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第一法师 > 第一百七十九章 闹剧
    神殿与傲世群雄闹翻的第三天,索兰大陆的世界频道里出现了各种谩骂,当然,是傲世群雄的玩家们被追杀得按捺不住了,又等不到会长云追月替他们出头,于是只能打打口水战,骂神殿,也骂寒光和夜色。

    他们的理由甚是充足,骂神殿做事恶劣无品,一直在杀人抢怪爆装备,骂寒光和夜色恃强凌弱,嚣张乖僻,一言不和就动手杀人,还使用战争枷锁这种卷轴把人轮回新手村。

    认真说起来,这些事情是游戏里每一天,每个角落都在发生的,玩家们司空见惯,早就不会觉得惊奇讶异,义愤填膺了,更何况这次的事件是傲世群雄公会带头挑起的,神殿只是反击,但世上有句话叫“众口烁金,积毁销骨”,傲世群雄的人多,委屈愤怒的你一言我一语,骂得多了,便也有不少人忘了前两天的事,觉得神殿这次似乎做得有点过头,跟游戏里那些名声不好,仗着人多势众蛮横霸道,坏事做绝的公会也没什么区别了。

    这些谩骂传到寒光和夜色的耳朵里时,两人都没什么反应,照样是该做任务时任务,该练级时练级,累了就找大吉大利要云追月或是傲世群雄那些管理级人员的坐标,赶过去杀人散心,顺便再弄点装备卖钱,我行我素之至。

    神殿的那些玩家呢,似乎也不把这些谩骂当回事,都是一副无关痛痒的样子,不过就算不关痛痒也不能被白骂,他们PK时下手又更狠了三分。

    这么一来,傲世群雄的玩家就愈发无奈了,好多人都缩在城里不敢出去,怕遭遇神殿更为强烈的打击报复。不过,缩在城里也有不同的缩法,有些人很安静,躲在自己的个人房屋里练专业技能,有些人很郁闷,钻到酒馆里借酒消愁,还有一些人很愤怒,守在药剂店或是装备修理店的附近,看见神殿公会的玩家出现,就上去堵着人当面骂。

    这天下午,由于夜色的坐骑黑豹太好认了,才刚进城没走多远,她和寒光两人就被闻讯赶来的一大群傲世群雄的玩家给围堵住了。

    “寒光,你们神殿欺人太甚了!”

    “杀人抢装备的垃圾公会,一点素质都没有!”

    “卑鄙无耻!一群大神追着我们这些普通玩家杀,你们难道不觉得羞耻么?”

    ……

    面对肆起的谩骂声,寒光掀起了斗篷的帽兜,露出了那张俊朗但神色凛然的脸,冷冽的目光往四下里一扫,微微扬了唇道:“让开!”

    这一声清喝不是太过响亮,但是每个人都听清了,对上寒光那冷冽目光时,他们更是不知怎么回事,气势为之一窒,谩骂声也跟着稀落了下去,只是心里仍然不甘,自然不会乖乖的依从他的喝令给他让路。

    看见这种情形,寒光的神色又冷了三分,扬起脸傲然无比道:“就欺负你们怎么了?别忘了,神殿这是还击!”

    他的话只是简短一句,但犀利如剑,把那稀落的谩骂声也彻底压了下去,四周竟然死寂了一刻,就算不太清楚云追月招惹上寒光前因后果的人,也纷纷想起了凋零石洞副本门口的那一幕——

    没错!是傲世群雄公会先动的手,一百名玩家去围攻了神殿的五名玩家,最后竟然还被杀得四散溃逃,真是耻辱!

    有了这一认知,刚才还骂人骂得顺溜,自觉理直气壮的傲世群雄的玩家,不知不觉的哑然无语了,倒是一片“嗤嗤”的笑声响了起来,有些在旁围观的闲散玩家忍不住出言嘲讽了。

    “就是就是,明明是你们自己先去招惹神殿的,难道还不许神殿还击?”

    “没有实力就不要装B啊,这下好了吧,装B被雷劈!”

    “你们真是不自量力。”

    “何止不自量力啊!他们就跟那跳梁小丑一样,先是欠扁的跑去挑衅叫战了,等人家真的耳光煽过去了,他们又开始哭骂,说人家欺负他们,这是来搞笑的吧,演了好一场闹剧。”

    ……

    傲世群雄的玩家们,在一片奚落嘲笑的声音里白了脸色,有些还不由自主的流露出了惭愧的之色,于是随着寒光的策马前行,围堵的队伍在跟着后退,渐有松散的趋势。

    夜色跟在寒光身旁,瞥了他两眼,心里也暗暗好笑,觉得这个家伙真是狡猾无比,他让大吉大利盯着傲世群雄的动静时,大概就已经计算好了吧,就算两个公会要开战,也要让云追月沉不住气先动手,这样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神殿都立于不败之地了。

    就在事情将要到此为止时,一名看上去年纪不大,眉眼间还带着些青涩的男玩家忽然又站了出来,堵住了他们的去路,一脸的倔强和不满道:“冤有头债有主,就算是我们会里的人先攻击你们神殿的,但也只是那区区一百个人,你们要还击要报复,找他们去啊,干嘛要扯上无辜的我们?”

