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拜师四目道长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茅山北宗
    第一百二十七章茅山北宗

    ……

    公输派流马日行两千里,不过为了照顾刘德化,中间耽搁了一些时间。两人在第二日傍晚才赶到雁荡山。

    雁荡山地处华夏江浙,以山水奇秀闻名,素有“海上名山、寰中绝胜”之誉,被称为华夏“东南第一山”。

    “师兄,这么大的雁荡山,我们要去哪找长春谷?”

    看着连绵起伏,连接天地的郁郁青山,刘德化有些傻眼。

    “师弟,你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徐君明无奈道。

    “怎么死的?”

    “笨啊!”

    扇了他一巴掌后,摊开右掌,一方火红色的虚幻大印浮现出来。瞬间,一股淡淡的吸引力,从东南方向传来。

    “啊,我想起来了!师父说过,到了雁荡山就把丹田‘九老仙都神火印’拿出来。”

    “那你还问?”

    “嘿嘿,师兄,我这不是忘了吗!我们快走吧!”刘德化摸着后脑勺,有些尴尬道。

    白了他一眼,收起流马,徐君明刚要走,迈出去脚步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

    “有人来了!”

    “谁来了?在哪?”

    山路寂静,并无半个人影。

    徐君明朝空中看去,几近消失的夕阳下,一只木鸢由远而近。初时还只有脸盆大小,来到头顶时,已经有三丈之巨,极为显眼。

    “公输派木鸢的价值,不比上品法器逊色,谁这么阔气?!”刘德化羡慕道。

    飞行是所有修行人共同的梦想,能够带人飞行的法器,那怕功能很简单,在修行界中也价格不菲。

    公输派的木鸢,在飞行法器中最具代表性。在修行界中,几乎也是尽人皆知。

    “咦?师兄,它是朝咱们飞过来了吗?”

    本来平飞的木鸢,居然掉头向下,看方向,明显是朝他们来了。

    “看样子是来者不善!”

    徐君明眼睛一眯。

    “要是敢找麻烦,正好揍他丫的。”

    刘德化摩拳擦掌,神色兴奋。

    身边有本领高强的师兄,雁荡山里又有一众同门,他可没什么好怕的。

    “呼…!”

    罡风呼啸,木鸢双翅一展,仿佛平地掀起一场大风,无数的尘土、落叶,被裹挟着朝两人飞来。

    法力奔涌,把罡风、尘土挡在外面。

    “师兄,这家伙也太无礼了!想打架也不先报一下家门。”刘德化怒道。

    “是比较无礼!”

    徐君明神色一冷,手中指诀变换。

    “甲木神桩!”

    半空中,一根粗如水桶,高约一丈的大木桩凭空而生,带着沉重如山的威势,直朝木鸢砸落下来。

    “斩魔剑诀!”

    一声叱喝,璀璨的白色剑光冲霄而起。

    剑气、木桩一碰,轰然巨响。

    木桩、剑光同时崩碎!

    徐君明脸色不变,手中指诀变换。

    “青木诀!”

    十几根坚韧的青色藤条,拔地而起,仿佛灵活而狡猾的长蛇,四面八方,朝木鸢缠绕而去。

    剑光再起,但却远不如藤条数量众多。

    “师兄,我来帮你!”

    一个听着有几分熟悉的声音,从木鸢中响起。

    “火符,火球术!”

    水缸大小的赤红色火球,从木鸢中飞出,把左侧的藤条笼罩在内。

    “火法谁又不会。…上清宗法,火焰术!”

    徐君明手决一变,直径一米的火球,带着重重威势,直朝木鸢撞了过去。

    木气助火气,火球到达木鸢前的时候,轰然炸开,一片两丈大的火海,把大半个木鸢笼罩在内。

    “师兄,我也帮你!”

    刘德化指诀变换。

    “上清宗法,火箭术!”

    六七支长约一米的火红色箭矢,飞一般射向木鸢。

    巨响不断,火焰、剑气、木屑仿佛烟花般四下翻飞。

    两道身影有几分狼狈的从木鸢中飞出。

    “师兄,是上次在刘瞎子家买肉时碰到的那个家伙!”

    刘德化伸手一指,落在后面,一个身穿青色长衫,头戴羽冠的年轻修士。

    不过,徐君明的眼神,还是更多集中在前面,身穿紫袍,手提宝剑,剑眉星目,眉心一颗黑痣极为显眼的年轻道人身上。

    此人身上的气息并不比他逊色,显然也是一个先天中期的家伙。

    在他们打量对方的时候,人家也在打量他们。

    “师兄,就是这两个混蛋。上次在麻姑山坊市,就是他们乱插队,害的我没买到肉,被周师叔责怪。”

    头戴羽冠的年轻修士气愤道。

    谢云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扫过刘德化后,定格在了身材高大的徐君明身上。

    他也看出此人的修为和气势,明显不下于自己。

    “两位,刚才为何无故对我们出手,难道是看我茅山弟子好欺吗?”

    茅山南宗和茅山北宗虽然同气连枝,但彼此也有纷争。他们都认为自己是茅山正统,上清正宗。所以在外面都喜欢称自己为茅山派,而不是南宗或者北宗。

    “这句话应该反过来问才对。刚才二位乘木鸢而来,人还未到,罡风和尘土便招呼上来,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招数,只会给你们北宗丢人。看我们不痛快,想打架,就痛痛快快的来,别整这些偷鸡摸狗的勾当。”

    “哈哈,师兄说得对。要打架就来!”刘德化大笑道。

    谢云脸色一变,眼神中透出怒意。

    “口舌之徒,出言不逊,今日就好好教训你!”

    “嘻嘻,雪姐姐,红姐姐,我就说有热闹可看吧!”

    银铃般的声音,让谢云下意识停下来。

    四人扭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三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山道拐角处。

    当先一个是身穿粉色罗裙,两条麻花辫上扎着蝴蝶结,长着可爱的苹果脸,大眼睛咕噜噜乱转,看上去古怪精灵的小姑娘。

    后面一红一白,两个漂亮女子。

    穿红色罗裙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仿佛邻家大姐,一看令人心生亲近。

    穿白色罗裙的女子手提宝剑,腰系流苏,神色冰冷,虽然容貌绝佳,却透着生人勿进的寒意。

    “咦,小云子是你啊!”

    刚刚还准备大战三百回合的谢云,瞬间变成了苦瓜脸。

    有心想走,但却不敢走。

    无奈下,双手抱拳,躬身施礼。

    “谢云见过罗师叔!”

    他后面头戴羽冠的年轻男子也跟着慌忙施礼。

    “赵平安见过罗师叔!”

    小姑娘挺胸突肚,绷着苹果脸,背着小手,迈开八字步,大刺刺走过来。真是把长辈的架势端足了。

    不过看在别人眼里,却丝毫不觉得她此刻的样子,跟威严有半毛钱关系,反而觉得有些可爱,而且颇觉好笑。

    她的加入,到是把之前的紧张气氛化解掉了

    “怎么回事?小云子、小安子,怎么在这里跟别人打架?还有你们,哪家哪派的?为什么跟我们茅山过不去?”

    “你是他们师叔?”徐君明笑道。

    “正是!”

    小丫头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