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我的丹田有龙珠 > 第2章 龙珠
    “你!”

    周烈神色愤怒,没有想到这个对他温柔体贴,百依百顺,私定终身的女子,现在竟然会是这样一副嘴脸。

    知人知面不知心,他总算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

    天寒地冻,冰雪茫茫。

    天冷,他的一颗心更冷。

    “飞公子,这荒郊野外的好冷呀,你快点杀了他吧,完事咱们赶紧回到醉芳楼,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春儿只穿了一件薄衣,冻的浑身打了个寒颤,语气不耐烦的催促道。

    “欧阳暴,杀了这小畜生!”

    欧阳飞看向周烈,语气森然的开口了。

    他下达完命令之后,就把轿子上的布帘撂下,很快,里面就响起一男一女的嬉笑声音。

    “小子,下辈子投胎把眼睛放亮点,不要招惹不该招惹的人,敢打伤我们家飞少爷,就拿你的命来偿吧。”

    欧阳暴满脸的肃杀之气,大步迈出,双脚踩的雪地咯吱咯吱作响,一步一步向周烈逼迫过来,如同死神临近。

    “欧阳飞,还有春儿你这个贱人,你们等着,我周烈如果活着,一定会回来报复!”

    周烈发出来愤怒的吼叫,他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突然迈开步子,扭头便逃。

    不过可惜,他一个普通人,想要从欧阳暴这个元武境高手上逃走,希望近乎渺茫。

    元武境高手吸收天地元气淬炼身体,无论是耐力,爆发力,反应速度等等,许多方面都不是普通人能够媲美的。

    唰唰唰!!!

    就看那欧阳暴几个跳跃,双手大展而开,宛如苍鹰搏兔一般,迅速接近了周烈的背后,突然伸手一拍,击打在了他的后背上面。

    噗!

    一口鲜血喷出,周烈整个人被打的凌空飞起,狠狠摔在十米外的雪地上,单手撑地,挣扎了半天还是未能站起身来。

    “哼,你一个普通人,蚂蚁般的角色,如果被你逃走,我这四十年的武艺岂不是白练了?”

    欧阳暴面带狞笑,大步跨了上来,一步一步向周烈逼近。

    周烈的脸上,显现出来了死灰一般的颜色,深深绝望了。

    他一个普通人,又怎么是“元武境”欧阳暴的对手,只能躺在地上,任人宰割。

    轰隆!轰隆!轰隆!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乌云深处的雷霆,突然疯狂的震响着,酝酿了很久的暴风雨,终于来临了。

    一道道的银色闪电,撕破了漆黑的苍穹,瓢泼大雨,瀑布一般的倾泻下来。

    “这是什么鬼天气?冬天竟然下雨?”

    欧阳暴看着天空降临下来的大雨,还有疯狂闪烁的雷电,浑身哆嗦着,下意识停下脚步。

    天威难测,即便他是元武高手,也不能抵御天雷。

    咔嚓!

    骤然,一道闪电从天空上降临下来,形状如龙似蛇,竟然不偏不倚,劈在了周烈的身上。

    啊!

    顿时之间,他惨叫起来,浑身电流乱窜,整个人都被劈的焦糊,当场就没有了声息。

    这一幕,立刻把欧阳暴吓了一大跳,急忙后退,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周烈。

    “什么情况?这小畜生怎么被雷劈了?”

    “难道这小畜生坏事做多了,被老天爷降雷惩罚?”

    另外四个欧阳世家的侍卫,一个个目瞪口呆。

    谁都没有想到,还未等他们去杀,周烈竟然被天雷击中,全身化为了焦炭。

    “你,上去看看,他死了没有?”

    欧阳暴对一个护卫发出命令,他不敢接近周烈,担心再降落下来一道雷电劈中自己。

    闻言,这名侍卫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伸手探了探周烈的鼻息,片刻后松口气道:“大人,这小子已经断气了。”

    “死了就好。”

    欧阳暴点点头,看了看天色,大手一挥:“快,赶紧抬飞少爷离开,这鬼天气反常,此地不宜久留,容易遭雷劈。”

    嗖嗖嗖!

    于是,五个护卫抬着豪华大轿,一路向着燕京城方向飞奔而去。

    ……

    空荡荡的荒野之上,只剩下一具孤零零的焦糊尸体,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时间流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躺在地上的周烈,胸膛突然起伏,心脏砰砰砰有力的跳动起来。

    他竟然没死!

    周烈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震惊,清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正发生巨大的变化。

    一条龙形的雷电,正在他体内到处的乱窜,最后猛的冲进小腹的丹田深处,缓缓的凝聚成了一颗珠子。

    这颗珠子半透明,仿佛琥珀似的,里面还封印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迷你小龙。

    竟然是一颗龙珠!

    一种特殊而又强大的力量,从龙珠里面流淌出来,在周烈的全身肌肉,骨骼,经脉之中游走,穿梭着。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周烈刚刚被天雷劈伤,皮开肉绽的身体,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与此同时,一股浩瀚而又古老的信息,突然涌入进他的脑海里,使得他整个人的意志产生翻江倒海般的大爆炸,惨叫着再次晕死过去。

    一夜过去,雨过天晴,天色大亮。

    大路的尽头,出现了一队人马。

    这群人马风尘仆仆,每一匹马的背上,都托着沉甸甸的货物,似乎是一支商队。

    远远看见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周烈,商队中的一名汉子立刻跑过来查看,发现周烈还有一口气,立刻返回到商队的一顶轿子旁,恭敬的禀报道:

    “启禀韩老爷,前面有一位少年躺在地上,看他的伤势,应该是被天雷劈昏了。”

    “停下。”

    轿子里面,响起来了一个浑厚声音。

    轿子停下,随后一位身穿墨色长袍,腰系玉带,面容威严的中年人走了下来。

    “唉,造孽啊,昨晚的天雷,肆孽了一天一夜,不知道击毁了多少人畜树木,这个少年也是倒霉,竟然被天雷劈中了。”

    他走到周烈的身边,看了几眼,叹息一声道:“来人,把这少年抬进轿子里面,带回府上,看看能不能救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韩老爷真是心善。”

    “是啊,在咱们北海城,韩老爷可是出了名的大善人呢。”

    “这少年运气好,遇到了韩老爷,不然的话,恐怕就要暴尸荒野了。”

    几个汉子议论着,走上来把周烈抬起,放进了轿子里面。

    中年人则是骑上一匹马,带领着商队继续赶路,向着北海城的方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