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女神老婆你惹不起 > 第334章 怎么会是他?手下很凶猛 四更
    “都是浅雪那小妮子,早知道就不让你去掺和她那点事情了,现在搞得人尽皆知。”云清哼了一声,不过脸上却是洋溢着别样的笑容,看着自家男人如此的璀璨夺目,她的心里也是甜甜的。

    时瑶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呵呵,清姐,真正有内涵的男人,是属于全世界的,你挡不住。”

     “你们,找死!”

    段天擎那个怒啊,自己一番狂攻,把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无形的音波扫荡,竟然拿不下一个小船,反而让一群凡人、一群吹口气就能灭杀的凡人看了笑话。

    简直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敢!”段天擎的杀意刚刚升起,耳边就传来了洪钟一般的声音,“敢滥杀无辜者,死!”

    这些人,毕竟是在为自己呐喊,林羽可不能让他们遭了不测。

    段天擎只感觉背脊寒毛都竖了起来,哪里还敢放肆。

    噗~

    一口老血从段天擎口中喷出。

    “时瑶,你狠!”

    “我们走着瞧!”

    冰冷的声音传来凝成一线,传了过来。

    “我去~”

    时瑶忍不住爆了个粗口,自己就是坐个船,也会引来无妄之灾?

    这厮是不是傻,干了半天,对手是谁都不知道?

    “哈哈,时仙子,这次你可要给我老公背黑锅了。”云清不无笑意的说道。

    时女皇什么时候怂过:“背就背,还怕了这瘪三不成!”

     “哈哈哈!”

    段天擎刚刚收手,远处天际,又是一阵狂笑传来。

    “段天擎,你就这点实力吗?”充满鄙夷的声浪传来。

    “段天擎?原来和尊上叫板的人叫段天擎啊?”

    “这人啊,就是没有自知之明,连我们的尊上都敢招惹……”

    湖畔游人们顿时议论开了,冲着天上红着脸的段天擎指指点点。

    “快看,剑仙!”

    “好快!”

    声音刚落下,远处,一道黑色剑光冲了过来,黑衣黑袍黑裤子,棱角分明的脸颊,在天空中就像一个自然的发光体。

    凌厉无匹的气势,让围观的群众忍不住想要顶礼膜拜。

    “魔剑门,天泽!”

    段天擎的双眸微微一凝。

    “好强的剑意,我的凌水剑意和他比起来,简直是、简直是天壤之别啊。”凌若水忍不住赞叹道。

    “时代,变了!”

    湖心亭中的天骄强者们,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真的变了,不再属于我们了!”

    “天泽,你可是要一战?”段天擎双眸一凝。

    “和你?”魔剑天泽不置可否的一笑,目光投向了湖面上的小船,“时瑶,嗯……是他,他怎么会在这儿,怎么可能!”

    一瞬间,天泽的脸色变了数变。

    惊愕、不解,惊恐、愤怒,冤仇,到最后却是杀机凌冽!

    “好,很好,能在此了解了你,也好!”

    魔剑天泽冷哼一声,然后也不理段天擎,径直落向了湖心亭。

    段天擎见状,也跟了上去。

    “老公,我怎么看,新来的这个剑仙、好像对你的敌意很深呐。”云清瞟了林羽一眼,脸上只有好奇。

    现在,她对林羽的信心已经到了无法破解的地步了,好像再怎么牛掰的人,再怎么难搞定的事儿,在自己男人面前都不是事儿一般。

    简单的幸福啊。

    “嗯,一个小崽子,算是认识吧。”林羽点了点头。

    舟船继续行驶。

    就在此时,又是一道人影踏空而来。

    “咦,你看这个人,好像是我们现代人!”

    “戴着个眼镜,像是个研究生……”

    “鬼索?”云清一愣,“你让手下来了?”

    来人,却正是鬼索。

    这小子,已经两个多月没漏面了。

    “又来一个,还是剑仙!”

    令狐斩!

     “是无双仙子的弟子?”云清一愣,令狐斩、云清也见过两面的,“他怎么也……”

    “应该是老管家让他来的吧。”林羽微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自己是甩手掌柜了。

    鬼索这小子,让他盯紧了、吃死了叶少天,他倒是不负所望,追的很紧。

    “你,真的是不一样了。”时瑶瞄了林羽一眼。

    湖心亭上

    见到鬼索的身影,叶少天的嘴角狠狠抽搐了两下。

    这该死的家伙,简直是阴魂不散啊!

    “嗯,天枭师弟的剑,怎么在这小子手里?”魔剑天泽的双眸微微一凝,只见令狐斩背上背着的,可不就是夜天枭的魔剑嘛。

    只是,那剑好像经过了一番重新淬炼。

    “不对啊,老公,这么露脸的事情,你咋不让你那几个小美女过来呢?”云清美眸瞄了林羽一眼,故意拿话堵他。

    云清知道,相比起令狐斩,林羽最看重的核心属下却还是云素、江青槐,连练无双和双面佛江龙都要屈居次等。鬼索还好说,至于这令狐斩,却是排不上号的。

     “令狐斩,不一样,他有点奇遇。”

    林羽微微一笑,令狐斩这条命,等于是拿元婴境的夜天枭的命换来的,那厮的一身修为被林羽借着生死轮回印的机会,一股脑的全部灌给了令狐斩。

    所以令狐斩现在的修为反倒是比乃师练无双强,当然了,这只是现在、以后么,就不一定了。

    这小子在万法楼得了传承,估摸着这两天,沧海老龟也给他来了个特训、战斗力应该不会太菜。

    “那人,就是玄武大帝的弟子,隐门的林大师?”

    湖心亭中,一群精英强者各怀鬼胎的看着翩翩飘来的小舟。

    “哼,假丹境也来参会,草包一个!”凌若水瞄了林羽一眼,不屑的撇了撇嘴:“也就仗着师父的威名了!”

    “他身旁的那女子倒是不错,啧啧,真是绝色、我看也就只有时瑶仙子、还有冰岚山庄的那位,以及昆仑仙境的那位可以与之媲美了吧?”

    “红颜祸水,没有实力,还敢带这么漂亮的女人过来。”一名光着头,有着一身肌肉、宛如黑猩猩般的男子满是贪婪的看着云清,“我说,合欢公子,你是不是眼馋了?”

    “呵呵,至宝与佳人,从来都是有能者居之。”手握着描金折扇的风雅青年摇了摇手中的扇子,“此女,我相中了,霸天兄、你可不要和我争。”

    “不知死活!”叶少天瞥了合欢公子一眼,嘴角满是讥讽之色。

    “兄弟,晚点阉了这孙子、如何?”鬼索瞄了令狐斩一眼。

    令狐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当然,这种不知死活的货、必须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