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一百六十一章 牵手
    曙光城的魔法传送阵尚未修建好,但是神殿不是一般的公会,大神多多,经常开荒新地图和高级副本,就连只练专业技能的生活玩家,由于有足够的材料供给,技能等级也远远的超出全体玩家的平均水平,因此城内的玩家自营店铺开出来后,各种主城拍卖行里少见的高级装备和物品,都能在这里买到,除此之外,近来寒光又偷蒙拐骗了不少NPC来这里安家落户,于是玩家们日常练级的修理补给也方便了起来,甚至还能接到不少任务,良性循环之下,慢慢的就积累出一些人气来了。

    在这种人气的基础上,寒光又帮忙做了进一步的宣传,所以夜色的店铺开出来后,说不上门庭若市,但生意也算不错,短短的三天时间,她就卖出去60多组变异鱼和一些零碎的药水装备,兑换折扣下来,她的银行卡里就有二万来元的现实币入帐了。

    这些钱,当然不够夜色替家里还债,但是用来交她自己的学费是足够了,夜里她母亲王心宁替她整理该带的衣物和日常用品时,她就提出了学费她自己来交的想法。

    王心宁十分讶异:“你哪来的钱?”

    也不怪她纳闷,整个暑假,夜色不是在住院就是待在家里休息,几乎连门都没怎么出过,突然间说自己有了交学费的钱,她自然要问个清楚。

    只要想把钱拿出来缓解家里的经济危机,那么游戏里赚钱的事情就没法隐瞒,迟早要说的,因此夜色便很坦然的把钱的来源说了出来,同时表示上学后她的生活费和在校外租房的钱也不用家里操心了,她自己会解决的。

    这本来是件很小的事情,夜色觉得打声招呼就可以了,但是没想到王心宁倒忧心了起来,说是家里最近经济困难的事情不用她操心,她只要养好身体,把心放在学业上就可以了,连带的她玩游戏和请求在校外租房的动机也遭到了怀疑,险险的游戏舱就要被扣在家里不许带走了,最后还是她耐着性子再三保证,保证她玩游戏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尽快恢复身体,赚钱只是顺带,回头要是缺了钱一定会向家里开口,王心宁才勉强放过了她,不再谈这件事,不过仍然不太放心她住在校外,唠唠叨叨的对她交待了许多安全注意事项和生活方面的琐碎细节,直说了三个多小时,眼见时间不早了,才端给她一杯温牛奶,让她喝完后洗漱了休息。

    独自躺在床上闭了眼睡觉时,夜色才长出了一口气,彻底的放松了下来。有人关心呵护的感觉真的很好,让她觉得很温暖,但是她自小就独立生存惯了,要是被关心呵护过了头,她也会觉得压力很大很痛苦,因此同王心宁谈话,就是一场痛并快乐着的体验,多少是有点煎熬的。

    次日天还蒙蒙亮时,夜色就已经起来了,做好了出门前的准备后,她回房检查有没有拉下的东西,结果果然发现了差点被遗忘在床头柜上的钱包。

    这是昨晚王心宁拿给她的,钱包里已经替她塞够了这周的生活费,她打开看了一眼时,不甚有枚硬币掉落出来,直接滚到床下去了。

    夜色探手去床下摸索,然而没有摸到硬币,倒是摸着了另一样手感有些偏硬的东西,她怔了怔后,将那东西扒拉了出来,发现竟然是一本带着密码锁的硬皮面本子。

    这是……

    尽管一直生活在末世,但是这不妨碍夜色拥有一定的生活常识和正常的判断力,她几乎是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这应该是从前那个夜色留下的日记本,不然没必要藏得这么严,还带上了锁。

    日记这种东西,夜色在末世里也写过的,不过她独自生活,遇不上复杂的人际关系,也不会同人产生什么感情纠葛,因此她的日记只不过是流水般的生活记录,写来打发时间的,上面没有记载任何秘密,但是此刻她手里的这本日记显然不一样,一定记录着不少较为**的事情,她不觉犹豫了起来,不知道该不该把锁卸下来翻开看看。

    “夜色,你好了没有?我们该走了。”

    这时王心宁在门外催促起她来,她应了一声,摸索到床下那枚硬币后,就把这本日记连同钱包一块塞进了背包里,随后又匆匆的环顾了一下房间,确定没有再拉下什么东西,便快步赶了出去。

