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 > 第308章 大肥羊林羽
    回到临海的当天傍晚。

    褚师君便一个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临海。

    “被发现了?”林羽并没有露出十分意外的神色。

    母亲还活着的消息,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世,况且、林羽也没想过要隐瞒雪影门的人。

    母亲被关二十年,这笔账、可不是把雪影门山门炸平了就能了账的。这其中的罪魁祸首、雪影门的少门主至今还在逍遥法外呢。

    按照雪影门的门规,母亲的罪过、最多被罚在禁地关押十年。

    而就是因为这位雪影门的少门主,还有那个掌门人从中作梗,十年之期被改成了百年!

    若没有这对狗父子使坏,自己在十年前就应该可以见到母亲了,以母亲修仙者的身份、自然可以想办法破除自己身上的先天寒脉,也不至于熬到半年前,也不至于让整个林家都差点灰飞烟灭。

    “对了,父亲呢?”林羽不解的问道。

    “他啊,受到打击了。”褚师君不无笑意的说道。

    “受到打击?谁打击他了?”

     “当然是我的宝贝儿子你了。”褚师君笑说道:“我跟他说了,你炸了雪影门山门,硬抗掌门神器一击的事情,让他和我一起来临海投靠你,他倒不愿意了。

    那家伙,一辈子要强、总以为一个人、一柄剑就可以为家人为家族撑起一片天。

    现在输给了自己的儿子,老脸挂不住了,说是要去海外潜修一阵子!”

    “好吧!”林羽揉了揉脑门,没想到自己太优秀,把老头子都给打击到了。

    这倒也正常,都是踏入了修炼之道的人了,而且还是曾经的龙吟之主,心中自然是有些傲气的。而且、林羽能看得出来,自家老爹也是个向道之心很坚定的人、除了对家族对母亲的责任之外,他对飞升成仙也是很有野心的。

    倒是自家老妈,林羽感觉,她似乎有点混世魔王的影子、对于修炼什么的,似乎也不太上心,到不像是一个门派的曾经的圣女殿下。

    ……

    仙门,一个名叫映月湖的地方。

    此地,原本是一个名叫映月宗的上等宗门驻地,如今却是被号称仙门十大派雪影门的一群疯狗给强行霸占了。

    这些日子,雪影门为了争夺门派传承根基,连续出手三次、第一次对准了排名紧靠着十大仙宗的上等门派印山宗,结果被人打得鸡飞狗跳。

    第二次出手,同样拼了个两败俱伤,可谓是倒霉至极。

    这两次出手,原本雪影门都是有着十足的把握的,哪料到、这两个门派都有自己的隐秘底牌,生死存亡之际爆发出来,硬是打了雪影门一个措手不及。

     直到第三次出手,才算成功。

    连续三战,不仅在仙门中引起了轩然大波,结下了一堆死仇,而且还损耗了不少雪影门的精英高手。

    “什么?褚师君还活着!”

    一座残破的、还没来得及整修的大殿中,雪影门的权战大掌门死死的看着跪伏在面前的中年美~妇。

    “不可能,宗门被毁之后,我亲自去禁地探查过,那里也彻底被毁了,褚师君绝对不可能还活着。”权战身后,一名身着紫金色法袍的青年惊愕的看着面前的美~妇。

     “少主,此事千真万确,属下亲眼所见,绝对不会有假。”中年美~妇满是怨毒的说道:“而且,属下最近还探听到,褚师君的儿子、在世俗混的很不错,属下怀疑、此人应该是传说中的天赐者!”

    “天赐者!”

    权战掌门的双眸中忽然闪过了一道金光。

    天赐者,是仙门高手们给那些在最近这半年忽然无缘无故、快速崛起的人的称呼。这类人在仙门中虽然不多、但每一个、似乎都是天地的宠儿,实力提升之迅速,让人惊叹。

    比如,雪影门自己就有一个时瑶。

    对于天赐者,仙门通常有两种做法,一种便是拉拢、尽量将其拉入自己的门派,即便拉拢不成,也要交好。第二种、就是夺其机缘,取而代之!

     这第二种方法、只要有机会,谁都不会放过。

    比如时瑶的异常,一开始就引起了权战这个大掌门的注意,权大掌门自己也曾对时瑶起过歹心、不过悄悄调查尝试一番之后,便作出了其机缘不可夺的结论。

    然后就将时瑶封为了雪影门的当代圣女,赋予极权、极力拉拢了。

    现在,又冒出来一个林羽,权战大掌门、还有那权少主,都开始激动了。

    天赐者的机缘不尽相同,有得可以抢夺,而有的却是不能夺的。

    “父亲,如果这林羽真是天赐者的话,能否让孩儿出手!”权少主满是贪婪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最近,我听说擎天门的少掌门、就成功的夺取了擎天门一位幸运的外门小子的机缘,实力大涨……”

     权战瞥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一眼,却是不咸不淡的说道:“此事需从长计议,还是让为父亲自去一趟世俗,看看这林羽再说,如果此人真的身怀机缘的话,还是为父来继承比较妥当,毕竟我雪影门如今正在风雨飘摇之中,若是我这掌门能够跟进一步的话,对宗门也是有好处的、你作为本宗少主,自然也少不了好处!”

     “我~”权大少主心中顿时有一万头那什么马神兽奔腾而过。

    老杂毛,想自己独占天缘就直说!非得扯什么宗门大义!

     “很好,你做的不错,待事成之后,本座自有重赏!”权战却不理自己的儿子,只是冲那中年妇人挥了挥手,“你下去吧,好好养伤。”

    就在同一时间。

    仙门,天极门中,那名红衣女郎满是忐忑的跪伏在一名全身沐浴在黑色光雾中的中年男子面前。

    “你说什么?世俗之地,竟然有如此仙奇之地?灵气竟然比我天极门还要更浓郁?”天极门主沙哑的嗓音从光雾中传了出来。

    红衣女郎恭敬的说道:“是的,三长老亲眼所见!此地不仅灵气充盈宛如人间仙境,而且护庄阵法也甚是了得,与三长老同去的金师兄就是死在这阵法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