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剑破天门 > 50.酒馆闹事
    ()找到回家的路!     

    这个高大壮汉之所以找陆尘这一桌子的麻烦,主要是因为看到整个酒馆已经坐满了一些刀口添血的武者,以他行走江湖的经验,自然不会去找一些硬茬子的麻烦,要选就选那些可以肆意欺凌的软骨头。

    所以,陆尘他们自然首当其冲成了他认为可以欺负的对象,这一桌就三人,两女一男,又这么年轻,应该没什么实力和背景,稍微吓唬一下,估计会被他的气势吓得屁滚尿流吧!

    吉安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便领着一群人围住了陆尘他们,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浑身流露着浓浓的草莽之气。

    随着这阵巨大的动静响起,整个嘈杂的酒馆瞬间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一双双目光全部扫过来,落在陆尘他们三人身上,脸上大多都是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神态。

    这场闹剧到底该怎么收场?这三个年轻人论气势,明显不敌这帮壮汉啊!

    想到这里,有些人的目光多了几分怜悯和同情,也只能怪这三个年轻人倒霉,遇到这帮野蛮的草莽之辈。

    “你们干什么,找茬是不是,咱们在用饭,碍着你们什么事了?”柳月秀眉一叱,满脸怒容的呵斥道。

    吉安哼了一声,毫不客气吼道:“咱们就是找茬,怎么样!整个店都坐满了,就你们这桌空着,你们不让,谁让啊!”摆明了,他们就是想仗势欺人。

    “对啊,大哥说得对!”

    “识趣点,赶紧滚吧,要不然,后悔就来不及了!”

    吉安身后那帮人,顿时毫不客气的出言嘲讽和奚落。

    “我看,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咱们还是走吧!”一旁的越秀美眸掠过这帮野蛮汉子,顿时秀眉一蹙,本着不想招惹麻烦的心态,出于安全考虑的前提下,才这么说了一句。

    然而这句话一出,更是助长了吉安这群人的嚣张气焰!

    “这位美人说得对,趁老子没发火之前,赶紧滚。要不然,留下来,陪我们喝酒也行!”吉安哈哈大笑,淫邪的目光掠过越秀那张迷人的俏脸,更是显得猖狂至极。

    “秀儿,这群人太嚣张了,是他们来招惹咱们的,咱们凭什么走,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柳月是个直性子,非常看不惯吉安这群人的做法。

    “小妞,脾气挺烈啊,要不然咱们一起喝两杯怎么样!”吉安抱着膀子,一脸坏笑。

    柳月闻言,顿时大怒:“敢调戏本姑娘,找死!”说罢,便抬脚踢了过去。

    吉安眼疾手快,一把扣住柳月飞踢过来的脚踝,冷笑道:“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和老子斗!”

    然而,一直没有吭声的陆尘,却闪电般一伸手,剑指刺在对方腰际。

    吉安浑身一颤,粗狂的脸庞顿时疼得直抽冷气,陆尘手腕一转,化为凌厉的鹰爪,顺势扣住对方下巴狠狠一扭。

    咔嚓一声,令人牙酸的骨折声响起,所有人心底不由狠狠一抽,再看吉安时,惊讶的发现他整个下巴都变了形,痛得他五官扭曲,眼泪直流。

    “对一个女人这么粗鲁,可不太好!”陆尘漠然道,下手的那股狠劲瞬间震慑了周围那帮野蛮汉子!

    整个酒馆不可思议的盯着陆尘,他们都没想到,这个默不吭声的年轻人居然有如此实力,一下子便制服住了为首的魁梧大汉,有点让人出乎意料啊!

    吉安捂着嘴巴,虎目瞪着陆尘,含糊不清的喝道:“快,快给我杀了他!”

    周围的几名手下听到吉安的命令,顿时回过神,握着手中武器,一窝蜂似得朝陆尘猛地扑去。

    陆尘身影一动,化为一串模糊的幻影在众人之间穿梭起来。

    闪电般出拳踢腿,出手速度快得吓人,每一下出手都极重,根本不给对方还手之力。

    吉安这群人像似摸风一样,根本碰不到他衣角丝毫。

    “蓬”“蓬”“蓬”...只听见一连串闷声响起,人影四处横飞,砸翻不少正在用饭的客人,转眼间,吉安这群人除了他自己,再也没有一个可以站着的。

    此刻的陆尘简直就像是个怪物,浑身散发着彪悍的气息。

    整个酒馆里的人目瞪口呆看着这一幕,皆是一脸震惊,真是没想到啊,这个酒馆里还存在着这般可怕的人物,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

    “你,你到底是谁!”吉安的下巴脱了臼,动动牙齿都痛得直咧嘴,但是眼睛一直惊恐的盯着陆尘,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寒意。

