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渣男贱女
    高三的学业再紧张,过年前后还是有几天假的。

    二月初的一天,“夜色”特意腾出半天的空闲来,去街上转了很久,最后挑了一条款式颜色都很经典的羊绒围巾,想在两天后送给顾洺当生日礼物。

    买完东西,她准备回去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刚好遇到姬姬那一群人,被他们硬拖着一块去吃了烧烤,随后其中一名男生就骑车把她送回家了。

    接下来两天,“夜色”都窝在家里温习功课,到了顾洺生日那天,她大清早就打了电话过去祝福,然而不知为何,顾洺的态度很敷衍,不耐烦的应了她两句,没等她约他出来庆祝生日,就推说有事把电话挂了。

    热脸贴了冷屁股,谁都会感觉很不舒服的,何况恋爱中的情侣更为敏感,“夜色”心里又梗着章蓓蓓这根刺,当时就被气到了,觉得爱理不理,谁还赶着他去呢!于是挂了电话就当没有这回事,继续温习她的功课去了。

    若无其事谁都会装,可是心里到底不舒服,“夜色”温习功课的时候就总是走神,多多少少的存着点期盼,觉得顾洺回头会再打电话过来,她便时不时的瞄一眼手机,结果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手机却没有再次响起,她心里就愈来愈觉得憋堵,情绪大坏,书也完全没法看下去了。

    “夜色”性格爽直,没有多少耐心,最烦打什么哑谜儿,所以哪怕顾洺跟她吵一架,又说那些她不爱听的挑剔话呢,她的感觉也好过被他莫名其妙的冷落,于是慢慢的挨到晚上,还没等来解释的电话,她觉得再憋下去她就该爆炸了,便气冲冲的拿起那条包装好的围巾,找了个借口就直接出门了。

    顾洺家离她家并不太远,“夜色”走路过去的,被冷风一吹,她心里那把熊熊燃烧的怒火就熄了一些,情绪冷静了许多,不再像刚出门那会,想要找到顾洺发泄心里的委屈了,而是有些心灰意冷,打算把生日礼物扔给他就回家,至于今后如何,随便吧,反正她是不想主动联络他了。

    到了顾洺家楼下,她仰头看见他家的窗口有灯光透射出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就拨了电话过去,没想到接连打了五六次,一直无人接听,她倒差点在寒风里站成了人形冰棍!

    欺负人好歹也有个限度,不带这么过分的!

    “夜色”那降下去的火气又飙了上来,直接就到了他家门口,敲响了他家的门。

    她这是头一回登门,打算把礼物撂给顾洺就走的,谁知他竟不在家,顾母见了她,还以为是顾洺邀请的朋友,忙忙的告诉她顾洺和其他人一起去唱K了。

    “夜色”真是彻底心寒了,刚要留下礼物让顾母转交,自己回家,顾母却又让她稍等一下,转回房里取出一对手套来,说是顾洺的朋友先前走时拉下的东西,让她去找顾洺时顺便转交一下。

    本来是想让顾母帮忙转交东西,结果变成了被顾母拜托转交东西。

    “夜色”完全算不来这笔帐了,再仔细一看,发现那对手套分明是女式的,上面还带着香水味儿,心里顿时就冒出“章蓓蓓”这个名字来。

    这绝对不是她的错觉,也绝对不是误会!

    顾母也说听见顾洺唤那女生“蓓蓓”,又把他们去的地点告诉了她。

    ……

    背叛!这是**裸的背叛!

    我当时的感受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干脆凭着一腔的愤怒找了过去,打算看看顾洺那所谓的“问心无愧”究竟是怎么个无愧法。

    事实证明这家伙就是个渣!

    我才找到地点,站在包间门外还没有进去呢,就听见里面隐约的传出一男一女深情款款的对唱情歌声,女的声音我不认识,但男的声音我再熟也没有了,明显就是顾洺这个人渣!

    听出里面有一屋子的人在后,我不想丢脸,所以尽管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但还是站在门外深呼吸了好几次,等到情绪稍稍平静下来,才伸手去推门,结果门刚推开,一屋子的起哄声就如潮水一般扑面而来,我站在那里挪不动脚步,愣愣的看着手里还拿着麦的顾洺侧过了脸去,在同一名女生当众亲吻。

    我那时所有的感受都麻木了,什么伤心啊难过啊,统统都没感觉到,唯一的深刻体会是耻辱!被人当众打了脸,伤了自尊的耻辱!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呆立在门口的我,尽管搞不清楚状况,但满屋子的起哄声还是瞬间就停住了,正在亲吻的那对“狗男女”这才发现了气氛不对劲,顾洺回过头来,看见我时也愣住了,眼神里闪过一丝心虚的慌乱,章蓓蓓呢,先是怔了一怔,旋即明白过来,搂着顾洺脖子的胳膊不但不放,还圈得更紧了点,无论是举止还是目光,都满带了挑衅。

    我忽然有点想笑,莫非章蓓蓓以为我亲眼目睹了这背叛的一幕后,还会死死的巴着顾洺这个贱男不放么?我才没有这么想不开,给自个找虐呢!

