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楔子
    刚下过一场暴雨,然而雨过后,天空依然阴沉浑浊,厚厚的铅色雾霾里只有一点点自然的微光透了出来,照见了那个在城市废墟里有如猎豹般迅疾奔跑的身影。

    身影窈窕而纤细,可以辨出那是一名少女,她穿着黑色的紧身皮衣,被风扬起的短发也是黑色的,一只看上去沉甸甸的背包挂在她的肩头,但一点也没有影响她的速度,只是眨眨眼的瞬间,她就脚步轻悄的窜出去十来米,将靴底带起的水花远远的甩到了身后。

    水花淅沥沥的落下,尽管声音很轻微,可是频率密集,这座城市又太过死寂,因此听起来还是十分明显,引起了黑暗角落里的一阵骚动,很快就有数只体形硕大,外观狰狞的异形虫陆续爬了出来,追向了那少女消失的方向。

    ……

    该死的雨,耽误了她的时间!

    当发现身后追踪而至的虫子越来越多,天色也越来越暗时,夜色忍不住焦急起来。她要尽快赶回藏身点,不然处境会很危险。

    不再保持体力,她有意识的加快了步伐,然而追赶她的这些异形虫就像人类一样,拥有不同的擅长,它们有的口器锋利,有的甲壳坚硬,还有一些速度奇快甚至能飞,无论她怎么努力,还是甩不尽身后那一小撮尾巴。

    亡命奔逃中,夜色终于渐渐接近藏身处,但天色已经暗到只能看见模糊的影子了。

    必须要速战速决!

    她知道有些异形虫能飞,可是它们都飞不高,仅能离地一两米,那么只要能找个稍微高点的立足点,就不用担心来自头顶上方的威胁……

    夜色的目光四下里一扫,锁定了前方废弃在路边的车辆,奔过去脚步一错就蹬上了车顶,占据了有利的地势后,她一边抽出腰间佩的短刀,一边迅速的数了一下将要对付的虫子数量。

    幸好,甩得仅剩九只了,尚在她的解决能力之内。

    夜色足尖一颠,将最先飞扑过来,体形有脸盆般大小的那只异形虫踢到了高空,紧接着手里的短刀在深沉的暮色里爆出数道蓝莹莹的寒芒,寒芒过后,那只异形虫被削掉了翅膀,肢解了三对节足,然后夜色旋身一脚,狠狠的将它踢飞了出去。

    干掉一只!

    夜色不但没有松口气,反而更加慎重起来,因为落单的异形虫并不难对付,卸断它们最脆弱的节足关节,并且注意躲避喷溅出的带有腐蚀性的虫血就行,接下来她要面对的,才是真正的恶战!

    剩下的八只异形虫几乎在同一时间内赶到她的身前,不约而同的从各种刁钻的角度袭击她,想要用刀刃般的口器撕裂她的防护衣,咬穿她的皮肤,然后钻进她柔软的身体里——

    寄生!

    没错,就是寄生!

    从她能够记事时起,她认识和熟悉的每一个人,几乎都以这种残酷之极的方式死去,她有好几回亲眼看着他们滚地哀号,痛得崩溃了理智……

    那血腥之极的场面,是她压在心底最深处的梦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没有亲眼看着她父母丧生,他们只是出去寻找食物,然后一去不回。

    回忆起痛苦的往事,她的眸色沉了下去,杀意凛冽的抡起肩头挂的背包,将五只异形虫扫飞了出去,跟着身子往后一仰,避掉一只异形虫侧面扑击的同时,单身撑住车顶,抬腿踢飞了另一只,顺势一个漂亮的后翻,身形还未立稳,右手的短刀就劈出了蓝莹莹的死亡之光。

    这时天色已经迷蒙成了一片混沌,夜色的身影也彻底交织在了璀璨的刀光里,快得连视线都很难捕捉,只能听见她恶战时带出的各种声音,和她脚下那辆锈得快要散架的车发出的令人牙酸的吱呀声。

    这些声音在死寂的环境里听来真是刺耳得可怕,逼得夜色爆发出了最大的潜力,将那些异形虫一只接一只的踢出战团。

    要快!再快一点!速度摆脱这场恶战!

