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去活来
    战争枷锁:中级卷轴。

    效果:将两名等级不低于30级的玩家强制性的束缚在战斗状态中,战斗死亡的一方会被直接复活在原地,卷轴效果持续时间五分钟,冷却时间二十四小时。

    前两天重返流放岛去送信送药的任务,让夜色和寒光的流放岛声望达到了崇拜,他们如愿以偿的买到了中级能量药水和中级战争枷锁卷轴的配方图样,但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了用场。

    “你已经死亡。”

    “你已经死亡。”

    “你已经死亡。”

    ……

    卷轴效果持续的五分钟时间内,寒光将那名圣骑士虐得死去活来又活来死去,最后计算下来,那圣骑士悲剧的死了足足八次,身上的装备爆出来一半,等级也从56级掉到了48级,然而这样还不算完,寒光过够了虐人的瘾后,递了一张战争枷锁卷轴给夜色。

    “该你自己报仇了,看看能不能破我的纪录。”

    这不是废话么?

    法师的攻击力本来就强过牧师,何况那圣骑士的等级掉了这么多,杀起来更轻松了。

    夜色斜睨了寒光一眼,接过了卷轴。

    这时那圣骑士估计吐血的心都有了,拖着武器冲过来做垂死的挣扎,然而他的剑还没砍到夜色身上,就被夜色纵身跃起踩在了脚下,借力一蹬,双足连环着直踢他的面门而去,又疾又快的狠踢了数下,将他踢得倒飞了出去。

    法师近战的伤害力不高,但是这一手极帅,瞧得寒光双眼发亮,夜色却觉得遗憾,可惜这里不是现实,不然她还想再踢两脚,把这阴险算计了她的圣骑士踢成大脸包子。

    揍过人后,夜色捏碎了战争枷锁卷轴就直接拿法术轰击了。

    那圣骑士不敢再靠近她,也跟她对轰起法术来,心里侥幸的认为卷轴效果也会制约夜色,让寒光无法插手战斗替她治疗,那么也许他还有磨死她的机会,却没想到夜色的单体攻击竟然次次都能打出爆击,更重要的是她身上似乎有将伤害值转成生命值的道具,结果他攻击了半天,由于等级惩罚的原故,打出的伤害竟然还没有夜色恢复生命值的速度快,他只好改为替自己治疗,但是同样的,治疗恢复的生命值还没有夜色对他造成的伤害高,郁闷得他又差点吐出血来,倒地死了过去。

    “你已经死亡。”

    “你已经死亡。”

    “你已经死亡。”

    ……

    随着等级的不断降低,那圣骑士死的速度越来越快,后来几次竟然站起来不到十秒又再次倒地,他干脆就躺在那里不起来了,也好省点力,不过辛苦练起来的等级飞降带来的心疼和死亡时瞬间产生的剧痛,让他的心都快滴出血来了,觉得夜色和寒光两人不单单只是变态了,还很恶魔,如果他回去后没有被打击到一蹶不振,还想继续玩这游戏的话,他今后一定听见他俩的名字就绕道而走!

    什么!报仇?

    谁说的?

    有些人可以招惹,有些人不能招惹,夜色和寒光这两个又变态又恶魔的人明显属于后者,他可不想体验被神殿公会所有玩家集体凌虐的“快感”,除非脑子坏掉了才会找他们报仇!

    金币爆掉了,药水爆掉了,身上的装备也差不多爆光了,就连那件遮掩着面目的斗篷也爆出去了,卷轴效果的五分钟时间才到。

    寒光还在那里掰着手指数道:“十四……十五……十六……夜色大神,佩服佩服,你竟然杀了他足足十六次!”

    “还好还好啦。”夜色漫不经心的随口谦虚着,瞥了那圣骑士一眼,不太满意道:“躺着给杀的太没意思了。”

    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

    他被杀了这么多次,等级掉到了32级,没有污言秽语的破口大骂已经很不错了,她竟然还嫌他躺着杀起来太没意思!

    那圣骑士本来就已经很内伤了,听了他俩的对话,嘴角又是一阵的抽搐,语带哭音道:“那麻烦你们再杀我一次,把我送回墓地。”

    不然以他现在的等级,在这片地图寸步难行,早晚还是个死。

    谁知这么便宜他们的要求,他们竟然不答应了!

    寒光抱着法杖扫视了他两眼,微微笑道:“不好,我没有恃强凌弱的习惯,杀一个32级的玩家,传出去会坏我名声的。”

    夜色更直接,捡起他爆出来的双手大剑往背包里一塞,淡淡道:“我不杀手无寸铁的人。”

    无耻也要有个限度!

    那圣骑士眼一闭,头一歪,直接被气得晕死过去。

    寒光挑了眉,这才转眼问夜色道:“你没事吧?”