    尽管手脚和心里都冰一样的冷,但我还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扫了一眼包间内的情形,发现在场的人还挺多,加上那对“狗男女”足有十来个,男的女的都有,都是我不认识的陌生脸孔,想来是顾洺上了大学后交的朋友。

    我没心情多待,走进去后把章蓓蓓那对手套往桌上一扔,就转过身紧紧的盯住了顾洺,准备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告诉他,我们两个分手了。

    顾洺缓了一缓好像已经镇定了下来,丢下麦走了过来,他甚至还能微笑,假装若无其事的问我怎么来了,一边解释怕耽误我功课没喊我,一边招呼我坐下,忙着要给我找饮料切生日蛋糕。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劈腿被当场捉住,不说羞愧道歉,竟然还妄想含含糊糊的遮掩过去!

    我这才发现自己低估了他渣的程度,连带的对他失望到了极点,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他这个人!不过我不喜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闹腾,闹了也是我丢脸,何必呢?

    我当时很冷静很冷静的告诉他:“顾洺,你不用忙了,我来是想告诉你,我们两个分手吧。”

    尽管包间里光线昏暗,但我还是看见他的脸立刻就涨得通红,眼神也狼狈起来。

    他说:“你别闹了,有什么话回头再说,别扫了大家的兴。”

    我知道他一向就很爱面子,被我当众说出“分手“的话来,他肯定觉得很难堪,可是他难道没发现他劈腿的事情暴露了才是真正的难堪么?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真是人至贱则无敌了!

    我说:“我没有闹,我平心静气的通知你,我们分手了。”

    撂下话我就想走了,可是一直盯着我们没有吭声的章蓓蓓忽然拖住我的胳膊冷笑起来:“还说你没闹?今天可是顾洺的生日,你厚着脸皮跑过来拆台,让他在这么多朋友面前丢脸,还不是闹吗?我警告你别太过分!什么分手啊?你不是两天前就已经被顾洺甩了么?现在你是前女友,我才是他的现任女友,你不请自来的当着我的面对他说什么分手,你够资格么?也不嫌脸红!”

    章蓓蓓在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我立刻就望向了顾洺:“她说我们两天前就分手了?身为当事人,我竟然不知道有这么回事!麻烦你给我解释一下。”

    顾洺皱了眉头,扭过脸去不看我。

    章蓓蓓见他沉默,笑得更得意了:“解释什么?你不怕丢脸他还怕丢脸呢!”

    面对这种接二连三的挑衅和污蔑,我再能忍也忍不住了,冲着她道:“你闭嘴,我没问你!再说要丢脸也是你们这对渣男贱女,还轮不上我!”

    章蓓蓓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接着就破口大骂起来,说我跟一群不三不四的人鬼混才会被顾洺甩掉,根本没资格对他说分手两字。

    我一开始还没听懂,后来才知道她说的是两天前我在街上偶遇姬姬他们的事,她和顾洺正好看见,而且还跟踪我了,说我跟一个流氓单独离开,肯定是去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很无耻的污蔑!

    她和顾洺在一起逛街就是清清白白,我被人顺路送回家就是去干了见不得人的事?

    我最忍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冤枉污蔑,而且还是这种臆想出来的龌龊污蔑,火气就再也压不住了,顺手抄起桌上的啤酒瓶砸了,指着问她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人去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章蓓蓓尖叫起来,一个劲的往顾洺身后躲,转眼就变成了无辜可怜的小白花。

    旁边有人上来劝解,夺走了我手里的碎瓶子,当时我心里也很清楚,跟她和顾洺这种人是没法讲理的,根本不值得,最好的方式是眼不见为净,转身离开,但是冲动起来的时候,理智无法控制行动,我还是顺手抄起一把水果刀,觉得要在顾洺身上扎两下才算解恨。

    我真这么干了!

    可恨的是冬天衣服穿得厚,那把水果刀又不太锋利,他胳膊上挨了两下也只是破了点皮,倒是我在跟人抢刀子的时候,不小心把手腕给划伤了,看着一屋子的人盯着我和顾洺身上的血脸色发白,我虽然解了点气,可是心里觉得真不值,回头手腕上要是留下疤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会蠢到为了点想不开的事而轻贱自己的生命。

    ……

    夜色翻看完这页日记,总算明白了章蓓蓓和顾洺这两人是怎么回事,心里倒是有些后悔了,早知如此,今天这两人欠扁的找上她时,她就该先把顾洺揍成包子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