    因为尽管她把藏身处附近清理得很干净,但异形虫不是死物,它们会挪地换窝的,难保不会又引来几只,要真那样,她不如现在就取出手枪,用枪膛里剩的最后一颗子弹崩了自己,倒还死得轻松愉快一点。

    好在最糟的情况没有发生,夜色双手握刀,用力劈飞最后一只异形虫后,四周就只剩下了她急促的喘息声。

    终于,结束了!

    地面狼籍一片,落满了虫血和被斩成数截,仍在微微抽搐的虫腿虫身,空气里也弥漫着呛人的血腥味,当然夜色的状态也没多好,她脸色苍白,短发凌乱,黑色的紧身皮衣上多了些稀稀落落的小洞,那是被虫血腐蚀出来的,不过情况不严重,没怎么伤到皮肤。

    她深深的吸了两口气,平缓了一下心跳,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一只金属水壶,拧开壶盖,泼了一些壶里的液体到地上。

    很快,浓重的汽油味随风散开,将原先空气里的血腥味冲得一干二净。

    此时此刻,夜色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跃下车顶往远处奔去,迅速的消失在了已被黑暗彻底笼罩的城市里。

    ……

    从乐观点的角度来看,孤身一人,除了要忍受绝对的寂寞和无助外,其实也有些好处。

    譬如食物的消耗比较少,外出的次数就跟着降低,那么只要谨慎一点,就不怕暴露了藏身地点,引来异形虫的围击。

    综上原故,自从身边的人都陆续死光了以后,夜色就一直没有搬过住处,于是此刻尽管摸着黑,她也能准确无误的回到藏身处,并且没忘了在进入前,往四周泼点汽油来清除自己留下的气味。

    她的藏身处在一家便利店用作储存的地下室里,四壁和天花板上都铺着厚厚一层吸音棉,整个空间还用板箱做了分隔,不过除了她日常坐卧的地方看起来还比较舒适整洁外,其它大部分空间都堆满了东西,各种她在城内和城外搜索来的,可以让她活下去的物资,还有大量或缺或残,被岁月风化脆黄,经常轻轻一翻就往下掉页的书籍。

    当然,书籍这种东西不能吃不能穿,不是生活必须,堆在这里占用囤物空间似乎有些奢侈,然而对于夜色来说,这是打发时间和寂寞,让她不至于被残酷现实逼疯的美梦源泉,重要性只略低于食物和饮水。

    外面的天地太空旷高远,藏匿着太多未知的危险,还是眼前这熟悉拥挤的环境,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回到藏身处的夜色栓死楼梯口的铁翻板,摸索着点上一盏酒精灯,看着那小簇火苗在眼前欢快的跳跃燃烧时,她心里竟然泛起点温馨,随之而来的还有倦倦的疲惫,就好像刚从狂风暴雪里跋涉而来的人,坐在壁炉前喝茶烤火时产生的那种带着满足的疲惫。

    真想吃点热东西,然后好好睡一觉。

    夜色轻轻叹了口气,准备先脱下肮脏的外套,处理一下身上的小伤口。

    然而就在这时,她背上迅速的窜起一道凉意,松懈下来的身体也再次紧绷了起来,那是长年在极度恶劣的环境中挣扎求生而锻炼出来的本能直觉——

    她预感到了危险,致命的危险!

    来不及思考和求证这种预感因何而来,她条件反射的往前疾跃了一步,右手也飞快的探到了腰间,握住了短刀的刀柄。

    可惜,还是太迟了!

    短刀还没出鞘,她就听见“碰”一声闷响,与此同时,脆弱的后脑传来一阵巨痛。

    她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有刹那的迷茫。

    已经很小心了,不应该也不可能被异形虫追踪上啊……

    这疑惑刚在脑中闪过,她就想到了答案——

    不是异形虫,而是人!

    她泼在外面的汽油不会引起虫子的兴趣,但是会引起人的兴趣,那些她好几年都没有见到,以为已经死绝了的,她的同类!

    ……

    随着身体的瘫倒,夜色的意识也逐渐焕散,眼前的火光消失了,无边无际的黑暗压了下来,毫不留情的将她彻底吞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