    他这话一说,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

    “是啊!又没有跟你们神殿正式宣战,就算有什么冲突也只是属于私人恩怨,没必要把我们整个公会都扯上吧!”

    “我们公会里有好几千人呢,你们要算帐,也该单找那些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去!”

    “寒光你真是没道理,PK这种事在游戏里太常见了好吗?谁会跟别的公会的人打了一架以后,就跑去杀人家整个公会啊!”

    ……

    看着傲世群雄的玩家一个接一个的喊着无辜,撇清自己,寒光挑了眉,睥睨着他们冷然道:“一群乌合之众,怪不得不堪一击!”

    “你说什么?!”跳出来讲理的那名男玩家咬着牙,铁青了脸色道:“你还敢侮辱我们!”

    “对,我就是侮辱你们,说你们是没有一点集体荣誉感的乌合之众!”寒光微微一笑,斜睨着他道:“怕被公会连累就别加公会啊!怎么平时沾公会的光时,没见你们说不要,一到公会有事,需要你们出力时就全都跳出来喊无辜了?告诉你们!你们撇清不了!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还是傲世群雄的人,神殿就见一个杀一个!”

    这一席话掷地有声,说得傲世群雄的玩家再次哑然。

    没错,他们平时都没少沾公会的光,就算没做什么抢BOSS抢装备的恶劣勾当,也没少清场占地来杀怪,而且多多少少的,遇上PK时都会把公会的名字报出来撑场,喊公会里的人帮自己PK的也不少。

    寒光看着他们的神情变化,再次喝道:“让路!”

    傲世群雄的玩家们再不甘愿,对上四周那些鄙视讥讽的目光时也站不住了,一个两个三个的悄悄溜走,堵塞的道路顿时畅通了许多。

    寒光见他们让了路,驱着马就走,往前奔了一段路后,才忽然又停下来,回首一望,瞧见还有个别人仍然站在那里,神色郁郁的望着他和夜色,不禁嘴角一翘,丢下一句话道:“你们要不再是傲世群雄的人,神殿也就懒得杀了。”

    那些人尽数一怔,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脸上的神色就愈发复杂了,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后都不由自主的暗叹了一口气。

    此时远在另一座小城里的云追月,也听见了公会里的人转述的寒光这番话,皱了皱眉头,目光黯然的沉默了起来,觉得自己还真是失败,建了这么一个不堪不击的公会,偏偏还没发现,自以为公会很强,要等别人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才知道自己这个会长当得很不合适。

    打击沉重,一时间,他想要称霸游戏的雄心壮志全都没有了,犹豫了一会,转眼望向身旁的月随云道:“你说我要是像那剑破苍穹一样,在世界频道里向寒光和夜色道歉的话,神殿肯不肯罢手休战?”

    月随云被他问得一愣,猛然抬眼盯住他道:“你在想什么啊?向寒光和夜色道歉?那你的脸面往哪搁,公会的脸面往哪搁啊?不行!你绝对不能这么做!我们会被所有人笑话的!”

    云追月苦涩一笑道:“我们现在不是已经在被所有人笑话了么?也没什么区别了。”

    “可是……”月随云想要反驳他,却发现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最后只好恨恨道:“你没发现寒光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么?就算你肯道歉,他也未必肯罢休!”

    云追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那如果我解散公会呢?”

    “云追月!”月随云惊讶的紧攥住了他的胳膊,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道:“你有点志气行不行?我们费了这么多精力才建起来的公会,刚刚有点规模,你竟然就说要解散?不行!我不同意!我想公会里那些管理也不会同意的,就算你是会长,也没有权力下这个决定!你还是想想怎么报仇吧!”

    云追月有点心灰意冷的望着她道:“你以为我愿意么?可是不这样做的话,又能怎么办?公会里的人已经退了不少,再被神殿追杀两天的话,人都退光了,还不是一样等于解散了?再说我们两个都被杀掉了十几级,装备也差不多掉光了,你说,我们拿什么去报仇啊?这个游戏还玩得下去么?”

    他一连串的反问,把月随云问了个无语,心里明明知道他说的也没错,可是为什么还是不甘!不甘!宁死不甘呢?

    月随云攥住他胳膊的双手紧了又紧,死死的盯着他,从牙缝里憋出一句话来:“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不甘心!”(未完待续。)