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一百六十三章 日记
    夜色接完她母亲王心宁打来的电话,随手将手机往床上一扔,然后就盯着面前那本带锁的日记出起神来。

    看,还是不看?

    这个选择其实没有多难,夜色很快就捡起了日记本,用比较暴力的方式把锁打开了,翻开内页后,发现第一篇日记的记录时间是2105年9月,也就是三年前,从前那个夜色刚开始上高中的时候。

    2105年9月12日

    想法很美好,现实太崩溃。

    买这个日记本的时候,我还幻想着把遇到的开心事都记录下来,这样不开心时拿出来看看,心情就会变好,可是没想到我将要写下的第一篇日记,与愿望相反,竟然是件很不开心的事!

    我今天控制不住,跟妈妈吵了一架,吵架的原因很可笑,因为晚饭后,妈妈要我陪她出去逛街,帮我买衣服,我不想去,让她直接把钱给我,回头我自己去买,结果就被她唠叨了半天,说我自己买的那些衣服根本就不能看,纯粹浪费钱。

    审美观被质疑了,我当然很不开心,但还忍着没说什么,谁知她又去替我整理衣柜了,把我买的那些衣服挑出来一件一件的数落,不是这条裤子太短就是那件T恤太丑,一脸恨不得全部扔掉的挑剔。

    我被她唠叨得烦极了,就回了一句嘴,说反正衣服是我穿,又不是她穿,我喜欢就行了,让她别再挑剔了,结果她说衣服有一半是穿给别人看的,我买的那些衣服,她怎么看都觉得不适合我,我们两个就吵了起来。

    其实我知道,她数落我,不是因为那些衣服不适合我,而是因为我没有按她的喜好,穿她买的那些还带着蕾丝花边的裙子,把自己打扮成大号的公主娃娃!

    她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在我穿着那些蠢裙子的时候带我出门,这样遇上熟人停下来寒暄时,别人会夸我文静漂亮有淑女气质,她听着就感觉很骄傲,却不知道别人可能只是礼貌性的夸奖我两句,事实上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有天才知道了!反正我讨厌那种被人盯着从头看到脚,好像等着要同谁攀比一样的感觉,太伤自尊了!

    我知道很多事情她是为了我好,我不该跟她吵,吵完以后,我的心情也很糟糕,甚至有些后悔,但有时憋极了我忍不住!因为她和爸爸总是喜欢把他们的想法强加到我的身上,就像家里装修时我说想要一个海蓝色的卧室,可是爸爸说太清冷了,给我设计了一个暗粉色的公主屋,我说我想学画画,妈妈说出去写生会晒黑的,让我去学弹琴,他们什么事都自以为民主的要问我的意见,我说了,他们给的回答却总是不行,不许,不可以!

    ……

    从前那个夜色写日记的习惯与她不同,完全是凭着感觉来的,有时一天写两三篇,有时隔上半个月甚至一个月才写上一篇,夜色一页一页的翻着,那些她未曾经历过的青春岁月,就在她的指尖飞快的流逝过去了。

    高中前两年的日子,真是欢笑与泪水的融合,尽管日记里的“她”越来越受不了父母强加在“她”身上的那些意愿,在试图反抗,试图摆脱,但总体来说日子过得还是很轻快明媚的,尤其是高二下半学期时,日记里有个男生的名字渐渐出现得频繁,就更是多了点甜蜜的感觉。

    顾洺。

    就是这个名字。

    长相俊雅帅气,有些高傲,功课很不错的高三学长,是不少女生暗恋的对象。

    对照这些描述,夜色很容易想到她今天遇见的那一对情侣,情侣中的男生,应该就是日记里的顾洺,尽管她觉得此人非常讨厌,但是从前的夜色对他却是有好感的。

    这种好感其实来得很莫名,竟是因为两人所在的课室临近,每天上学放学或是课间,经常都能遇见,于是不知道哪一天谁多看了谁一眼被发现了,他俩就格外的注意起对方来,那些或有意或无意的目光交错也越来越频繁,直至最后,彼此都产生了好感。

    2106年3月22日

    好意外!