    宁寒胡诌的那个玩游戏帮助恢复的借口很好用,虽然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但是为了防止同陌生人一起居住,导致精神时刻处于紧张防备的状态中,夜色不得已,前些天还是以游戏舱不方便带去宿舍的借口,婉转的表达了她不愿意住校的想法,因此王心宁替她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较为正规的单身公寓。

    公寓的面积不大,还不到四十平米,不过装修得简洁舒适,从浴室到阳台,从家具到电器,该有的几乎都有了,而且由于家就住在本市,随时可以回去,所以夜色需要随身带走的东西真的不多,也就几身衣服和一些书籍,但是游戏舱是个笨重麻烦的物品,王心宁还是为此找了搬家公司,于是夜色看着人把游戏舱抬入那公寓时,感觉还真是非常的劳师动众。

    把东西搬完,收拾好公寓的房间后,王心宁不知道是操惯了心,还是一直把夜色当小孩子看待,觉得她无法独立自主,竟然想请假送她去学校报到,结果被夜色非常肯定以及坚定的拒绝了,便在对她叮嘱了又叮嘱后,也赶去学校上班了。

    租住的公寓很近,即便很慢很慢的步行过去,到夜色的学校也才十来分钟,她早就已经想好了,把上学这件事当成游戏任务来完成就好了,因此心情很放松的怀着一种探索地图的想法,一个人慢慢的沿路走了过去。

    开学第一天,校园门口很热闹,到处都是人,这让夜色想起了游戏里的事,那时她刚走出死亡平原,要去亚尔镇,看见路上众多的玩家时,感觉同现在是差不多的,眼花缭乱,于是她就纳闷了,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宁寒他的眼睛怎么就这么尖,不但看见了她,还及时的拦在了她的面前!

    夜色承认她没有想到宁寒会到这里来找她,因此被他拦住时,她先是紧紧的皱了眉头,等到抬眼看见他那张笑得像桃花一样的脸,发现是他后,足足愣了三四秒没反应过来。

    “好巧,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

    宁寒还微微一眨眼,促狭十足的同她打了招呼,但是两人都心知肚明,巧个屁啊!他根本就是等在这里堵她的。

    夜色不知道他刚刚毕业,因此他那些学弟学妹什么的还没有忘记他这号风云人物,知名度一如既往的高,但是她敏锐的发现他在她面前一堵,四周就有不少**辣的目光投射了过来,感觉像在游戏里一样,她和他又成了众所瞩目的焦点,只是游戏里她可以披件斗篷来遮掩面容,现实里要来这么一招,肯定被人当成是白痴,她只好尽量对那些目光都视而不见,望着眼前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道:“你来干嘛?难不成今后还想天天都来陪我上课?”

    宁寒笑望着她道:“你要愿意的话,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她才不自找麻烦呢!

    夜色明显的感觉到四周投射过来的目光愈来愈多了,正有些纳闷的打算让他先离开,回头游戏里见呢,就被他顺势拉住了手,带着走向校园内道:“不跟你开玩笑了,这里我比较熟,还是先带你去报到吧。唔,对了,忘记问你了,你念哪个系?”

    这这这……

    夜色条件反射的扭了扭手,想从他的掌握中挣脱出来,但是宁寒早就预料到了,哪里容她挣脱呢?反而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些,轻声笑道:“别动,你答应过的哦。”

    的确是答应过……答应过试着习惯他的近距离接触,最低限度,在他牵住她手的时候,不许挣脱,不许揍他……

    夜色忽然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很深的坑,趁着还有扭转的机会,立刻反对道:“那是在游戏里!”

    “对我来说都一样。”宁寒才不是讲理的人呢,似笑非笑的回瞥了她一眼道:“难道喜欢一个人还分游戏或是现实么?”

    夜色如果在现实里待得更久一点,阅历更丰富一点,就会知道这世上有个针对网恋发展到现实却彻底失败的词叫“见光死”,然而偏偏她眼下不知道,而且这又不是她头一回在现实里看见宁寒,因此游戏或是现实,对她来说还真的没有什么区别,不觉被宁寒问得哑然无语,再见身边偶尔也有个别情侣模样的男女生牵着手走过,就更是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了,只好一边任由他带着走,一边纳闷为什么同样是牵手,别人都自然而然的没引来什么关注,她和宁寒的身上却粘着那么多情绪各异的目光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