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 > 第193章 谁才是棋子? 五更
    “亲自去?没必要,一个毛头小子、就算得了什么奇缘,也强不到哪儿去。今日隐门强者齐聚,杀一个林羽应该是手到擒来的。”男子浑不在意的摇了摇头。

    “至于虎啸,的确是个宝物,不过现在还不是入手的时机,还得再养养。”

    “再养养?”女子不解的看着男子。

    男子微微一笑:“以后你就知道了。”

     “公子,有消息了~”就在此时,一名侍女打扮的女子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哦?看你的脸色,似乎,并不是什么好消息。”男子脸色微微一变,“难道失态超出了我的预料?”

    “是的,虎啸被林羽得了,而且、他还有一丹可立地宗师,还有、落云剑宗的练无双倒向了林羽,并且林羽似乎动用了虎啸神兵的力量,帮练无双突破了神海境……这一战,天刀门、苍茫山、龙门山,一败涂地……”

    侍女一脸惶恐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男子的脸色却没有半点的变化,只是静静的听着,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

    “呵呵,有意思了,没想到、当年龙吟之主没做到的事情,他儿子做到了、神海境、还知道虎啸的秘密,有意思了!”

    “可惜,任你再怎么挣扎,依旧是师尊棋盘上的一颗棋子而已!”

     男子缓缓站起身来。

    “血蛏子、断刀!”

    听到男子的声音,两名男子快步走了进来。齐齐跪倒在男子面前。

    “主人!”

    两名男子的气势都是不弱,赫然正是神海境强者,而且、身上的邪异气质,让男子身后的古装女子都皱眉不已。

    外界,人人称颂的神海境高手,竟然只是这男子的仆人,其实力、身份和地位,可想而知。

    “你两个,明天随同阿秀去一趟临海,把那小子的人头和虎啸都带回来吧,这场游戏、该落幕了!”

    这场游戏,该落幕了?

    在这男子的眼力,林羽传出的绝杀令,林羽这段时间的闹腾,仅仅是一场小儿的游戏而已!

    何其自信!

    何其狂妄!

    偏偏,他身边的人却一点都不认为这是狂妄!

    “阿秀,你带上我的剑傀!”

     “什么?公子,区区一个林羽,用得着剑傀吗?”古装女子阿秀一脸惊诧的看着男子。

    剑傀,只有古装女子才知道,那玩意是有多凶残!

    那东西,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世俗隐门,那就是一个杀戮机器!

    为了一个林羽,动用了血蛏子、断刀还不够,连剑傀都要用上了吗?

    至于吗?

     “这小子有点邪乎、总之、修炼之路当如履薄冰、小心点总没错,我不想今天的失误再次重演!”男子说着,双眸中闪过一丝淡蓝色的光晕,“如果不是我突破在即,这一趟我会亲自前去!”

    “公子,您要突破了?”惊过之后,却是大喜过望。

    突破!

     阿秀很清楚,自家公子所说的突破是什么。

    公子的实力已经是高深莫测了,再行突破、那……

     “是啊,有点眉目了。”男子不无倨傲的点了点头:“十年了,也不知道天灵师兄进展如何,当初师尊可是最看好师兄的,以为他是最快突破的一个!”

    阿秀却是一脸崇拜的笑道:“守护者大人虽然慧眼如炬,可是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在阿秀看来,这世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可以和公子相媲美的!”

     男子冷哼一声:“行了,少拍马屁!此事和师尊有关,你们必须给我办好了,不许出岔子!”

    “若是出了岔子,可别怪我辣手无情!”

    “是,公子!”阿秀闻言,顿时吓得跪倒在地。

    “去吧,好好准备一下!”

    ……

    王家大宅前面,刀神莫三刀和他的儿子莫少青、以及血手人屠都完成了最后的表演,死了!

     来自各方的隐门人物,带着惊骇、惶恐,离开了。

    临海城郊区

    一片小小的山林之中,唐门门主唐天啸带着几名唐门精英,满是惶恐的看着周围阴森森的夜。

    这唐家主,隐藏的很深,逃得也很快。

    这次围攻林羽,唐门并没有精锐尽出,而是有不少好手藏在暗处。

    当败局定下的时候,唐家主第一个逃走、这些人也悄悄的撤了。

    逃

    只要逃回唐门大本营,凭借唐门数百年经营的老巢,绝对可保无虞!

    唐家主很庆幸,林羽那厮、竟然自命清高,不对自己出手!

    可是,逃出后不久,悲剧就开始上演了。

    暗夜中,一个嗜血的杀手,连续出手袭杀。

    到得此刻,唐门已经陨落了五名好手了!

    这些,可都是唐天啸一手培养出来的嫡系高手啊,都是唐门未来的希望啊,死掉一个都足够老家伙心疼一阵子的了。

    最可怕的是,那人,简直像幽灵一样,神出鬼没,根本防不胜防!

     而且,唐门最拿手的暗器毒药,对那人根本没用。

     “谁,有种给你爷爷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唐天啸嘶哑的声音在小树林上空回荡着。

    “桀桀,天啸老儿,你这是怕了吗?”

    阴森的声音,好像是在耳边一样。

    “谁!给我滚出来!”

    唐天啸大怒,单掌、一掌轰向了他的背后。

    轰~

    一掌,掌力重重的轰在背后的松树上。

    瞬间,那松树失去了生机,枝叶迅速枯萎。

    “啧啧、老家伙,你的万毒功练的不错嘛~”嘲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出来~”

    “啊~”

    一声惨叫,距离唐天啸不远处,一名手持长剑戒备的青年惨叫声,接着、只见一柄暗红色、饮饱了鲜血的狗腿子刀从他的背后冒了出来。

    只见那青年的皮肤迅速的干瘪下去,接着整个人的表情定格。

     “意儿!”唐天啸悲呼一声。

    死去的青年,正是他最看好的一个儿子,准备培养来做接班人的。

    “嘿嘿,你这老畜生,也会悲伤么?真是难得啊!”

    青年的尸身缓缓倒下,一个干瘦的人影显出了真容、黑色的镜框套脸上,显得有几分阴森,几分张狂!

    “你、你、你是……”唐天啸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子。

    鬼索满脸煞气、双眸赤红的看着对面的唐天啸。

     “老杂毛,你好生健忘啊,连老子是谁你都认不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