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绝配
    一路过去,偶尔会有人停下来同宁寒打声招呼或是攀谈两句,尽管只是听了点只字片语,但夜色心里的疑惑还是得到了解答,意识到原来宁寒在这校园里的知名度不亚于在游戏之中,所以他俩才总是被人频频注目。

    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

    要搁在刚从末世出来那会,夜色会很不习惯,觉得一举一动都被人看了去,极没安全感,但是现在么,老实说她已经无所谓了,既然没办法阻隔那些目光,那么她就选择无视。

    就像宁寒说的,他对这里很熟,报道完后,他又带着夜色在校园内转了一圈,由于校区的占地面积太大,方向感很好的夜色到最后也七拐八绕的被带晕了,只记下了一小半的道路,于是深为感慨,觉得还是游戏比较方便,可以随时查看地图,还能在上面各种标记。

    天气刚入秋,早晚比较凉爽,但是太阳升起来后,气温还是很高的,兜了半个校园下来,夜色微微有些汗出,而且眼下这身体不常运动,又在医院里躺了那么久,有些虚弱,跟她从前是没法相比的,她竟然感觉到有些累了,心里真是哭笑不得,觉得自己还真是变成了名副其实的“脆弱法师”。

    她当然不会说她累了,不过宁寒还是很细心的注意到了,因此在路过一片林荫道时,让她休息着等他一会,他去买水。

    炽热的阳光被树叶遮蔽,微带沁凉的风吹在身上很舒服,夜色觉得这里环境挺好的,也想多逗留一会,便点了点头。

    目送着宁寒的身影远去后,她转眼瞧了瞧四周,发现不远处有可供坐息的石凳,便走了过去,不过她刚捡起石凳上落的一片树叶,还没坐下呢,就听见有人唤她的名字。

    “夜色?”声音娇脆,一听就是女生。

    夜色微诧的挑了眉,转身看见四五米外的地方,手挽手的站着两人,男的长相俊雅,女的容貌亮丽,看上去是很般配出色的一对情侣,只是不知是否错觉,她总觉得这两人望着她的目光有些复杂。

    “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呢!”章蓓蓓挑剔的扫视了她两眼道:“怎么,你是来报到的?没想到你这么能耐,成天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玩在一起,居然还能顺利的通过考试。”

    她的言语里满带着敌意,可惜夜色并非正主,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更不知道从前的夜色同她有何恩怨,因此只是淡淡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夜色的目光是很带压迫感和穿透力的,章蓓蓓被她看得有点沉不住气了,反感的盯着她道:“装什么文静啊,你以前不是很泼辣的吗?啊,对了!我都忘记是听谁说的了,说你前一阵还在夜店里跟人鬼混打架,打得都躺医院了,你还真是越来越本事了啊!”

    顾洺皱了皱眉,眼神有些傲然的瞥着夜色道:“你怎么还是这样?做事冲动放纵不带脑子,让人一点也不放心。”

    这话听着可有些暧昧。

    反正章蓓蓓陡然变了脸色,一边狐疑的往顾洺的脸上瞧,一边伸手紧紧的勾住了他的胳膊,以示自己的占有权。

    夜色实在很反感这两个突然冒出来自说自画的家伙,淡淡道:“跟你们不熟,麻烦你们别挡在这里。”

    她说的可是实话,何止是不熟,简直是完全陌生!但是这对情侣可不这么觉得。

    章蓓蓓瞥了顾洺一眼,轻蔑的冷笑道:“听见没有,人家说跟你不熟呢!也不知道是谁上回见你时要死要活的,连刀子都动上了。”

    顾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夜色,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有些事过去就算了,你要总是这么想不开,我和蓓蓓也很为难。”

    这都什么人啊!

    “想不开的人是你们吧,要不跑我面前来废话什么?”夜色冷冷的望着他们道:“我再说一次,跟你们不熟,麻烦你们别挡在这里。”

    章蓓蓓本来心里就有刺,再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就激动了:“被甩的人是你,我们能有什么想不开的?你要真不在乎,撂什么脸给我们瞧啊!”

    “好了,你也少说两句。”顾洺不愿意听什么甩不甩的话,拉住那女生道:“她看见我们心里不舒服,我们还是走吧。”

    “不走!”章蓓蓓赌气道:“凭什么她让我们走就走?她要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她走啊!”

    这两人还真是绝配,一对自恋狂!

