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三章 遇袭
    谁都不喜欢内心想法被人看透,尤其是见不得光的阴暗想法。

    夜色还什么话都没说呢,那玩家先心虚的恼羞起来,嘴里嘀咕道:“我就是这么一说,也没逼你换,你要不愿意就直说,盯着我干嘛,难道能在我脸上盯出花……”

    他嘀咕到一半,就被打断。

    夜色直接道:“换。”

    一个字,让那玩家心里的忐忑尽去,重又眉飞色舞起来,然而他不知道夜色说话还不流畅,高兴得太早了点,接下来又被重重的打击了一次。

    夜色把先前逛摊时问过的技能书报价,和邪心看见火墙术技能书后的反应综合了一下道:“配方5枚金币,恢复技能书100枚金币,你再给我95枚金币。”

    “啊——”那玩家傻傻的看着她。

    估价这么准,肯定是在扮猪吃老虎!

    他顿时就熄了继续忽悠骗东西的念头,但是夜色估的是平均价,恢复技能书更贵,他要是换下来再转手卖出,轻轻松松的就能有30枚金币的赚头……

    30枚金币啊!

    别看数额不大,在目前来说,这已经算是普通玩家一周也存不下来的巨款了!

    他被诱得心里发痒,偏偏苦于身上没有95枚金币可掏,于是感觉复杂之极,脸色一阵青来一阵白,张口结舌说不出话。

    夜色哪里去猜他的花花肠子,仍然一脸淡漠的看着他:“换不换,直说。”

    她是就事论事,那玩家却觉得奚落嘲讽各种打脸,加上旁边有两个围观者在闷声发笑,笑得他面子碎了一地,什么也不说了,飞快的收拾了摊子,灰溜溜的跑了。

    夜色冷眼旁观,也不在意。

    很快,就有不少玩家被牧师的恢复技能书吸引到了她的摊前,争相要买,她都不用开口,他们的出价便节节攀升,最后一个牧师咬咬牙报出150金币的天价,把这本技能书收入囊中。

    这游戏刚运营一周,又还没开启现实币兑换功能,因此有钱的玩家仅是少数,夜色手里剩下的三本技能书,有一本卖了100金币,另两本想买的人凑不够钱,同她商量了一下,用装备加钱的方式换了。

    半个小时后,她收摊,钱袋里多了345枚金币,身上的法师袍也由白板的粗糙级换成了蓝色的精良级,右脚踝上还多了一条饰链,也是精良级别的,能加10%的行动速度。

    这10%的行动速度,看加在谁身上了,反正饰链的原主是个站桩打怪的,觉得这属性挺鸡肋,而且初期装备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淘汰,拿出来同夜色交换时,他还很犹豫,怕夜色一个法师,不要加行动速度的饰品,没想她竟出人意料的点了头,结果双方皆大欢喜。

    卖完技能书,夜色继续逛别人摆的摊子,买了些低级的药剂配方,随后看见有人卖十格容量的背包,售价才1枚金币,她就一口气买了四个。

    游戏里每个角色都可以装备五个背包,新买的四个十格包,加上系统赠送的那个五十格包,夜色如今也能随身携带大量物品了,这是她自儿时起就一直梦想的事,没想到最后在游戏里实现,还真是令她唏嘘。

    买完背包,天色渐渐暗下来,尽管亚尔镇上依旧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但夜色这三天来几乎都没怎么休息,疲倦之极,顺脚就进了街边的旅店,要了一间房,倒头就睡。

    旅店的房间一般都布置得很舒适,更重要的是绝对安静,可见游戏里的睡眠效果好于现实,不过为了省钱,也为了正常生活,大多数玩家还是会选择下线休息。夜色了解一些游戏常识,起初怀疑自己身在游戏中时,她也尝试过下线,结果被提示目前处于无法下线的状态中,她便只能安心待在游戏里。

    一夜无梦,夜色再次睁眼,天色已明。

    她在旅店内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去继续摆摊,处理背包里剩下的两本技能书和各色装备。

    说起来也够倒霉,她打的装备不比技能书少,可是适合法师的却只有一双优良级的鞋子,饰品也是清一色的力量加成,她再不挑剔属性也觉得无奈,只好或换或卖,全部处理掉。

    装备淘汰得快,没有技能书那么抢手,夜色又谨慎,一次只卖四五件,卖完她就收摊,在亚尔镇上接任务,熟悉这里的NPC,等过一会再返回来换个摊位接着卖,如是者三四次,她才清空了背包,当然不明用途的材料她全没卖,都暂时留着。

    卖东西费事了点,不过收益十分可观。

    她钱袋里的金币接近500枚了,身上的白板装也全换成了蓝绿装,还换来一本法师的技能书,学掉以后,技能里多了一个缓落术,在高处跃下时使用此技能,可以减缓下降速度,持续时间30秒。

    有钱,有装备,有技能。

    一穷二白的夜色迅速的蜕变成了三有玩家,最重要的是她的生命值和法力值涨了一大截,行动速度也比原先快了一些,背包里还揣着不少食物和药水,让她自生以来,头一次有了安全感。不过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游戏里更是如此,除非她今后死赖在亚尔镇里再也不出去,不然还是得努力练级做任务,才能把这安全感一直维持下去。

