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丹田有龙珠 > 第1章 闯下大祸
    深秋过后,茫茫大雪把燕京城覆盖,远远望去银装素裹,宛如一座白玉城。

    燕京城,是大夏王朝的都城。

    大夏王朝疆域辽阔,地大物博,人口数万万,又经过五代皇帝的励精图治,如今早已是兵强马壮,国泰民安。

    醉芳阁,燕京城非常著名的烟花之地。

    时值旁晚,醉芳阁门前已经是灯火辉煌,人流络绎不绝。

    如今太平盛世,夜不闭户,许多风流倜傥的才子,身穿华袍的达官贵族,坐着豪华大轿,前方奴才耀武扬威的开路,都来到醉芳阁寻欢作乐,饮酒对诗。

    砰!

    突然,群芳阁的大门被人撞开,一个少年从里面跌跌撞撞的跑出来,冲出了人群,顺着一条大路拼命往城外逃跑。

    “我这次闯下大祸了,为了春儿把欧阳飞的双腿打断,欧阳世家一定不会饶恕我!”

    少年十七八岁的年纪,眉清目秀,身躯略显单薄,此刻他脸色惊慌,一路上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狂奔。

    他叫周烈,燕京城周家小少爷,整天吃喝玩乐,游手好闲。

    春儿,醉芳阁的一名艺女,才华横溢,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周烈和她对唱诗文相识,渐渐的就暗生情愫,私定了终身。

    但是今天,他正和春儿饮酒对诗,欧阳飞突然也来到醉芳阁,看见春儿的容貌惊为天人,就上前调戏,动手动脚。

    欧阳飞,在整个燕京城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被他摧残的无辜少女不计其数。

    并且,欧阳世家还是大夏王朝的顶尖家族,权倾朝野,势力极大,许多少女即便被欺凌了,也都敢怒不敢言,这样更助长了他嚣张跋涉的气焰。

    正所谓,酒壮怂人胆,冲冠一怒为红颜。

    周烈眼看心爱之人就要被糟蹋,顿时一股怒气直冲头顶,借着酒劲扑上去和欧阳飞厮打在一起。

    他虽然手无缚鸡之力,但是那个欧阳飞更加不堪,整日酒色过度,早就被掏空了的身体,仗着家族的威严狐假虎威还行,真正厮打起来,根本不是周烈的对手。

    几个回合之后,周烈就抄起椅子,生生把他的双腿给砸断,趴在地上鬼哭狼嚎。

    周烈打伤欧阳飞之后,酒劲也立刻清醒了大半,自知闯下了大祸,趁着欧阳世家的高手还没来到,赶紧逃离了醉芳阁。

    他一路狂奔,很快就逃出了城门,出现在了荒郊野外。

    “呼……”

    周烈跑累停了下来,长长吐出口气,看向燕京城的方向一脸心惊肉跳,“幸好欧阳世家的高手没有追过来,否则我就要被打死了,不过我逃走,恐怕家族也要遭受牵连。”

    他愁眉苦脸的往四周望去,道路两旁全部都是一望无际的荒野,茂密的森林,偶尔还能够听见远处山脉之中响起野兽的吼叫,吓得他浑身一个激灵。

    轰隆隆!

    与此同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黑沉沉的压了下来,隐约可以看见,乌云之中有闪电划过,如同火蛇一般乱窜。

    似乎,很快暴风雨就要降临了。

    “怎么回事,现在可是冬天,竟然还打雷了?”

    周烈一看天色,愣住了。

    大冬天打雷,他有生之年还是第一次遇见。

    他下意识的紧了紧衣领,脚下的步伐加快,打算趁着雷雨未来之前,赶紧找到一处庇护所。

    嗖嗖嗖!

    就在这时,后方突然连续传来了一连串的破空声音。

    周烈立刻回头,就看见五条人影,正以飞快的速度向他这里奔跑过来。

    这是五个大汉,合力抬着一顶豪华大轿奔跑,他们脚尖点在雪地上,竟然不留下一点痕迹,显现出来了踏雪无痕般的绝顶轻功。

    看见领头的那个大汉,周烈脸色一变,他认识此人,乃是欧阳世家的护卫首领,欧阳暴。

    这个欧阳暴,人如其名,身材魁梧,满脸横肉,一副凶神恶煞的面孔。

    而且他还不是普通人,乃是一名元武境的高手。

    元武境高手,是超越普通人的存在,可以吸收天地元气,淬炼肉身,学习各种武技,甚至一些强大的元武高手,徒手都可以撕裂虎豹。

    “你们想要干什么?”

    周烈看着五人快速接近自己,脸上流露出了惊恐。

    “干什么?”

    轿子上面的篷布掀开,显露出来欧阳飞狰狞的面孔,他咬牙切齿道:“小畜生,你把本公子的双腿打断,还想往哪里逃,今天如果不弄死你,我欧阳飞三个字倒着写!”

    “欧阳飞,你才是畜生!”

    周烈激动的大吼:“春儿是我的女人,你竟然想要糟蹋她,我打断你双腿都是轻的,恨不得要了你的命!”

    他声嘶力竭,双拳紧握,并没有为之前的冲动而感到后悔。

    在他看来,自己是男子汉大丈夫,如果连心爱之人都不能保护,还算什么男人。

    “哈哈哈,你还真是一个蠢货,到了现在还一厢情愿?”

    欧阳飞哈哈大笑:“春儿,你也别藏着了,快出来见一见这个多情种子,也好让他死心。”

    话音刚落,一个脸蛋秀美,身材娇小的女子,从欧阳飞的身后探出来了脑袋,目光略带同情的看向了周烈。

    “周公子,你就忘了奴婢吧。”

    女子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声音哀怨道:“我已经答应欧阳公子,成为他第十八房小妾,咱们两个今生算是无缘了,不过,你我好歹也算相识一场,等你死后,我每年都会去你的坟头烧纸,希望你死后化为厉鬼,可不要怨恨奴婢呀。”

    蹬!蹬!蹬!

    听见这番冷血无情的话,周烈一连后退了五步,整个人如遭雷击,脸色瞬间苍白无血。

    他目光不可思议的看向女子,问道:“春儿,我为了救你得罪欧阳飞,现在又被欧阳世家追杀,犹如丧家之犬,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因为你蠢呀。”

    春儿也不再掩饰,露出来了本来面目,口气嘲讽道:“你们周家不过区区二流家族,哪能跟欧阳这种顶尖家族相媲美?我就算给飞公子当小妾,也好过给你当老婆一百倍!另外你得罪飞公子,以后周家哪里还会有好日过?我继续跟着你岂不是自讨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