    夜色淡漠的扫了他俩一眼,还真的走了。

    她站在这里是为了等宁寒,现在看见宁寒过来了,当然就可以直接走了。

    还在吵嘴的两人没想到她竟然闷声不响走得这么干脆,都愣了一下。

    顾洺心情复杂起来,以为夜色心里难过,所以宁可示弱也要避着他们。章蓓蓓得意洋洋,有种占了昔日情敌的上风,争到了脸面的爽快感,不过——

    他们一转身,看见夜色迎向的人是宁寒时,情绪就彻底变了味。

    怎么可能!

    章蓓蓓太过惊讶,失声道:“宁寒学长?”

    顾洺更是怔住,不爽的皱了眉头,暗自纳闷:他不是已经毕业了么?

    宁寒抬眸扫了他们一眼,将他们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旋即一边打开易拉罐的拉环,将饮料递给夜色,一边微扬了嘴角问她道:“你朋友?”

    夜色头也没回,淡然道:“不认识。”

    她身后的顾洺听见她这不带半点情绪的话,脸色顿时变得有点难看起来,望着宁寒的目光里也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丝敌意。

    章蓓蓓看看宁寒,又看看她身边的男友,脸色更是难看,忍不住就轻哼了一声道:“装什么纯情……”

    她话没说完,看见宁寒气势极强的目光扫过来,心里顿时一窒,说不下去了。

    宁寒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垂眼含笑的替夜色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旋即顺手牵起她道:“这里虽然阴凉,但是树多草密,叮人的蚊子多,我们还是走吧,带你吃东西去。”

    夜色当然不会有异议,被他牵着走了。

    章蓓蓓愣愣的看着传说中让无数学姐学妹铩羽而归的宁寒,竟然对夜色如此体贴温柔,下巴都差点掉下来砸在脚背上,直到他俩走远了,她才回过神来,醒悟到自己被骂了,气得拧了两下男友的胳膊道:“顾洺!你没听见他骂我们么?”

    顾洺被她拧得疼痛,心里不由窜起一股无名之火,拨拉开她的手道:“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脚?你真是越来越泼辣了!”

    他这种带着埋怨不满的语气,深深的刺激到了自尊心才刚刚受过损的章蓓蓓,再对比刚才宁寒对夜色的温柔态度,她更是委屈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冲着顾洺跺了跺脚道:“你什么意思!我泼辣?你这话说反了吧,夜色才是真泼辣呢!我不过被骂了生气,拧了你两下,你就冲我发火,夜色以前拿水果刀刺你的时候,也没见你怎么样啊!”

    “没见我怎么样?”顾洺气极反笑,斜睨着她道:“我不是跟她分手了么?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他一提这个,章蓓蓓想起他刚才的表现就更来气:“你还知道自己跟她分手了啊!那你刚才说的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她做事冲动放纵不带脑子,让人一点也不放心?她跟你都已经没关系了,你还不放心她?那我算什么?你告诉我,我算什么啊!”

    顾洺本来脾气就不好,此刻心里不舒服,自然就更烦躁了,何况他是好面子的人,章蓓蓓声音越嚷越大,引来了不少好奇八卦的目光,让他深感面子挂不住了,因此哪有心情去迁就哄慰章蓓蓓啊,只认为她在无理取闹,冷笑了两声扭头就走:“疯子!你想丢脸自己去丢吧,我不陪你。”

    这种态度真是火上浇油,章蓓蓓也越觉委屈了,而且她认为顾洺之所以对她发脾气,有一半的原因要归结到他旧情难忘上去,心里又添三分酸意,想也不想就对着他的背影愤怒的喊道:“顾洺,你给我站住!”

    她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这一下,路上有大半人都回过头来看热闹了。

    顾洺在学校里也算有点知名度的人,总觉得别人望向他的目光里满带着嘲讽讥笑,认为他连自己的女友都管不住,于是脸上一烫,一边咬牙恨着章蓓蓓,一边头也不回的走得更快了。

    章蓓蓓呢,她毕竟同顾洺在一起有大半年了,知道他最讨厌当街跟男友吵架的女人,因此指名道姓的喊他站住的话一出口,她心里就“咯噔”一跳,意识到自己竟然气得方寸大乱,忘记施展往常那些以柔克刚的手段,傻乎乎的去硬顶着闹了,于是紧紧的咬着唇,尽管气得脸色煞白,但还是忍住了委屈,追赶顾洺去了,不过她心里对引起他们吵架的夜色恨了又恨,全然忘记了是她自己想要炫耀她和顾洺的亲密关系来满足虚荣心,先招惹上夜色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