    夜色很清楚这点,因此整顿好后,她把接到手的任务清点了一下,就片刻也不耽误的出了镇子。

    她打算先去亚尔镇西边的迷雾森林,因为大部分任务都集中在那里,譬如镇长要求她清理游荡在森林边缘,时常袭击路人的血狼,裁缝请她帮忙从迷雾蜘蛛身上收集二十绞蛛丝,炼金师也需要大量的影雾草来试验一种全新的药剂……

    夜色边走边看地图,把有可能在途中顺带做完的任务都标示了出来,以此制定了一条最佳路线,牢记在心里后就偏离大路,拐进了一条杂草丛生的小径。

    小径道路崎岖不平,旁边的草丛里还蛰伏着一种硬壳毒虫,只要有人惊动到它们,它们就会群起而攻,连蛰带咬还喷毒,十分难缠,不过它们数量虽多,生命值却很低,遇到别的职业还能纠缠一阵,遇到夜色这种学了群攻技能的法师,一个火墙术放出去就能烧死一片,它们大概只好自认倒霉。

    夜色很轻松的就消灭了数拨毒虫,正要深入小径,忽听身后传来轻微的窸窣草响,她心念一动——

    身后的毒虫已经清光。

    此刻无风。

    四处都没有遮挡,就算有风,也不该只是她身后的草响。

    ……

    分析看似复杂,但其实早在分析的同时,听见草响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作出了直觉的判断,身体也条件反射的往道旁一侧,跟着左手飞快的抽出腰间匕首,架到了面前。

    只听“吭啷”一响,她的匕首竟然架住了另一把凭空出现的匕首,而她面前那原本虚无的空气也如微风拂过的水面一样,诡异的波动起来,渐渐的从中现出一道猫着腰的身影。

    这时系统的PK提示才姗姗来迟的响起:“你被玩家悔邪恶意攻击。”

    明显没料到偷袭会失败,更没料到一名法师会用匕首来招架盗贼的背刺,而且行动速度还挺快!悔邪一脸错愕的盯着夜色手里的那把匕首,一时反应不过来,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同他相反,夜色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她左手里匕首轻轻巧巧的一转,就折射了炽亮的阳光,晃花了悔邪的双眼,紧接着她右手法杖挥动,一枚燃烧的火球飞了出去,就这么近距离的轰到了悔邪脸上。

    悔邪甚至连闪躲的念头都还没有跳出来,一张脸就被灼了个焦黑,跟着又是一道火墙烧过来,烧得他原本就不太多的生命值一个劲的往下狂掉,好不容易他恢复了正常反应,迅速的奔出了火墙范围,哪想还没来得及摸瓶治疗药水,又是一枚火球兜脸砸过来,砸得他慌了神,都不知道接下来该立刻转身逃跑好,还是赶紧摸出治疗药水回血好。

    就这么一耽搁的功夫,第三枚火球飞了过来,直接把他砸挂了,他躺倒在地的那一刻,焦黑的脸上还定格着惊骇欲绝的神情。

    迅速的干掉了一名偷袭者,然而夜色并未松懈,因为那盗贼还有同伴!就在悔邪挂掉的那一刻,那人出手了,用的也是盗贼的招牌技能,闷棍。

    “你被玩家不再溺爱恶意攻击。”

    夜色感觉到脑后风响的同时,脚步稍稍挪动了一下,带得身体急转,避到了对方身侧的攻击死角,跟着匕首就毫不留情的刺入了他的左肋,再补上一脚,把他踹入还未熄灭的火墙之中。

    这游戏里装备没有明确的职业划分,但玩家们都很自觉的遵循着法师穿布衣拿法杖,盗贼穿皮甲用匕首,战士穿板甲舞大剑之类的潜规律,因为职业不同,角色属性不同,法师体力弱,要是穿了板甲拎着大剑,那估计走不了两步就要累趴在地上急喘,战士没有法力也没有法系技能,给他把高智高法伤的法杖,他也只能拿来当棍子使,还要嫌这棍子太不结实。

    同上缘故,夜色是法师,物理伤害非常低,她可以用匕首,但没有相关的属性和技能支持,刺不出爆击和致命的伤害来,她的匕首只是用来技巧性档格和迷惑对手的,就像她追求行动速度,也只是为了技巧性走位,她真正的杀着,仍然是法系技能。

    无奈前来偷袭她的这两名盗贼,都被她的匕首迷惑了,情绪有那么一瞬间的错乱和崩溃。

    哪怕先前已经看见过同伴的攻击被夜色的匕首挡格住了,不再溺爱被踹入火墙里时,脑中仍然还在反反复复的震惊着——

    她刺我!她居然拿匕首刺我!

    有没有搞错啊!这是PK,不是平时躲在城里玩cospaly!

    这特么的到底谁才是盗贼啊!

    *——*——*——*

    感谢jinghao81赠送的和氏璧与平安符。

    感谢坟包上的尸体赠送的桃花扇和平安符。

    感谢柳暗花溟大人赠送的平安符。

    再谢谢jinghao81和下雨天带伞投的评价票,唔,评价票现在要花钱呢,大家不用着急投,等书上架了,订阅满一定金额,系统会赠送一张免费的评价票,到时再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