    “被你打搅兴致的人!”陆尘冷冷道,语气冷得让人遍体生寒。

    丢了这么大的面子,吉安脸面有些挂不住,顿时吼道:“混蛋,老子跟你拼了!”说罢,便从后腰拿出一柄重斧,猛地冲向陆尘,眼眸尽是疯狂。

    “住手!”就在这时,一道低喝声徒然在酒馆外面响起,紧随其后,一行身着白衣的剑宗弟子鱼贯走入酒馆,引起了所有人注意。

    “我们是剑宗执法堂,听说有人在卧龙镇闹事,前来查看。招收大典在即,到底谁在此胆大妄为啊!”一名身穿蓝色长袍,头带银色发冠的俊美青年扫过店内狼藉的情况,高声喝道,然后将目光落在陆尘与吉安两人身上。

    吉安回头见到那身着蓝袍的俊美青年,瞬间脸色大变,当即放下手中斧头,整个人安分了许多,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各位,你们来的正好!”柳月看到执法堂带人出现后,顿时一喜,连忙站出来指着吉安一群人道:“诸位,这些人野蛮无礼,我们三人刚刚在这里好好用餐,这些人无缘无故跑来闹事,简直太可恶了,请你们为我们主持公道!”

    那俊美青年听了柳月这番话,肃然道:“谁是谁非,我自会调查清楚,不能仅听你片面之词,请你们跟我走一趟,调查清楚了,自会放你们离开!”

    “喂,你们什么意思,事实摆在眼前,难道我们还会骗你不成?”柳月见俊美青年一副秉公办事的态度,顿时气急。

    俊美青年冷声道:“哼,我代表流云剑宗秉公执法,难道你们有什么意见不成!识趣的,随跟我走吧,调查原因后,如果你们没有错,自会放你们回来,休得逼我动手!”

    柳月最受不得委屈,当即大声反驳道:“这里所有人都可以为我们作证,我们没有错。你们流云剑宗,难道想要黑白不分么!”

    “放肆,请注意你的言辞。如果你再吵再闹,我立即派人把你们抓起来!”俊美男子眉头一挑,当即呵斥道。

    作为流云剑宗的弟子,最听不得外人随意玷污宗派的名声。

    柳月还想准备说些什么,就在这时,陆尘伸手拦住她,一边朗声道:“诸位误会了,咱们刚刚只是与这些朋友比试身手而已,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严重!”

    随后,他又转头冲吉安笑道:“我说得对吧,朋友!”说罢,右手闪电般握住对方下巴一扭,脱臼的下巴瞬间正位。

    吉安以为陆尘想袭击对方,正准备反击,可是见他突然纠正好自己脱臼的下巴,顿时愣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道:“这位兄弟说得没错,咱们刚刚是比武切磋,一切都是误会,误会!”

    俊美青年狐疑的盯着陆尘,然后又看向吉安:“可是刚刚很明显,你们双方发生过激烈打斗!”

    吉安爽快的回应道:“诸位切莫误会,刚刚一时见猎心喜,用力过猛,所以才闹出了点动静,给各位造成了麻烦,实在抱歉。但是请尽管放心,这店里的一切损失全部由我来赔!”

    俊美青年沉吟了片刻,再次强调道:“你确定,刚刚只是误会!”

    陆尘温和笑道:“千真万确,四海之内皆兄弟,见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自然少不了一番交流,这应该没有过错吧!”

    “这位兄弟说的没错,咱们刚刚不打不相识,惊扰了各位,实在抱歉!”吉安见陆尘这么一说,自己也随口附和道,目的就是想大事化小,若是引起流云剑宗的深究,少不了一番苦头吃。

    有人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正巴不得呢!

    俊美青年哼了一声,也不想管得太多,只是用警告的口气冲酒馆内的所有人道:“比试身手可以,但是切莫违反了卧龙镇的规矩,招收大典举行在即,这里不能出一点乱子。所以,我劝各位最好安分一点,免得受皮肉之苦!”说完,便领着一行剑宗弟子转身离去,显得无比的威风。

    来得快,去得也快!

    随着他们的离去,酒馆内紧张的气氛悄然缓解了不少,剑宗的执法堂可不好惹啊!据说被他们抓住,下场凄惨无比,不死也得脱层皮。

    执法堂离去后,吉安重重松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陆尘,沉吟了片刻,咬着牙拱手道:“兄弟,是我们有眼无珠,刚刚得罪了!”

    陆尘微微一怔,转身又坐到桌子边上,淡然道:“此事到此为止,希望以后遇到,我们会是朋友!”

    “谢了,兄弟。改日,我请你们喝酒!”吉安也是个豪爽汉子,客气道了声谢,扔下一锭金元宝,转身便领着一帮鼻青脸肿的手下,快速离开了酒馆。

    柳月坐回桌子,冲陆尘凶道:“喂,你还有心情吃啊。刚刚都被你气死了!”

    陆尘闻言,显得有些哭笑不得:“柳姑娘,见好就收吧!”

    越秀也在一旁劝道:“小月,别胡闹了,刚刚要不是陆大哥出手相助,将这次矛盾化解,咱们可就麻烦了!”

    “明明是那帮人有错在先!”柳月很不甘心的撇撇嘴。

    陆尘宽慰道:“柳姑娘,切莫得理不饶人!打赢了这些野蛮人又怎样,到时候只怕免不了被执法堂抓去审问,耽搁了招收大典,未免有些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