来你还是很在乎守护者那几颗丹的,不过幸好、你仅仅是犹豫了一下,所以我给你机会!”

    “当然,也是给诸葛老师面子!”

    “是,老夫的确心动了。”诸葛老爷子也不讳言,直接承认了。

    林羽微微一笑:“你想清楚了,我给你治病可不是白治的。”

    诸葛老爷子:“只要你治好我的伤,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林羽双眸定定的看着他:“让你跟着我干守护者,敢吗?”

     “对抗守护者?”诸葛老爷子一愣,随即说道:“林羽,你知道守护者意味着什么吗?和他正面为敌,不值得的,你现在还年轻……”

    林羽沉声道:“停,我就问你,干不干、不干可以走,我这里不开善堂!”

     “林羽,你疯了你,从古至今和守护者对抗的人,都没有好下场的。”诸葛青青一脸无语的看着林羽。

    林羽冷声道:“那是我的事儿,你只管说,干不干?不干请走!说实话、你们诸葛家,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爷爷,你还犹豫!”诸葛芸很是焦急的看着自家爷爷。

     “你相信他能行?”诸葛老爷子转过头,死死的看着自家孙女。

    诸葛芸:“我信!”

     “行,那我也豁出去了,你要疯,我便陪你一起疯吧。”诸葛老爷子一咬牙,一副壮士断腕的模样。

    “别说的那么沉重,守护者、也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牛。”林羽微微一笑,站起身来,走到诸葛老爷子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圈。

    “你这是年轻时候惹下的风流债吧?”

    “什么?”此话一出,云清、诸葛芸、诸葛青青,云浅雪都愣了。

    一个个惊诧的看着诸葛老爷子。

    人不可貌相啊,老头子还很花?

     “林羽,你胡说八道什么,我爷爷才不像你、始乱终弃!”诸葛青青很是不忿的说道。

    “呵呵,是不是,他自己清楚。”林羽呵呵一笑。

    诸葛老爷子却有些失望的看着林羽:“你说错了,我这不是风流债,而是一次和强敌厮杀的时候留下的老毛病。”

    “姐,看到了吧,这就是你找的高人,连伤和病都分不清楚。”诸葛青青瞄了诸葛芸一眼,很是有些失望的说道:“看来,你和秦家的婚约还是跑不掉啊。”

     诸葛芸却是说道:“我相信林羽的判断。”

     “呵呵”林羽笑看着诸葛老爷子,“战伤只是表象,真正要你命的却是情债、你的仇敌打你的那一掌只是恰好诱发了你的情债,你就老实说吧、当年是不是去过南疆,还和那边的女人有过一段?”

    “你怎么知道?”诸葛老爷子一愣,满是惊愕的看着林羽。

    “什么,这是真的?”诸葛青青和诸葛芸都愣住了,在他们眼里、自家爷爷是绝对的正人君子,怎么可能……

    林羽呵呵一笑:“有什么好奇怪的,谁还没年轻过。”

    “唉,没想到,没想到……”诸葛老爷子脸上出现了一丝追忆之色。

     “你这病,我不能帮你治!”

     “什么?”

     “为什么?”诸葛芸满是不解的看着林羽。

    “因为,你爷爷是个薄情郎,人渣。”林羽毫不客气的说道。

    “林羽,你欺人太甚!”诸葛青青瞪大了眼睛,满是气愤的看着林羽,“你个自大狂,仗着有几分手段,欺负人欺负上瘾了是吧?我爷爷八十一岁的老人了、你竟然……”

    “够了,青青,他说的没错,我是个人渣!”老家伙颤抖着,缓缓的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是我负了她,我的确该死!”

    “林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诸葛芸愣愣的看着林羽,眼中满是不解:“不管爷爷当初做了什么,他终究已经老了、他已经被折磨了近三十年,你帮帮他、不行吗?”

    “不行!”林羽摇了摇头,“你知道他中的是什么吗?是同心蛊、施同心蛊,必须要是女子绝对的深爱对方,愿意为对方而死、同心蛊才会生效。此蛊一旦种下、双方任何一人只要死掉、对方也会跟着一起死!”

    “这,也就是说……”

    云清瞪大了眼睛:“有个女人、傻等了几十年?”

     “此蛊,只有绝对深爱对方的人才能施展。”林羽叹息了一声、目光定定的看着诸葛老爷子:“我是有办法解蛊。但此蛊一解、那个女人也就死定了,但我问你、诸葛涛,你现在愿意解吗?”

    解一人,就是杀一人

    “不,不解了!”诸葛老爷子缓缓的摇着头,整个人就像失了魂似的,“阿狸,我没想到她、她竟然……”

     林羽笑了:“真是一个令人荡气回肠的故事啊。”

     “林羽,你还有没有点同情心了,我就不相信、你会没有办法!”诸葛芸很是气恼的看着林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