    课间我被林云海拦在了楼道拐角,他说有话要对我说,让我放学的时候晚点回去,他在篮球馆的后面等我。

    他的意思我很快就懂了,可是第一次遇见这种事,我的反应有点迟钝,正在想该说什么来拒绝他,又不至于让他太难堪时,我身后忽然就有人说话了。

    “你说晚了,我已经跟她约好了,放学后替她辅导功课。”

    我被吓了一跳,回头才发现说话的人是顾洺,顿时就慌了起来,觉得被他撞见这种场面,很尴尬。

    林云海好像比我还要慌乱,脸一下子就涨红了,吭了半天没说出话来,干脆就直接转身跑了,不过我看出了他目光里的疑惑,好像不相信顾洺的话。

    我的脸也一下子红了,觉得顾洺替我解围的借口找得太假了,他都高三了,正是学习紧张的时候,哪来的闲空替人辅导功课?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为什么要替我解围?他是不怕被人误会呢,还是想要被人误会……

    2106年3月24日

    前天的事太尴尬了,这两天我都躲着顾洺走,可是……

    2106年3月28日

    顾洺说他周末有空,问我有没有不懂的功课,他可以帮忙辅导。

    我被他问傻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2106年4月1日

    顾洺说他喜欢我!

    骗人的吧!今天是愚人节!白痴才会在今天表白!

    我一点也不相信……

    夜色看着日记里的“她”患得患失了很久,直到顾洺升学考试前那两天,才真正的确定了自己的心意,接受了顾洺的感情,可是他俩在一起相处的时间很短,仅仅一个暑假而已,感情的进展还不如她和宁寒,因为真正相处后,“她”才发现顾洺太高傲也太自我了,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走入了一段错误的感情里。

    作为旁观者,夜色认为这段感情真的很错误!

    从前的夜色是那种阳光爽朗的性格,这其实是她的优点,容易相处,很讨人喜欢,可是这偏偏成了顾洺挑剔她的理由,他会经常嫌她笑得不够矜持,嫌她疯疯颠颠没个女生的样子,嫌她不够温柔体贴,而且他说出来的话往往很伤人,总是“你别这样,不然会给我丢脸”的句式,半点都不考虑她的感受。

    当然,相比挑剔从前的夜色来说,他更挑剔的还是她的朋友。由于性格原因,那时的夜色同任何人都相处得来,因此即便是那些成绩很差的学生,同她的关系也不错,一来二去的,她还认识了不少校外的人,像乌鸦和姬姬这两人,最初就是她朋友的朋友,彼此遇见往往会打声招呼,说笑两句,结果引起了顾洺的强烈不满,说她认识这种人真是太掉价了,连带的让他跟着丢脸。

    这么多的挑剔不满,按理来说两人早就应该分手,然而,距离产生美感。

    开学以后,两人由于不在同一所学校,不能经常见面了,在暑假时有所损伤的感情,反而渐渐的升了温,只是好景不长,他俩甜蜜了不过两个月时间,章蓓蓓这个情敌就强势的杀了出来。

    先是顾洺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在一次电话时提起,说同系的一名女生给他递了情书,被他拒绝了,后来他就经常抱怨,说这女生总是缠着他不放,不管他去哪里,总是能巧合的遇见她,烦得要命。

    这名同系女生,当然就是章蓓蓓了,她把顾洺“照顾”得很好,于是一个月后,顾洺再提起她时,态度就有些变化了,譬如他会说起章蓓蓓帮他带早点,帮他抄笔记,帮他去图书馆占位的事,然后用一种无奈的语气,表示伸手不打笑脸人,太过于拒人千里之外的话,会让章蓓蓓难堪,他有时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她的好意,反正他只是拿她当朋友看待而已。

    什么朋友?

    该是红颜知己才对!

    章蓓蓓的存在每每引得从前的夜色在电话里发飙,因为她能听出顾洺语气里隐带的得意,似乎被一个女生如此倒追,对他来说是件很长脸面的事情,结果发飙次数多了,这又成了顾洺不满的理由,说自己问心无愧才把这些事情告诉她,指责她对他不够信任,而且脾气暴躁不讲道理,喜欢无理取闹。

    那时的夜色,由于功课紧张,同父母关系紧张,压力太大的缘故,脾气的确是很暴躁了,顾洺的行为无疑是火上浇油,于是气极的时候,她直接就喊分手了,谁知顾洺又不愿意了,天天到她家楼下等她,哄她回心转意,折腾了两三回后,她没精力再处理感情的事了,决定等升级考试结束,有时间有心情时,再找顾洺长谈一次。

    然而,他俩的关系最终还是没有维持到她升学考试结束,因为其间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导致他俩彻彻底底的闹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