    这显然是明知故问,但他忍不住想问,夜色也没觉得他问得多余,垂了眼道:“有点累了。”

    言下之意,杀人杀累了……

    那圣骑士刚缓过一口气来,听见这话,被气得再一次晕死过去。

    ……

    清晨八点半。

    夜色还睡得香沉,就被一阵门铃声吵了起来。

    她爬起来疑惑戒备的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外一看,发现宁寒神采奕奕的站在外面,才刚刚跑掉的睡意立刻又回来了一半,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着没什么问题,便揉着微涩的眼打开了门,没好气道:“你来干嘛?”

    昨晚她PK完就已经超过了正常的下线时间,回城后投诉了一下任务有诈,又处理了一点琐事,时间就挺晚了,谁知宁寒还拖她去坠星平原看流星雨,害她到了凌晨二点半才下线休息,这会还没睡够呢,他又找上了门来。

    “帮你带了生煎和豆浆,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宁寒无视了她的不满,提起手里的纸袋晃了晃,直接塞给了她,随后微微一笑,伸手替她理了理散落在肩头的发就转身走了:“有事过来找我。”

    就这样?

    开学后现实里见面的机会多了,夜色这两天没少被他“欺负”,此刻见他过来单为了送份早点,然后就干脆利落的转身走了,倒有点回不过神来了,怔了一怔才反应过来——

    什么叫有事过去找他啊?

    “宁寒——”她探身出去想喊住他问个清楚,结果却看见隔壁那间房的房门大大的开着,有两个人正在往里搬运东西,而宁寒呢,似乎也没有下楼的意思,听见她的喊声后,懒懒的倚在过道的墙上,回眼笑望着她。

    不是吧?

    夜色又怔了一怔,等看清那两个人正在搬运的东西是游戏舱后,立刻讶然的望住了宁寒:“你……你该不会……”

    宁寒忍着笑,接了话道:“嗯,我租了隔壁的房间。”

    所以才说有事过去找他……

    夜色黑线道:“你不是说你家离这里很近么,干嘛还多此一举的再租房子?”

    “以前觉得很近。”宁寒目光灼灼的望着她道:“现在觉得还是有点远,所以最好同你只有一墙之隔,这样想你的时候就可以随时来找你了。”

    夜色微微一挑眉,转身,关上了门,却没关住宁寒爽朗的笑声,心里不觉有些懊恼,再伸手一摸,脸上也有些烫热了起来。

    ……

    有了早上的那一场意外后,夜色觉得宁寒今天搬家,大概不会太早上线了,反正她也没有什么事要急着去做,便慢慢的洗漱完,吃了早点,看了一会书才上线,却没想到才登陆游戏,就接到了他的私聊。

    寒光:“你要再不上来,我就又要过去敲你的门了。快来我的个人房屋,大吉大利查到了线索,还卖关子呢,说要等你过来才说。”

    大吉大利的办事效率还真是很高,昨晚才把录下来的PK视频传给他,现在就已经有了线索……

    夜色怔了怔道:“伊瑟丹?我就来。”

    她直接用佣兵团的徽章回了城,赶到寒光的个人房屋门外时,迟疑了一下就直接拿钥匙开门进去了,反正她和寒光的关系目前游戏里已经人尽皆知了,也不怕大吉大利嘲笑她。

    果然,她没料错,她一进门,正软趴趴的瘫在一张舒适的摇椅上的大吉大利就一脸暧昧的盯住了她手里的钥匙,结果被她淡漠的回视了一眼,他那差点脱口而出的玩笑话就被吓得生生咽了回去,旋即笑得一团和气道:“设计陷害你的人我已经查到了,是傲世群雄的人。”

    “傲世群雄?”夜色觉得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熟,但一时半会的想不起来了。

    寒光也怔了一怔,不过他对游戏里的各大公会比较了解,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还提醒夜色道:“这个公会的会长叫云追月,58级的法师,我记得他们副本主力团的MT好像跟你有点过节。”

    有么?

    夜色自己都不记得了,疑惑道:“他们主力团的MT是谁?”

    大吉大利立刻就提供了正确答案:“真水无香,你们PK过的。”

    真水无香这个名字夜色还是有些印象的,略微思索了一下,就想了起来——

    没错,她跟真水无香PK过,原因么,是傲世群雄的成员为了抢矿把帅气的扇子给杀了,后来她和帅气的扇子耍了点诈,把赶过去帮忙PK的真水无香等人都干掉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事情她自己都一时半会的没想起来,怎么寒光和大吉大利倒知道得这么清楚?

    夜色微微挑了眉,目光扫向了面前那两人,语气不善道:“老实交待!你们是不是那时候就调查过我?”

    寒光:……

    大吉大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